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台灣看天下】鼠疫和帝國毀滅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11/28

中國正面臨流年不利,豬瘟已經重傷人民生活,吃豬肉在中國變得很奢侈,中共國家統計局正式宣布,失業下崗返鄉人口,已經來到4,000萬,但是,真實失業人口,當然不止這個數目,2019年全球財富報告指出,中國有錢人出逃,去年有15,000人,包括馬雲,潘石矵,這些有錢人都急著賣樓賣股票,把錢放在香港境外,準備開溜,而搞樓盤的人,一夕之間,從首富變負債,沒有錢的人,還是只能自求多福,現在,通膨之下,財富正在消失,美中貿易戰爭下,中國的處境艱難,又無法求饒,如今又爆發鼠疫,這會不會是毀滅中共帝國,最後一根稻草?

鼠疫被中國衛生部列為第一級傳染病,比第二級的SARS「非典」,還要嚴重,還記得2003年,中國隱匿SARS疫情,造成全球災難,可惜,中國並未學到教訓,今年11月中,內蒙錫林郭勒盟爆發兩例鼠疫之後,如今又增加另一例,當地人說,從夏天以來就老鼠為患,其中兩例病人,轉到北京宣武醫院,消息雖然被封鎖,但是,因為病患發現醫院的人員穿著,值勤狀況不同,終於被爆料出來,現在,中國已經把雲南、廣西、貴州、西藏、蒙古、青海、甘肅,七省加上北京市列為管制區,北京為了預防內蒙鼠疫傳播到北京,已經布下三道關卡,嚴格篩檢來往人民,只要發燒就立即隔離,最近的消息說,內蒙有三百多個村落,已經被封鎖,不准進出,至於真實的情況如何,中共並沒有對外界說明,就算說明了,也被人懷疑訊息是假的,最近又出現傳聞,這一次的鼠疫來源是實驗室的研究員,把病毒外洩所造成,如果是真的,那問題更嚴重,雲南,貴州,廣西在文革時代,還爆發過地區性鼠疫,有人稱為「漢他病毒」,或稱出血性病毒,其實,真正的寫法是「旱獺病毒」,旱獺俗稱「土撥鼠」,外型與水獺不太像,出沒在草原和沙漠地區,這種老鼠就是鼠疫最原始的傳播來源,根據歷史研究,導致東羅馬帝國滅亡的鼠疫,就是來自雲南,經過茶馬古道絲路,把帶著病原的老鼠帶進歐洲伊斯坦堡,導致東羅馬帝國滅亡,

鼠疫導致東羅馬帝國滅亡

東羅馬帝國從西元541年起,爆發五次鼠疫,到了599年結束,死亡人口2,500萬,直接結束帝國的命運,但是,羅馬帝國的前身希臘雅典,也是因為鼠疫而敗亡,西元前430年,伯羅奔尼薩戰爭結束後兩年,雅典鼠疫爆發,雅典減少一半人口,很多歷史學者認為,戰爭與鼠疫有密切的關係,尤其是中國,因為戰爭次數頻繁,每次戰爭直接受害者,就是農民逃亡,放棄耕地,老鼠失去食物來源,開始以屍體為食物,然後把病毒傳給其他動物,例如,野兔,跳蚤,然後傳到人類身上,但是,晚近的歐洲鼠疫爆發卻和貿易有關,1342年,來自中國的絲路貿易,從西安出發來到伊斯坦堡,貿易商人把帶著病毒的老鼠,也帶到伊斯坦堡,於是,從伊斯坦堡向外擴散,蔓延到整個歐洲,連倫敦也無法倖免,中世紀這場黑死病造成歐洲人口少掉3分之1,大約是3,000萬人,大航海時代,老鼠聚集船上,然後帶到港口,1720年,法國港口馬賽也發生10萬人死亡的鼠疫。

英國大儒佛蘭西斯培根在「新工具」一書中說,「導致中古世紀歐洲人口大量死亡的黑死病,兇手不是疾病,而是迷信」,他說,「天主教信仰在歐洲興起,每個城鎮都必須有一個主教堂,作為聚集中心,鼠疫爆發的時候,教堂神父要求所有人到教堂禱告,企圖用上帝力量趕走瘟疫,結果卻因為人口聚集越多,傳染更快速。」

鼠疫的型態從「腺鼠疫」感染淋巴開始發展,很快時間,病毒進入患者肺部,就會變成「肺鼠疫」,患者會出現高燒不退,冷熱交替,最後死亡的時候,肉體會呈現黑紫色,所以被稱為「黑死病」。到了15世紀,第二波鼠疫侵襲歐洲,歐洲人已經知道這種疾病會傳染,於是穿上防護黑衣的人,帶著鳥形狀面具,會出現在亡者現場,進行屍體焚燒,這種裝扮出現,就表示有人死了,因此,也被稱為死神。

歐洲人為了抵抗黑死病,開始由教會修士研究秘方,歐洲最早的修行者,也是最擅長煉金術的人,修士從阿拉伯地區引進蒸餾器,從酸葡萄裡蒸餾出「白蘭地酒」,這種酒類酒精濃度很高,很多人發現喝下去,身體內好像火在燃燒,因此認為可以抵抗黑死病的侵入,於是白蘭地就被稱為「生命之水」。

用鼠疫病毒研發生化武器

太平洋戰爭結束後,根據美軍所披露的文件說,日本731部隊在滿州進行鼠疫的生化武器研發,並且把中國人當作人體實驗品,直接造成數萬人死亡,這座731部隊的實驗場所,目前已改成中國抗日死難者紀念館。

英國醫師大衛揆曼在2016年出版了「下一場人類大瘟疫」,書中說,「人類的生活形態,日漸複雜,環境日漸惡劣,類似SARS這樣的病毒,會在無意之間回到人間,造成文明社會很大傷害」,思考一下,中國在內亂外患情況下,衛生單位若無法撲滅鼠疫疫情,又極度隱瞞訊息,就像處理豬瘟一樣,半年內任豬瘟四處流闖,或許,鼠疫會成為摧毀中共帝國的最後稻草。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