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她的故事】因為喜歡中文正體字 因為不想坐辦公桌 她們決定來台灣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12/19

四年前,二位未滿18歲的外籍女孩,分別從澳門與馬來西亞來到台灣求學,她們的共同點是:「我要離開原生地來看世界。」二人意外的選擇同一所大學科系,成了同學也成了好友。

何春儀,馬來西亞僑生,小學六年級時曾與家人來台灣玩,那次的旅行印象深刻。「台灣是用中文正體字,具有中文原始的味道,最貼切也顯出中文字的美,父母也強調學中文的重要」何春儀說,馬來西亞的中文學校教的是簡體字,她不喜歡,高中時就決定要來台灣念大學。

歐陽佩欣,澳門人,她說:「澳門很小,從幼稚園到高中,十五年都在同一所學校,所以我想離開澳門,台灣最近、 學費也便宜」。

何春儀表示,父母以為她不敢獨自來台灣,甚至說如果留在馬來西亞,就買一台新車她開,但自己不想一輩子受寵。台北城市科技大學並不是她的首選,第一志願是中原大學的室內設計系,第二是台大的戲劇系。 本來決定如果前二志願如果沒有上,就不來台灣,後來交志願表前一刻,將原本填在五、六十志願的台北城市科大拉到第三,沒想到就錄取了。「我是看系不看學校,結果被家人罵慘了,明明可以上國立,何必選私立。」何春儀說,親友都覺得她是公主,一定不能在國外吃苦,為了要賭這口氣,她決定留下來。

歐陽佩欣表示,父母也是反對來台念書,父親希望她留在澳門,當一位坐辦公桌的安穩上班族,但她不想要,所以報考大學時,故意只填一間,而且故意考不好。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我第一個志願,事先有蒐集台灣所有傳播科系的課程,覺得演藝學程最吸引她。

不過,二人報到註冊後,都有點小失落。何春儀說,既然是自己選的學校,而且學校的特點是老師多為外聘專業老師,都是真正在職場上有實務經驗的,這才能教真功夫,不是只教理論。而且,大家都覺得一個學校的好壞與學生會不會讀書有關,但她不覺得,學生的態度才是最重要。「我讀了四年,年年都是第一名,  都拿僑委會的獎學金」。

歐陽佩欣表示,進來後才知道是新學系,自己是第二屆,第一年的課程很不喜歡,大二大三開始有很棒的課程。

二位女孩都喜歡攝影課程,何春儀說,來台灣前就喜歡拍照,攝影課給她很多啟發,透過攝影讓自己更有信心。歐陽佩欣則說,她本來只會手機拍照,上攝影課改變她看世界的想法,現在都會隨時帶著相機到處走。何春儀補充說:「演出實務課也很棒,讓我了解自己的身體,也激發出很多創意,逼自己將身體延展性做到極致。」

除了校內課程 她們多學了新娘秘書 要比別人多項技能

二人在三年級時同時去校外學「新秘」,而且分開找不同的老師學,不僅多一項工作技能,也可以交換不同老師學習的心得與技術。歐陽佩欣表示:「念書也許輸人,但我比別人又多學些技能,而且可以與攝影結合。」

何春儀說,化妝可以讓別人變得更漂亮,她會有成就感,未來回馬來西亞想要從事婚禮策畫,學新秘、 學攝影、學音響燈光,甚至做蛋糕,都是了解婚禮細節的一部份。

明年就要畢業,她們二人決定用攝影當成畢製的成果,歐陽佩欣選擇拍攝台北捷運的24小時,用24張圖片,紀錄每小時不同的捷運站影像。「來台灣第一個的交通工具就是捷運,這是澳門沒有的,捷運已是我天天都要依靠的」。

何春儀說: 「我要拍101張不同角度風貌的101大樓,這是很有挑戰的,因為要挑出101張,至少要拍到三、四百張以上不同的101。」

二人最後都異口同聲的說,不管在台灣念台大或台北城市科大,其實回到本國後,學歷文憑都是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在台灣學到什麼、改變自己什麼。「我們約定好了,畢業後每年都要再回來台灣玩,台灣太美太方便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