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三任縣長改四次 台鐵田中站前廣場樹木被砍光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12/19

自從高鐵彰化站通車以來,本來就是南彰化重要火車站的田中站更加繁忙,除了來往海線的旅客之外,還有高鐵接駁車也都要到田中火車站前接送旅客。

近日旅客發現,田中站右前方原本樹木高聳的廣場,一下子變得光秃秃,工人及敲打人行道的「小山貓」機具來回穿梭,一群人忙著砌磚、種樹苗、整地。

你若以為那是在設置接駁車旅客候車亭,或是增建停車場,那就錯了,原來是因為有外地人走到火車站前的馬路上,只看到一片樹林,火車站被樹林擋住視線,居然還問在地人:田中火車站在哪裡?

站前的計程車司機說,有鎮民代表聽到這故事,因而向公所提議,並由田中鎮公所向內政部爭取到一筆500萬的「創造台灣城鄉風貌計畫」經費,把已經種了10多年的樹砍掉,又種了細細小小的小樹苗,把10多年前風光改建的站前廣場,重新整修門面一番。

公所的理由是說,因為當年的噴水池噴不出水,部分樹穴因砍樹造成凸起,整個廣場凹凸不平。此外,廣場旁原本設有八、九個停車位,都被附近商家當成自家停車場,周轉率太低,因而全部打掉改為較空曠的廣場,希望未來成為鎮民辦活動、使用率更高的場所。

田中火車站是全台少見「三代同堂」的火車站。第一代車站是前縣長卓伯源阿公時期從事貨運業兼台糖小火車站的日式建築,卓伯源就是在那間建築出生長大,地方人士傳言,以該木造日式房屋,原本可以成為古蹟或歷史建築,卻因前前任縣長的掣肘,不但不讓它過關,甚至在該建築的前面設置一個噴水池及小水道,據說是為了要「破壞風水」,阻斷卓伯源的縣長之路,結果適得其反。

既然有此傳聞,卓伯源上任之後,一方面也因該噴水池設計不良,因而將原本噴水池的小圓丘改為花圃;不久又在旁邊增設約八、九個停車格。又因計程車司機缺乏休息處所,卓家曾提供一代車站作為司機休息處,後來又陸續增建司機及旅客的候車亭。


好不容易種了十幾年,樹木都已綠蔭成林,只因有人找不到火車站,竟然全被砍光,重新種植小樹苗。圖/陳婉真

二代火車站原本正對站前的中州路,十多年前三代車站落成後,老車站曾閒置一段期間,幾年前,前任田中鎮長特別向鐵路局租下來,作為藝文展演及活動空間。

田中是高鐵彰化站的落腳地,事實上高鐵和台鐵也在田中交會,當初設站時曾有人建議何不比照新烏日站的兩鐵共構方式,增設一處新田中站,可惜未被採納,加上高鐵彰化站周邊道路新建工程因包商倒閉,導致高鐵設站一年多以來,周邊交通一片混亂,每一條道路都不通,這也是導致高鐵彰化站成為上下客數最少的「蚊子車站」的原因之一。

雖然高鐵和台鐵站相隔不遠,但接駁車畢竟較不方便,也導致台鐵田中站周邊交通更加混亂,每班列車到達時,接送旅客的各類車輛把站前道路擠爆,結果鎮公所爭取來的創造城鄉風貌竟然沒有優先考慮車輛增多所帶來的問題,反而把停車格減少,也沒有接駁車的停車空間,這樣的計畫,也能獲得內政部的補助,令人不知補助的標準何在。

公所的說法是,接駁車的問題縣府另有安排,會在廣場的另一頭,也就是一代車站另一邊,將設立為接駁車停車站,預定近日發包。

看在鎮民眼裡,一個小小的廣場,同時可看到三代火車站,就是難得一見的景觀,加上既有政治鬥爭的風水論,又有縣府和公所之間互成犄角,是否有相互競爭的意味不得而知,但把好不容易種了10多年的大樹全砍光,已經很令人心疼;又動不動就來整修一下,這和彰化縣長魏明谷不時掛在嘴邊的綠能城市,似乎有點反其道而行;國家預算這樣花,內政部及縣府是否該考慮稍作整合,否則真不知創道出來的究竟會是什麼樣的新風貌?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