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台灣距離希臘十萬八千里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7/15

原本挾公投民意,堅不接受紓困方案的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在歐元區十餘國領袖馬拉松式夾攻之下,終於低頭,簽下了幾近喪權辱國的撙節合約,換得八百多億歐元的第三波紓困金額。希臘的債務危機與經濟困境,令不少台灣人心中一凜,皺眉相互警告,類似的財經災難未來可能降臨台灣。不只台灣,連日本與美國也有人擔心自己會不會變成下一個希臘。到底這樣的擔心是合理的警惕,還是過度的疑懼?

希臘的債務在1990年代一直維持在國內生產毛額(GDP)的百分之百左右,之所以這麼高,乃因長年政府赤字累積而成,而赤字的原因之一是公務人員數額龐大,以及退休待遇過於優厚,帶給政府財政嚴重負擔。為了填補赤字,希臘政府發行公債,而債主竟有七成以上都是外國人。但這樣搖搖欲墜的局面也撐了十幾二十年,一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釀成經濟衰退,才將希臘推向債務違約的懸崖。別人的經濟衰退,在以觀光與船運為經濟主軸的希臘卻釀成了大蕭條,GDP狠狠下降了將近四分之一。

經濟大蕭條是看待希臘財經危機必須把握的最重要面向,任何偏離此一本質問題的論述,都是褊狹與失衡的。如果不是經濟大蕭條,希臘財政不會繼續惡化,債務與GDP的比例也不會巨幅攀升,導致今天的難堪局面。面對此一經濟困境,政府一般有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兩種解救手段,好比人的雙手,偏偏希臘就在這時被人一左一右掣肘了。

在財政手段方面,歐元區國家在2010年與2011年提供兩波紓困方案時,都附帶要求希臘政府必須執行撙節方案,目的是讓省下來的錢可以還債,但政府支出下降,總體需求減少,卻使得GDP更加萎縮,財政更困難,更還不起錢。在貨幣手段方面,希臘原本可以透過貨幣貶值與利息調降等方法,帶動經濟復甦,但因為希臘在2001年加入了歐元區,從此沒有自己的貨幣,只有受制於歐洲央行的單一貨幣政策,當然就失掉這項武器。

因為這些因素,使得分期付款的日子到了,希臘政府根本沒錢可還。此外,希臘當初為了加入歐元區,找國際高手美化財政困境,技巧隱藏了赤字規模,後來也被揭發。如此一來,眾歐元區國家看到原來先前的錢都借給既窮又壞的人,更加不敢續借,終於使得希臘被推入財經深淵。

以上這些造成希臘債務危機與經濟困境的因素,台灣有哪一點吻合?台灣經濟不依賴觀光業,十幾年來的亞洲與全球金融風暴也安然度過,經濟成長率大都維持在百分之三以上,更有自己的貨幣,可說財政與經濟體質與希臘完全不一樣。台灣政府的赤字問題當然也算嚴重,但國債比例不到四成,況且最重要的,債主都是台灣人,沒有外債。台灣只有一點與希臘類似,也就是退休公務人員的年金給付跟希臘一樣優渥,形成政府財政負擔。

台灣的年金制度才創立沒多久,問題還很多,當然需要改革,但若說年金問題不能妥善處理,台灣就會步上希臘後塵,那就是危言聳聽了。希臘的財經風暴帶給台灣的啟示,應該是如何增強經濟體質,保持經濟活力,並且讓政府學會聰明花錢,而不是怕淪為希臘第二,就此限縮社福政策,畏首畏尾什麼都不敢做。

以年金問題來說,雖然公務人員的所得替代很高,但勞工與農民卻是年輕辛苦拼命,老了以後也沒有好日子可過。以勞工來說,所得替代率號稱達五、六成,但實際上現今許多退休勞工,每月只拿到一萬多元的退休給付,還得向兒女伸手要生活費。台灣的年金制度,可說患寡又患不均,未來的年金改革除了朝向公平原則邁進,更要確保所有國民退休以後都有足夠生活費,能過一個不虞匱乏、有尊嚴的老年生活。長期照顧保險亦然,如果能順利建置,那麼連同醫療、年金與失業所構成的四大社會保險,將形成綿密廣闊的社會安全大網,照顧男女老幼所有國民。

如果國債過高就會希臘化,那麼日本與新加坡的負債都已超過GDP,亞洲老早出現好幾個希臘。台灣要改革與創建年金制度或其他社會保險,心態上不能被憑空想像的破產陰影籠罩,台灣距離希臘十萬八千里,不要自己嚇自己。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