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古代重生 | 《我為表叔畫新妝》作者:笑佳人 | 【5星言情小說推薦心得文】古代言情+長篇言情+甜寵言情+重生言情+護妻+年齡差>5歲+女追男 – starryeagle | 蒼野之鷹看小說

2020/03/13
古代重生 | 《我為表叔畫新妝》作者:笑佳人 | 【5星言情小說推薦心得文】古代言情+長篇言情+甜寵言情+重生言情+護妻+年齡差>5歲+女追男 – starryeagle | 蒼野之鷹看小說

《我為表叔畫新妝》鎮國公府的徐潛和平陽侯府的四姑娘阿漁的兩世情緣愛情故事。

 

正文文案:

鎮國公府的徐五爺出生晚輩分大,混在侄子們裡就像一代人。

但閨秀們都知他是長輩,誰也不敢對他獻殷勤。

只有平陽侯府的四姑娘,每次看到他都羞答答的。

徐五爺想,就她了。

阿漁上輩子吃了不少苦,是徐潛將她帶出泥潭,護她寵她。

重生回來,阿漁當然要寵回去。

 

前世文案:

阿漁被懦弱的徐恪貶妻為妾,性命攸關之際,徐恪的五叔徐潛救了她的性命。

從此阿漁假死,匿于徐潛的莊子上。

四年後,徐潛帶阿漁去了鳳陽,娶她為妻。

阿漁以為徐潛會繼續藏著她,可徐潛不但光明正大地帶她回了京城,還讓她做了尊貴無比的攝政王妃,讓那些曾經欺她辱她的人都跪到了她腳下!

 

全文字數:

400184字

 

年齡差:

相差八歲

 

簡評

 

重生之後,女主談了一場女追男的愛情故事。

 

女主在第一輩子的時候是嫁給男主的侄子,但是下場不太好。

 

女主不被第一輩子的婆婆所喜愛,後來她第一輩子的丈夫,就直接把女主從妻改妾,然後自己娶了母親喜歡的女人為妻子。

 

成為妾室之後,女主生活當然不太會好過,於是她就被第一輩子丈夫的新婚妻子逼得差點慘死,是男主趕來救了女主。

 

女主很感激第一輩子的男主對自己的照顧,讓她可以活下來,但是從來沒想過男主有可能喜歡上自己。

 

因為在女主的心裡面,自己已經是嫁過一個丈夫的人,名義上還是男主侄子死亡的妾侍。

 

她覺得兩個人之間是不可能的,再加上男主的地位太高,她更不敢想。

 

第一輩子的男主,一直等待女主看到自己,就這樣等了幾年,才得到了兩人感情的一個破解。

 

第一輩子的男主,一直在等著女主,所以身邊完全沒有其他的女人。

 

女主的婢女看到這樣,覺得兩個人都這樣曖味幾年了,再這樣下去不行,就跟膽小的女主說,要女主試著勾引男主看看,就可以知道,對方對女主到底有沒有那個意思。

 

第一輩子的女主知道男主對自己很好,而她聽了自己婢女的話決定試看看,於是她試了一次,兩個人好事就成了,男主跟女主說要娶她為妻。

 

兩個人好事成了,隔天女主重生回到小時候,她還沒有嫁人的時候,於是男主跟女主的第二輩子開始了。

 

小說裡面的故事,主要是針對兩個人的第二輩子。

 

不過在兩個人的第二輩子裡面,男主不是重生,只有女主有重生的記憶。

 

重生之後的女主,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家人們,畢竟在她的第一輩子裡面,她的家人幾乎都死光了,因為被皇帝趕盡殺絕。

 

她醒來,看到這一些活跳跳的家人,她的心中是一種感動。

 

第二輩子的女主,覺得重生對自己,對男主都好,至少這一輩子她可以乾乾淨淨嫁給男主了,不用擔心男主會因為娶她為妻,而被別人知道他喜歡上侄子的妾室,而遭人指指點點。

 

女主重生的時候,她的大哥父親也都回來了,於是她一改以前總是害怕父兄的模樣。

 

她看到自己大戰歸來的父親,毫不猶豫的奔上前,親了父親一下,從此父女的關係也慢慢不一樣了。

 

女主的父親臉上有個疤,她每次看到父親總是覺得很恐慌。

 

但重生的她,知道父親對自己非常的好,女主決定要好好珍惜跟父親在一起的機會,因為沒多久父親可能就會死了。

 

女主重生之後,不要想她會變得很強,這並不是她本來性格的設定。

 

她還是會維持跟上輩子一樣的嬌弱個性,只是知道如何避開那些壞人。

 

女主重生之後,給自己家庭裡面帶來最大的改變,就是讓父親知道,自己跟母親長久以來,一直被另外一個女人挑撥離間彼此的感情,讓她從小和父親關係就不好,因為害怕父親會打人、殺人,甚至吃人。

 

女主的父親知道這件事之後,非常的憤怒,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這十幾年來在女主的母親身上,總是無法得到感情回應,而女主的母親為何每次都很恐慌的看著自己,原因都是另外一個女人的爭寵。

 

女主的父親也不是個完人,他娶過老婆 ,家裡也有除了女主母親以外的妾,而女主的母親那時候因為沒有錢,要賣身葬父,被女主的父親救了下來,從此就成為他後院的女人。

 

女主的父親就是個大老粗,只知道打仗,面對女主的母親也不夠溫柔,常常很凶的跟女主母親講話,結果就是追妻十多年,喜歡的人還是怕自己,不敢交心。

 

女主母親聽到其他女人,對女主父親可怕的形容後,更對女主的父親感到恐慌了,每次總是很想離開女主父親的身邊。

 

但有了重生的女主之後,兩個人把這個誤會解開了,女主父親把自己這10多年來的感情向女主的母親說,還向女主的母親承諾一件事情,要扶她為正妻。

 

女主父親從自己的妻子死亡後,就沒有再娶,因為他已經遇到自己想要妻子的女人了 ,只是女主的母親一開始是妾侍,沒有兒子是不能扶正為妻子的。

 

等到女主的弟弟出生了,女主的母親才有辦法成為正妻。

 

女主一直想要看到男主,想要確認是不是跟妵一樣都是重生的,只要有機會能夠接近男主,女主都不會放過。

 

等到重生後的女主,見到男主之後,女主有點失望,因為男主完全沒有那個記憶,也不是上輩子苦戀女主多年的那個男主了。

 

對於女主來說,沒有關係,因為上輩子男主等太久了,所以這輩子她要早一點的走到男主的身邊去,就變成了女追男的愛情故事。

 

男主因為輩分太高了,每次只要遇到年紀比他小的,都會當成後輩照顧,對於女主也是這樣的。

 

這也是為什麼男主,遲遲都沒有辦法娶到老婆的原因的。

 

因為他是父母親的老來得子,使得他的輩分太高了,他跟侄子是差不了幾歲。

 

男主母親一直想要逼男主娶老婆,男主只問了一件事,現在還有跟我同輩分的姑娘可以娶嗎?

 

男主的母親一聽到兒子提出這個條件,也傻住了,因為跟兒子同輩份的姑娘幾乎都嫁了。

 

男主的母親,會成為男主跟女主兩個人婚事的促成者,因為有了自己母親的幫忙,男主才能搶在其他男人之前,先把兩人婚事定下來。

 

男主是最後一個知道婚事,因為男主的母親行動力太強,直接殺到女主家,直接提親成功了。

 

女主很開心,覺得能夠那麼早,跟男主定下是一件好事,但是女主的父親希望女兒能夠再多幾年的自由時間,不願意先公開婚事。

 

反而是男主想不開,認為女主一定是被逼的,他跑去跟女主說:這門婚事純屬陰差陽錯,我對你全無他想,老太君誤會了才去侯府提親……

 

女主聽了,眼淚馬上掉下來,接著說:“我知道了,是我配不上您,我,我會請父親做主退婚的。”

 

男主不算傻,馬上去追女主,向對方解釋:“不是我要解除婚約,而是,我以為你會不願嫁我。”

 

男主母親找到男主,問兒子怎麼把女主弄哭了。

 

男主向母親說:“我以為她不願嫁我,提出可以解除婚約,沒說完她就哭了,我便承諾會娶她。”

 

男主母親憤怒地對著兒子說:“你那麼說,簡直就是告訴阿漁你根本不喜歡她,為了父母之命才勉為其難地接受了這門婚事,別說阿漁心裡有你,便是沒有,哪個臉皮薄的姑娘被未婚夫如此當面羞辱會不哭?蠢啊,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蠢兒子!”

 

男主的母親覺得自己生出了一個木頭人,怎麼這麼對一個女孩子講話,這不就是在羞辱方嗎?她要兒子趕快去找女主解釋,不然這樁婚事真的就吹了。

 

這場把女主弄哭的過程,男主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女主是心甘情願嫁給他的,並不是因為被父母逼迫,男主就接受了這門親事。

 

知道自己弄出了一個大烏龍,男主馬上聽從母親的建議。

 

他想盡辦法去找到女主,跟女主解釋,自己也是願意娶女主的,並不是因為母親的逼迫。

 

女主跟男主會和和解了。

 

兩個人繼續未婚夫妻的方式相處,男主卻發現這樣再下去不行的。

 

兩個人的婚事必須盡快進行,因為他的侄子,還有其他的人都正想著要追求女主。

 

男主這時候就拿出了他的魄力,以最快方式把兩個人的婚事公開了,並且直接到女主家定親,準備把女主娶回家。

 

知道女主重生的事情,除了女主之外,就是女主的父親了。

 

女主的父親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上輩子會死亡的原因,就是因為皇帝猜忌於他的兵權,想要毀掉他全家,這輩子,他果斷的讓自己廢了,讓皇帝再也沒辦法找他的麻煩,更不用找其他的藉口,來害他的家人。

 

女主的父親知道了女主第一輩子發生的事,完全不在乎男主為什麼會喜歡上自己的侄子媳婦這件事。

 

因為女主的父親,覺得女主上輩子嫁的丈夫也不怎麼樣,連自己的女兒都護不住,還是男主好,把自己的女兒照顧得好好的。

 

在這個小說裡面,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人,只有男主是從頭到尾的一名君子,對於他來說發乎情、止於禮是最重要的,只要女主不願意,他從來不會勉強她。

 

男主的家人中,也有不懷好意的人,就是男主的大哥,一直在覬覦著女主的美色,知道女主要嫁給自己的弟弟之後,就一直在想盡辦法製造機會,想要玷污女主。

 

女主第一輩子,就是男主大哥兒子的媳婦,自然也知道自己第一輩子的公公對自己不懷好意,還曾經向自己身邊的丫鬟下手,所以這一輩子,她非常小心地避開這名危險人物。

 

不過,也輪不到女主出手,因為男主大哥欠下的感情債,讓男主大哥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在這部小說裡面,最重要的就是女主追男主的過程、女主跟男主的愛情如何慢慢的養成,而等到兩個人定下了婚事之後,就是快速的結婚,男主準備出門打仗。

 

在男主出門打仗的期間,女主會懷孕,家中宅鬥的事情會告一個段落。

 

可以說女主重生的第二輩子,成功避開了那些危險,但那些壞人,也沒有太多的機會可以靠近女主,就會自動的被其他人給消滅了。

 

總之,就是一個重生版「這次,換我先愛你」的女追男愛情故事。

 

女主第一輩子跟第二輩子,一樣個性非常的嬌弱,但第二輩子重生的她,知道哪些人是好人,哪些人是壞人,自然就不再那麼膽小了。

 

男主第一輩子喜歡女主,因為她是成為侄子媳婦不敢動手,等到女主落難了,他急忙趕來相救,又等了女主幾年開竅,才終於抱得美人歸。

 

第一輩子的女主,以為自己要苦盡甘來,沒想到跟男主互通情意的隔天,她重生到未嫁時,使兩個人的第二輩子可以比較單純一點,不用再背負著女主曾是男主侄子妾室的事。

 

女主的第二輩子,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是追著男主跑,盡可能的製造跟男主相遇的機會,這讓男主對女主留下了印象,最後男主的母親果斷出手,快速的定下了婚事。

 

於是一直以長輩自居的男主,因為這樁婚事,確認女主是真的願意嫁給他後,態度也變了,不再以長輩自居,而是把女主當作妻子看待。

 

於是兩個人第二輩子的戀愛,就變成男主一路保護被人欺負的女主。

 

男主不用管宅鬥,因為家有一名母親,發現家裡不寧時,就會出手管治家裡女人,也讓女主嫁過來後,非常安心,因為第二輩子的婆婆是個清醒的聰明人。

 

推薦給大家看,這就是一個甜甜的女追男愛情故事。

 

男主的輩分不重要,因為女主在第一輩子就已經被男主打動心了,她在面對第二輩子端著冷漠長輩架子的男主,她一點都沒在怕,因為她知道真正的男主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醉酒傷身,少喝點

        徐潛還在震驚母親居然帶了旁人來,徐老太君已經喚人了。

  徐潛眉峰微蹙,旋即又平展開,換上一副冷冰冰的威嚴表情。

  徐瑛、曹沛、阿漁前後走了進來,再在徐潛的床頭、徐老太君身側一字排開。

  “五叔,您好些了嗎?”徐瑛最先開口道。

  徐潛朝侄女扯了扯嘴角:“一點小病,並無大礙。”

  曹沛第二個發言:“五舅舅,現在早晚還冷著呢,您記得多穿點。”

  徐潛放在被子底下的手握成拳,一邊將對母親這番安排的不滿壓下去,一邊還算客氣地道:“好。”

  說完,他略帶不耐煩地看向離床頭最遠的曹家四姑娘,等著她的嘮叨。

  阿漁卻只是癡癡地看著他。

  許是生病的緣故,徐潛還沒來得及打理,鬢髮略顯淩亂,頭頂的髮髻也有點歪了。但他五官清俊,便是身在病中這樣躺著,在阿漁眼裡,他依然俊美無雙。

  關心的話兩個姐姐都說過了,阿漁不知還能說什麼,對上徐潛幽深的眼眸,阿漁臉上一熱,慌亂地低下了頭,小手無意識地繞著腰間的香囊。

  徐潛:……

  是他會錯意了,還是這個小丫頭真的害羞了?

  可他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羞什麼?

  徐潛不動聲色地收回了視線,對母親道:“我這屋裡全是病氣,您先帶她們回去吧。”

  隔得遠,徐老太君沒瞧見阿漁的神色,倒是看懂了兒子的臉色:不歡迎、煩。

  “好好好,我們走了,你安心養病,我們自去聽說書。”徐老太君半是賭氣半是炫耀道。

  徐潛一臉平靜。

  徐老太君哼了聲,打頭走了,三個小姑娘尾巴似的跟著。

  要分別了,阿漁終於想起她此行的名義了,看眼前面的堂姐,阿漁不禁放慢腳步,待距離稍微拉開了,阿漁才一歪身子,悄聲對床上的男人道:“五表叔,醉酒傷身,以後您少喝點。    

 

不退婚了,你是我的未婚妻了  

  他看向棋盤,沉聲道:“這門婚事純屬陰差陽錯,我對你全無他想,老太君誤會了才去侯府提親……”

  才說到一半,對面忽的傳來“啪嗒”一聲,徐潛抬眸,驚見她正慌忙抬手抹去棋盤上的水色,同時還試圖扭頭掩飾。

  徐潛愣住了。

  她不是不願意嗎,那聽他這樣說,她該高興才是,為何要哭?

  阿漁能不哭嗎,明明是他先在上輩子對她好的,這輩子她念著他的情意厚顏來找他,明明都定了婚了,現在徐潛卻說什麼婚事乃誤會一場,他對她根本沒有任何非分之想。

  想到前一刻阿漁還在期待他會說什麼甜言蜜語,轉眼間就被他迎頭潑下一桶冷水,阿漁既難過又無地自容。

  “我知道了,是我配不上您,我,我會請父親做主退婚的。”憋著淚,勉強說完這句,阿漁再也待不下去了,捂著嘴匆匆起身,小跑著跑出了涼亭。

  亭外正默默賞景的寶蟬驚呆了,姑娘下棋,她偷閒賞花,才多久的功夫,姑娘怎麼就哭了?

  她茫然地看向涼亭裡疑似欺負了姑娘的男人。

  徐潛已經反應過來了,攥緊手中的棋子迅速去追傷心離去的小姑娘。

  寶蟬徹底忘了行動。

  阿漁身嬌體弱的,沒跑出多遠就被徐潛攔住了,高高大大的男人擋在她面前,就像一堵牆。

  阿漁有多喜歡他,現在就有多怨他,低著頭要繞過去。

  至於臉上的淚,左右都被他看見了,阿漁也不想再掩飾。

  “你願意嫁我?”徐潛再次攔住她,盯著她泉水般的杏眼問。

  阿漁搖頭,懶得說話了,只試圖往前走。

  徐潛挪了兩步,重新堵在她面前。

  阿漁生氣了,揚起小臉怒目而視:“我都同意解除婚約了,你還想怎麼樣?”

  雖然憤怒,但在看到那張臉的瞬間,阿漁的淚更多了,真是哭成了淚人。

  徐潛這才意識到,以前她的哭充其量只算得毛毛細雨。

  他立即澄清道:“不是我要解除婚約,而是,我以為你會不願嫁我。”

  阿漁淚珠子一頓,他在說什麼?

  小姑娘的淚說來就來,說停還能馬上停,如同精妙的機關,徐潛愣了愣,才對著小姑娘委屈又可愛的模樣繼續道:“我,我與你並不熟悉,我以為你礙于父母之命才答應的這門婚事。”

  阿漁剛想否認,但她忽然記起來,是徐潛的態度傷了她的心。

  她偏過頭,自嘲地道:“我怎麼想有關係嗎,你心裡沒我,是老太君誤會了,既然如此,那就退婚吧。”

  從始至終,都是她沉迷於上輩子那個徐潛的好而遲遲走不出來,一廂情願地認為這個徐潛便是那個徐潛,但事實證明,她想錯了,兩人根本不是一個人。

  “不用說了,你心裡沒我,我也不喜歡你,解除就解除吧。”抹抹眼睛,阿漁很有骨氣地道,說完又要走。

  徐潛卻知道,她說的全是氣話。

  從後面攥住她的手腕,徐潛低聲問:“果真心裡沒我,為何一聽我想退婚便哭成淚人?果真心裡沒我,為何每次見到我都臉紅害羞?”

  阿漁卻更生氣了,徐潛都看出她喜歡他了還說他自己毫無他想,不想就不想,現在又動手動腳的是什麼意思?

  “你到底想怎樣?”阿漁回頭,瞪著他道。

  徐潛抿唇。

  阿漁繼續掙紮,要甩開他的手。

  徐潛便想到了那日馬廄中,她偷偷地拉他手了。

  其實,她早就表現出來了,是他沒往那方面猜。

  “我想收回剛剛在棋桌前所說。”攥緊她柔若無骨的小手,徐潛平靜道。

  阿漁怔住。

  徐潛這才鬆開她,用交待小輩的語氣對她道:“今日起,你我便是未婚夫妻,以後若有麻煩,可隨時來找尋我。”

 

蒼野之鷹|歷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書單連結

連結|言情書單:歷年好看的言情小說心得文總表(分古代篇…)

連結 | 推薦言情書單區-附心得文連結

 

連結 | 2020年言情心得文-1~6月

 

連結 | 2020年好看的「甜寵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2020年好看的「現代(都市)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 2020年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2020年好看的「校園言情」小說推薦總表

 

連結 | 2019年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

連結 | 2019年書單|類型言情心得文(古代、現言…)

 

連結 | 2018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連結 | 2017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連結 | 2016年原創言情小說心得文推薦:「5★推薦」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