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憶當年推動國會全面改選 姚嘉文曾遭他嗆「外省人比台灣人多」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4/15
憶當年推動國會全面改選 姚嘉文曾遭他嗆「外省人比台灣人多」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曾擔任民進黨第二任主席的前考試院長姚嘉文,15日在參加研討會座談時提及當年推動「國會全面改選」的經過。他提及當時國民黨主張「大陸代表制」,趙少康還曾經在座談會跟他當面嗆聲「外省人比台灣人多,外省人有10幾億,30幾省的外省人,所以你們台灣人才一千多萬,我們多數你們少數」。

「中華民國不只有台灣嘛!我們外省人比你多,所以你們要聽我們的,我們多數你們少數」,姚嘉文回憶當時趙少康的說法,表示:「我聽了都受不了」,但這不是趙少康一個人的想法而已」,總統蔣經國曾透過康寧祥傳話,同意立委改選,名額300人。台灣選舉名額增至100人,另老立委互選100人,此外由總統指定100位大陸代表」,但他沒有接受。

而在國會改選後推動總統直選時,姚嘉文提到,反對的人很多,特別是馬英九主張「委任直選」,認為「我們的總統不只是台灣總統,各省都要有人代表,應全中華民國領土的人來主張」,當時趙少康又講一次「海外華僑有三千萬,根據國籍法也是我國國民」的主張。

台灣研究基金會與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今(15)日在台師大舉辦「爭取民主的年代」研討會,會中邀請姚嘉文、前黨主席許信良、前副總統呂秀蓮,以及台灣研究基金會董事長,前監委、當年民進黨負責推動制憲的黃煌雄共同座談,透露不少當年推動民主改革的幕後過程。

姚嘉文座談時提到,美麗島事件之後,從黨內到民進黨推動解嚴、解除黨禁、警備總部裁撤等,有180幾條法令的修改,「其中跟我們比較有關的是選罷法」,選罷法的修改要說到他1975第一次替郭雨新助選,「我不是他的助選員,是他的法律顧問」。當年的選罷法限制只有助選員才能助選。

「郭雨新在選舉的時候,國民黨強力阻止郭雨新當選,做票、買票、還有動員宗教人員、學生助選的情況很嚴重,所以我就到羅東去,他們叫我上台,因為大家都講不出什麼,所以黃信介跟我就特別去了,黃信介叫我先上台,他說我是律師,我說你是立委,你先上,兩人就虧,後來我就先講」。

姚嘉文說,從沒幫人助選過,沒上台演講過,但就被擋住,說「你不是助選員,不能上台去,我說,我不是要助選,我是法律顧問要上去解釋,因為選民會問東問西,後來他就很客氣跟我講『上去講30分鐘』,田媽媽就笑說,姚嘉文演講沒有標點符號」,所以那時對選罷法很多規定限制都有疑問,也一直想要推動修改。

「對民主制度我們也在做,對獨裁統治的抗拒、取消、消滅我們也在做。第三就是提到台獨跟民主的關係」,姚嘉文說。

大陸代表制聽聽就算,卻被趙少康嗆「外省人比台灣人多」

他繼續表示,我們從民主運動跳到獨立建國運動有一個原因:都碰到國民黨提出「大陸代表制」,「以前國民大會、老立委就提出,任何國會改革一定要有大陸代表」,「我們就聽聽就算了」。

「沒想到有一次座談會,趙少康當我的面嗆聲說:外省人比台灣人多,外省人有10幾億,30幾省的外省人,所以你們台灣人才一千多萬,我們多數你們少數,中華民國不只有台灣嘛!我們外省人比你多,所以你們要聽我們的,我們多數你們少數」,姚嘉文回憶當時:「我聽了都受不了」。

「這不是趙少康一個人的想法而已」,民進黨主張國會全面改選時很多人想法是如此,姚嘉文接著又提到,「有一天康寧祥(前國安會秘書長,曾任增額立委)來找我,傳話給我說,蔣經國同意國會要改造、立法委員要改造。要怎麼改造?立法委員300個,台灣人可以選100個,當年只能選35個(增額立委),加了三倍。現任的老立委複選100個留下來,然後還100個代表中國大陸各省,由總統遴選外省人100個,由他們代表他們故鄉」。

「當時康寧祥想說這案很好,我們台北就可以選15個,全台灣多三倍,但我說,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那些老立委會死掉,新的外省人立委是由總統來每3年更新一次,這制度我們不能接受」,姚嘉文說。

「台灣的民主制度跟國家範圍有關係啊,不能只講民主,就不要講獨立,不要講建國,不討論領土的話沒有辦法,所以我剛講為什麼民進黨要討論我國領土範圍,表示我們未來台灣的一些制度,就是在台澎金馬上面去做,後來黃煌雄推動制憲,人民領土的範圍就比較清楚」。

姚嘉文接著表示,後來問題就比較簡單,民進黨也參與各種選舉,但是到了差不多2000年左右,還是發生一個問題,「也許是台獨運動的朋友或台灣人民受到國民黨的挑釁,說台灣獨立中國打過來,說我們要學習美國獨立戰爭,像美美現在,也有人講說要不惜一戰脫離中國,台灣獨立的用意,到底是像美國脫離英國關係呢?還是用意是維持現狀,『中華民國』要正名掉,或像我主張用『台灣共和國』,這問題討論很久」。

用「國家正常化」代替台灣獨立

姚嘉文表示,「大概在2006、07年的時候,民主進步黨、李登輝、台聯、還有台灣國家聯盟討論,用了一個名稱,不再用『台灣獨立』,因為『台灣獨立』的名稱備受人家曲解,美國獨立是脫離一個國家,但台灣獨立不是脫離什麼國家,所以我們就用『台灣國家正常化』」,民進黨中常會決議通過台灣正常化運動,「它發展經過是這樣」。

「每個時代有它不同的主張,但現在是穩定的。雖然有人要我們放棄台獨黨綱或修改,要怎樣怎樣,但目前這幾個決議、黨綱、黨章,台灣憲法草案還是相當穩定在那,黨員沒有人去挑戰,民進黨成立背景以及發展結果,終於對台灣的獨立和民主二方面做出貢獻」,姚嘉文表示。

黃煌雄也補充,當年面對「大陸的比例代表制」,當年很重要的是如何突破,用什麼樣的理論讓它居於被動。另外更重要的是,那時提出的是強調選民和納稅的關係,「那時我們喊出口號,就是13世紀英國祖先說,要代表就要繳稅,要繳稅就要有代表,18世紀美國祖先說,沒有代表,就不給你繳稅」。

黃煌雄接著表示,「20世紀所有台灣人民可公開講,要我們繳多少稅,我們就可以選多少的代表。我們那時候只選12%的立委,如果只繳12%的稅,這個(國民黨)政府就垮台了,這是非常致命的,「原本那階段(只選12%的代表)是天經地義,但這是非常關鍵的發展」。

推動總統直選 姚:「公民」還是「人民」選總統爭論不休

談到在國會全面改選之後推動總統直選,姚嘉文則是透露一段軼事:「我印象很深,那時候大會主席是蔣彥士,蔣就說主張公(民)的一邊,主張人民的一邊,輪流上台發言。我當然也有報名我要發言,前面是當時高雄市長王玉雲,王玉雲叫我說,我們到外面聊天,我不想要發言,他問我主張什麼,我說我當然主張公民啊!光是人民很難定位,公民有戶口才好定位,王玉雲就說主張人民是不懷好意,我就說,我的時間讓你去講,但王玉雲說不要,要我自己來講」,就是有這一段,最後就很辛苦的一個上去主張人民,一個就上去主張公民,最後立法院修改,增加依據,台灣有戶口的人才能投票選總統。

「選總統牽涉到領域的大小、國土、因為國家定位有四樣,要考慮到人民、領土,一定要討論人民、有沒有主權,國家領域範圍有多大」,姚嘉文解釋。至於呂秀蓮問到為何可在圓山飯店開會?姚嘉文則沒有回答。

現場有民眾提問,日本殖民台灣50年,為什麼都沒有成立台獨組織?韓國被殖民時就有朝鮮獨立組織,在七七事變以前在上海由李承晚領導,蔣介石還頗支持?希望在場的許信良能回答,但之後也是由姚嘉文回答。

姚嘉文對此表示,我們在研究朝鮮跟台灣有什麼不同?因為韓國早就有國家、有政府,「台灣不是。台灣沒有。台灣到228事變以前,包括當時林獻堂他們,都是期待祖國的,1945年中國政府來受降時,台灣人民並沒有覺得它是外國人,當時像我小時候,那時我已7、8歲,期待唐山,但韓國早就有國家認同」。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