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三個祖國的悲劇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20/06/02

中共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吃下香港,有點像是2014年俄羅斯吃下克里米亞自治國,克島人以為自己是烏克蘭人,瞬間變成俄羅斯人,同樣的以為自己是「自由香港人」,現在變成「紅朝香港人」,所以,樂當中國人的成龍登高一呼,趕快表態,為了賺錢,2600個香港藝人向紅色天朝下跪。

亞洲的克里米亞

香港變天大戲,也充滿克里米亞味道,1991年,烏克蘭獨立之後,克里米亞半島被劃歸烏克蘭,俄羅斯只以「租借方式」租用賽瓦斯托波爾,作為黑海艦隊基地,但是,從人口結構來看,克里米亞人70%自認自己是俄羅斯人,習慣俄羅斯文化,如果從歷史來看,俄羅斯帝國的構成人口包含烏克蘭、俄羅斯、白俄羅斯,所以,普丁上台高喊,恢復大俄羅斯榮光,希望烏克蘭回到俄羅斯懷抱,但是,已經嘗到民主自由滋味的烏克蘭拒絕回去,甚至政策上倒向歐盟,軍事上也加入北約,引起俄羅斯不滿,普丁用中斷天然氣供應,懲罰烏克蘭。

2013年底,烏克蘭人民發動廣場顏色革命,因為親俄羅斯的亞努科維奇總統,拒絕簽訂歐盟經濟合作會議,引發親歐盟群眾不滿,這也很像「反送中運動」,廣場示威抗議進行到2014年2月,鎮壓行動造成民眾死亡,亞努科維奇因此遭到彈劾後,流亡俄羅斯。同年2月底,普丁召開國安會議說,「我們應該讓克里米亞回家了」,這個過程在一部《克里米亞回家之路》紀錄片中,被詳細揭露。3月份,俄羅斯的蒙面軍隊壓境,特務進入克島,監督克里米亞公投,順利推翻親烏克蘭政府,克里米亞宣布獨立後,立即歸屬俄羅斯,受俄羅斯保護,烏克蘭被迫撤軍,不承認公投合法性,歐盟也對俄羅斯經濟制裁,卻已經留下小祖國烏克蘭的感嘆,如今,戲碼重演,場景換到亞洲,同樣的,香港自由派「黃絲」,去年發起「反送中」,類似廣場革命,中共無法忍受,只好趁著世界瘟疫期間,先下手為強,香港一夕變天,聯合國依然裝啞巴,英國只會跳腳,英國也曾經是香港母國,美國強勢主導制裁中共,也讓小祖國「中華民國」的港澳條例,裡外不是人,與其說,這是身處強國鄰居的悲劇,不如說是「三個祖國的悲劇」。

香港藍絲選邊站

依照國際法,1949年,毛澤東建政,已經宣布不繼承中華民國,這句話等於拋棄香港,所以,英國要歸還香港、新界,應該把土地還給打不死的「中華民國」才對,可惜,英國人勢利眼,只看得起巨人,瞧不起小矮子,如今,中共撕毀「中英聯合聲明」,把聲明當作歷史文件,英國政府連抗議行動都有氣無力,誰令致之?

1997之前,港英政府對「兩個中國」保持中立,台灣的黨政單位藉著報社掩護進入香港,中國也如法泡製,兩國特務密布香港,暗地纏鬥,雙方各搞各的陰謀,左派右派媒體互相對嗆,在港英政府眼中,你可以暗中搞群眾運動,只要不過分,港英政府睜一眼閉一眼,但是,1997之後,情勢改變,中華民國機構被掃地出門,留下一個無力的港澳辦事處。現在,這個辦事處形同虛設,這就是所謂形勢比人強,香港人大部分接受紅色中國才是祖國,就算目前反抗者,也不一定把台灣當祖國,香港法律也把台灣視為中國一部分,象徵國家的青天白日國旗,從反共群眾最多的調景嶺慢慢消失,一直到去年,「反送中」運動中才發現有人舉著青天白日旗高喊,「台灣的中華民國才是祖國」。

中共對香港突然強硬,只是凸顯中共自己治港無能,英國人給你23年時間,居然無法把香港人變成中國人,這一點就比不上俄羅斯,甚至比不上蔣介石,蔣介石逃到台灣,短短50年,就把台灣人馴化成中國人,甚至有些人被治療成為比中國更中國的「中華膠」,至今很多台灣人,仍然生活在中台之間的心理夾縫中,港人稱「藍絲」就是親共分子,或者稱「中華膠」,這話的意思就是港人罵人愚笨,把這些藍絲視為「義和團主義的親共者」,台灣的黃智賢、黃安、女黃安,基本上都具備這種「藍絲」特色,而「黃絲」是想做自由香港人的反共者,如今,藍絲和黃絲兩個陣營人數各半,另外有三成左右,既不藍也不黃,又稱「新三中」——中年、中產、中立,面對香港未來的變局,「新三中」也是探尋移民最多的族群。

去年「反送中」運動,有六千多名「黃絲」被逮捕,多數是30歲以下,這些人下落不明,下場肯定不好,台灣還有「藍絲」政客說,港人在示威運動中可以砸車,所以比台灣自由,這種人真的腦袋壞掉,砸車下場是被死亡,被失蹤,這是哪門子自由?失蹤六千多位港人,估計是被關押在廣州或珠海,另外有80多人,透過民間教會進入台灣接受保護,台灣目前沒有「難民法」,未來,如何接納港民,更是頭痛問題。

嚴格來說,英國比中國更像香港的祖國,所以,香港人有三個祖國,1842年,鴉片戰爭後,清帝國把香港永久割讓英國,當初,中國人和英國人用勞動和智慧,創造香港的法律和繁榮,把蠻荒之島變成珍珠,所以,香港的成長歷史,比較像是美國的拓墾,而不是殖民,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後,港民移民出去兩百萬,最近英國也表態可以接受持英國海外護照者拘留一年,利用一年時間拿到工作權和公民權。

川普是唯一可以拯救香港,免於奴隸的總統,但是,習近平已經要橫著幹,摧毀香港救中共,估計,香港命運翻轉的可能性不大,兩個自由母親鬥不過一個獨裁流氓父親,很多家庭悲劇不都是如此嗎?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