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杜聰明~台灣醫界本土教育之父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6/30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2016年/第13期】

杜聰明,1893年8月25日出生於淡水(滬尾)的北新庄,這個身材瘦小的男孩,竟然成為台灣醫學史上的小巨人,不僅是台灣第一個有史以來的博士(醫學博士),也是日治時代台灣醫學校唯一的台灣人教授,二次戰後台灣大學醫學院第一任院長,又是台灣第一所私立醫學院(高雄醫學院)的創校校長,也是第一個招收原住民醫學生,培養山地偏遠地區醫師的倡導者,更是將台灣醫學研究推上國際舞台的學者,他最重要的研究有蛇毒,鴉片和中草藥,奠定了日後台大藥理學教育人才輩出聞名世界的基礎,杜聰明可以說是台灣醫學本土教育之父,幾乎所有的台灣醫師都是他的學生或學生的學生。

台灣第一個博士

杜聰明,人如其名,小時候就成績優異很會讀書,1904年入淡水公學校,1909年公學校第一名畢業,入台北總督府醫學校,當年入學成績考試第一名,但日籍主管看其身材瘦小,還怕他無法勝任體育課,而以試讀錄取。杜聰明受此刺激,決心鍛鍊體魄,每日洗冷水澡並做體操自我訓練,生活規律並勤練書法和游泳,終生維持健康至94高齡才逝世,可見其毅力,在醫學校時與蔣渭水、賴和、翁俊明等同學友好,曾因同情孫文的革命,欲攜細菌前往北京圖害袁世凱未成,醫學校第一名畢業後,任總督府醫學校研究所雇員,研究細菌學。1915年杜聰明在醫學校長推薦下,赴日本京都帝大藥理學教室深造,1922年榮獲醫學博士學位,這是轟動當時台灣社會的第一個博士,杜聰明成為台灣家喻戶曉的人物,也受聘擔任總督府醫學校藥理學教授,專攻細菌、蛇毒、鴉片、嗎啡、中草藥各方面研究,後來從杜聰明藥理學教室培養出許多台灣本土的醫學博士。

日治時代,總督府為了增加稅收,設置鴉片專賣局獲取龐大利潤,蔣渭水的民眾黨向國際聯盟控訴日本政府殘害台灣人民健康,日本政府為掩飾售販鴉片之不當,設置了「台北更生院」為鴉片成癮者提供戒治,杜聰明於1930年出任更生院醫局長,研究鴉片毒癮者的診斷和戒治方法,有效幫助許多病患,獲得日本學術界和國際社會的肯定。

第一任台大醫學院長

二次大戰結束,日人撤退,杜聰明是當時唯一台灣人教授,負責接收台大醫學院,並獲國民政府聘任為第一任台大醫學院院長,熱帶醫學研究所所長,台灣省戒菸所所長。在戰後重建期間,杜聰明帶領年輕輩的台灣人醫師和講師、副教授,在戰火摧殘後的廢墟中,把台大醫學院和台大醫院很快的變成台灣最高學府,也是台灣年輕學子最想投考的第一志願學校。

1947年杜聰明受聘為台灣省政府委員,他也是當時國民政府許多科學、教育相關委員會的顧問,不幸的是1947年發生228事件,以當時他在台灣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影響力,很自然的也被邀請成為(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的委員,當國民的府援軍來台展開大屠殺大逮捕的行動當中,(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的許多成員也受到牽連兒慘遭犧牲,杜聰明幸好去走避了相當長的時間而免於受難,直到陳儀下台,魏道明來台接任省政府,杜聰明才被保證安全下回任台大醫學院院長,但他的好朋友林茂生(當時台大文學院長)還有台大醫學院的很多人都被殺或被捕,杜聰明的心情可想而知充滿了無奈和低落。

南下高雄創立高醫

杜聰明後來決定離開台北,前往高雄創立第一所台灣的私立醫學院,他相信不用政府的力量,台灣民間自己可以打造第一流的學府,像美國的哈佛、日本的早稻田,他希望把高雄醫學院辦成最好的私立大學。他的願望受到台灣醫學界極大的支持,高醫一開始設立就成為台灣年輕學子選擇醫科的第二志願,杜聰明親自帶領學生到西子灣上游泳課,也親自講授藥理學,又以「樂學至上,研究第一」殷殷勉勵師生,早期高醫畢業生他必須贈送一幅自己親筆的書法墨寶。在高醫杜聰明很重視熱帶醫學研究,也關心台灣的原住民和山地偏鄉的醫療,所以高醫是全台灣第一個設立(原住民專修班)招收原住民醫學生的學校,這些學生畢業後返鄉服務,成為現今全台灣原住民醫療健康最重要的守護者。

1972年杜聰明八十歲時,出版了回憶錄,他的回憶錄幾乎是台灣現代醫療發展的歷史,跨越日治時期和國民政府時期,珍貴史料和具人格特質令人感佩,他終生作育台灣醫學英才無數,他的學生和學生的學生,成為今日台灣醫界的主要力量,照顧著台灣國民的健康和生命,他的貢獻無法衡量,他終生實踐「醫學為人類健康服務」的理念,也身體力行至94歲辭世,他是台灣醫界第一的小巨人,讓所有後人站在肩膀上望向未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