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訪/前獨盟主席張燦鍙 台灣人的驕傲變階下囚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3/22

張燦鍙在海外從事台獨運動,擔任過台獨聯盟主席,最後獨盟遷台,一路搞的風風風火火,當時就算是被列為頭號黑名單,仍然被視為「台灣人的驕傲」,在台灣民主運動的風潮中,「歷史留名」一定會紀錄他一筆。他回台後,幾經波折選上台南市長,惡夢卻就此開始,一連串與台南市政府施政的官司纏身,導致15年無法出境,連結褵40多年的革命伴侶張丁蘭病逝美國,也無法送她人生最後一程。他開玩笑說,在海外被國民黨列為黑名單,只能唱著「黃昏的故鄉」,回台後要出境,卻被當時的民進黨政府禁足,可以說道盡人生的荒繆。套句資深立委李慶雄所說,「換做是你,碰到這種千古奇冤,你會怎樣?」

張燦鍙在台南市長任內,因涉及安南區土地徵收弊案,遭判刑3年定讞,前年4月入監服刑,3月4日服刑過半聲請假釋獲准。他在接受訪問時,被問到無法送愛妻最後一程,是不是人生最大的痛?他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問題,好像坐著倒回時光機一般,悠悠的說,「我想這是緣分啦!太太張丁蘭住在宜蘭鄉下,蘭陽女中畢業後,中興大學社會系第一名畢業,去美國念碩士,返台工作後又去美國念博士,在那個時候,我們認識了」,當要結婚,台南人也要問,「為何我們台南台大化工系第一名畢業,取一個宜蘭女孩,大家都想看看,這女孩是誰?」

 前立委李慶雄和前台北市議員江蓋世出席歸來歡迎宴,給張燦鍙帶來溫暖。(郭文宏攝)

提到愛妻張丁蘭,張燦鍙說,當時在獄中,他申請赴美弔唁,但獄方不准,他也沒用特權,遵守了法律的規定,現在要經過假釋一年才能申請出境,司法單位有說,說不定不用等到一年。

張燦鍙心願 到美國灑愛妻骨灰

提起張丁蘭的好,張燦鍙說,坦白講,「在我推動台獨運動時,她自己照顧孩子也全心全意為了家庭,工作賺錢養家」。後來在美國更投入台灣人權救援工作,凡是那裡有絕食靜坐抗議,我太太從來沒有缺席。」、「有時想想40多年的革命夫妻,我在台灣坐牢,她生病回去美國治療,這當中我無法照顧她,請醫生用最好的藥、為她祈禱,最後是女兒處理媽媽的後事,所以現在我急著要去美國,到她的靈前致意」。

他也說,他太太有交待要將骨灰灑在紐約洲的熊山(Bear Mountain),因此希望趕快解除出境,為太太做這件事。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跟他講要在台灣為太太辦辦追思會,『我有問女兒,女兒說「媽咪說一切簡單就好!」,我太太是個低調的人』,所以婉拒了大家的好意。

 

「公益論壇」設宴歡迎張燦鍙入獄歸來,40多位朋友前來致意。(郭文宏攝)

既是冤獄 無關刑期長短要爭清白

談到安南區土地徵收案,張燦鍙說道,這個案子沒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也沒有拿過一分錢。是當時議長黃郁文在這當中知道這塊土地編列預算要徵收,用人頭以公告地價向地主收購土地賺取暴利。

雖然他因此案已經被關了兩年,也假釋獲准在外,但這是冤獄,並非刑期長或短的問題,是清白的問題。

在同一案當中,沒有一位共同被告說是議長和市長協商,嚴格講起來,「我剛當市長和議長也不熟悉」,怎能說議長賺到錢,就說「我也賺到錢」,「我看這當中一定有政治因素」。當初他第一次被收押時,媒體新聞都有鏡頭,中國媒體大肆放送指這就是「台獨份子張燦鍙的下場」,這案子拖了很久,從2001年拖到2013年才定讞。如果依照「速審法」規定,限制出境最多只能是8年,「我已經15年無法出境了」。

張燦鍙說,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主張司法改革,並列為重要政策之一,他提到自己的案例,根據新的法律原則,應該是「無罪推定論」,是法院要舉證他有罪,「我根本不用講話」,但現在法院還停留在「有罪推定論」、「法庭要我自己舉證無罪」。根據新的法令,法律是應該要憑明確證據才能用,如果證據稍微有點動搖,應該是對被告有利,但法官還有自由心證,這其中牽涉到法官的社會歷練影響了判決品質。

恐龍法官不專業 唯貪污才會被淘汰

蔡英文,宋楚瑜、李登輝都曾經提到過台灣司法改革很重要,張燦鍙說,他認為社會上有三種人很重要,第一、醫生。第二、政治人物。第三、司法官。他們都要判人生死,醫生要經過七年訓練才能執醫,最起碼也還有醫療保險可救濟。再來政治人物,也有選票淘汰不好的政治人物。唯有司法官在貪污拿錢,才會被淘汰,但就算判錯案也沒有關係,根本無法可管。

他舉一個例子,他在市長任內,因為一個案子去法庭作證,結果庭三位女法官,所問的問題荒腔走板;所問的問題,他根本聽不懂,因此司法改革的確有必要。他建議採用美國制度,要經過一定社會歷練,才能擔任司法官。

在入獄期間,他很感謝許多朋友像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及許多立委朋友不離不棄,經常到獄中探望他,連當時北監獄政人員都抱怨說,每天都有人來辦理特見造成困擾。後來就比照阿扁總統模式,每週特見兩次。雖然監獄空間很小,但也思考空間無限大,他也很務實,除了律師有新發現與之商討外,也利用時間讀了70 多本書。

對於後續,還有台南運河案,繼續訴訟當中,目前一審、二審、更一審都判無罪,更二審判七年,他說,法官質疑他對該案洩漏投標底價,當時是用百分比來決定投標底價,根本不會有人知道底價是多少?結果得標是5900萬元,議價開標當天的前十分鐘,相關市府人員,才拿簽呈讓他簽。原先幾個檢察官、法官計算起來,都指他沒有洩漏底價,結果在更二審時,卻判他有罪,此案還在上訴中。他不得不公開呼籲,要審判的法官,起碼要懂工程專業,才能判人生死。

當時921副執行長也是政務委員的林盛豐,曾受聘到台南市府參與審查委員。他在媒體投書,據他參與的觀察,如果張燦鍙有貪瀆罪,他願意切腹自殺,以此證明張燦鍙的清白。

前陣子連台北市美河岸,原被告只有郝龍斌等人,連他也變成被告,真是胡亂搞一通,美河市案是圓是扁的,他都不知道。對於新政府上來,他有期待,尤其是在司法改革這一塊,希望不要再出現恐龍法官。

 張燦鍙:司法改革要掃除恐龍法官,建議學習美國制度。(黃謙賢攝)

「爸爸!你不是聖人就是傻子」

張燦鍙擔任台南市長後,因涉案無法出境,許多美國朋友都很關心,於是他請二女兒將相關起訴書翻譯成英文,讓朋友們瞭解,後來二女兒跟他說:「又沒有圖利也無對價,爸爸!你不是聖人就是傻子。」

回首來時路,張燦鍙說,雖然還有案子繼續訴訟中,但這一路走來,他從不後悔,因為「無愧於心」,絕對會利用餘生來奮戰到底,爭取一個清白的人生。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