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辛斯基:玩中國牌的卡特重臣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7/06/02

上週美國前國安顧問,美中建交推手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ński)辭世,享年89歲。他的名字太長又不好發音,他的同事和學生就稱他Zbig。他曾是我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授業教授,也是我博士學位指導教授之一,因而我和他有不少互動,對他的學術成就及戰略觀也有所瞭解。

出身波蘭的蘇聯通,與季辛吉是對手

Zbig是波蘭裔的美國人,1938年10歲時,隨擔任外交官的父親到加拿大,一年後蘇聯與納粹德國勾結入侵和佔領波蘭,因而他充滿反蘇意識。後來他在哈佛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和任教。在1950年代末期,他和另一位哈佛同事季辛吉競爭「終身職」(Tenure)職位,結果由德裔猶太學者季辛吉勝出,Zbig因而轉到哥大任教。他們不但在學術界是對手,政治上也是分庭抗禮——季辛吉成為共和黨外交政策的「教父」,而Zbig則是民主黨的策略泰斗,他的學生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後來成為美國第一位女性國務卿。

1964年秋天,我進入哥大修讀博士學位,主修比較政治,美、中、蘇政治制度的比較。我選了他蘇聯政治的課程,讀了不少他的著作。其中《永恆的整肅》(Permanent Purge, 1956)對史達林時代的權力鬥爭,包括史達林如何清除他眼中的政敵,寫得淋漓盡致,讓讀者進一步瞭解蘇聯政局及史達林領導風格。Zbig和杭亭頓合著的《美蘇政治權力比較》(Political Power: USA/USSR,1964)真是傑作;兩位研究美蘇的大師就兩個超級大國的權力運作、政治人物如何取得和失去政權、決策過程、如何統治和管理政府等議題有很生動透徹的分析與對比,我深受啟發。

1967-68年我在香港「大學服務中心」蒐集博士論文資料時,曾與Zbig通訊,談到毛澤東如何發動文化大革命,利用紅衛兵和所謂造反派,來鬥爭黨內政敵(當權派),與史達林鬥爭和整肅政敵的方法迥然不同。Zbig回信說他同意我的觀察。令我驚奇和印象深刻的是,他在信中還說,未來不管誰掌握中共政權,中國都將在世界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美國不可不重視。當時美-中關係還是敵對,但Zbig已有美-中聯手對付蘇聯的戰略思考。但他的對手季辛吉1969年擔任尼克森的國安顧問又「捷足先登」,簽了上海公報,打開了中國大門。

美中建交,布氏搶盡風頭

幾年後Zbig報了一箭之仇。1976年,美國喬治亞州前州長卡特參選總統,找到Zbig擔任他的外交顧問。Zbig為卡特準備了美國外交政策綱要和重點,在電視辯論中一鳴驚人,現任總統福特相形失色,他的國務卿季辛吉未善盡輔佐之責,受到各方指責。選前不被看好的卡特在11月大選打敗福特,Zbig理所當然出任國安顧問,並徵召出身哥大的中國專家奧森伯格(Michel Oksenberg)教授加入國安會,策劃中國關係正常化。

雖然美-中關係正常化是卡特政府既定政策,但國務院和國安會對策略和步調卻有重大差異。1978年8月國務卿范錫(Cyrus Vance)率團訪問北京,探討美-中關係正常化途徑。他提出將台北的美國大使館遷移到北京,把北京的美國聯絡處(Liaison Office)遷移到台北的想法,引起鄧小平的「不爽」,毫不客氣說卡特政府退步了,想搞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范錫之行因而無功而返。

Zbig乘機介入,取得卡特的授權,在翌年5月訪問北京,積極推動美-中關係正常化。他在520日抵達北京,引起國府不滿,因為當天是蔣經國總統就職的日子,美方是否故意要觸蔣霉頭?與范錫不同的是,Zbig向鄧小平傳達,卡特已下定決心,完成美-中關係正常化,並願接受北京所提出的美國與台灣「斷交、廢約、撤兵」三條件。Zbig由當時副總理李先念陪同遊覽長城,他還開政治玩笑向隨行記者說,我們來比賽爬長城,落後的就必須去打「北極熊」(Polar Bear)——他要聯中制俄的企圖溢於言表。

Zbig北京之行是美中關係正常化的重大突破,開啟了雙方正式談判之門。美方負責進行談判的是「聯絡處」主任(大使)伍德科克(Leonard Woodcock),他曾是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頭頭,卡特選舉功臣,也是談判高手。卡特雖接受北京三個條件,但他堅持美-台斷交後,美國將持續對台軍售。鄧透過伍德科克表示中方不能接受此一條件,甚至辯稱美國是強人所難,美國也不可能允許中國軍售夏威夷;卡特透過伍德科克回話說,中國當然不可以軍售美國領土夏威夷,但美國不承認中國擁有台灣的主權。

雙方對這個議題互不相讓,談判僵住了好幾個月。直到11月鄧小平做了一個「步步為營」、「做了再說」的決定:同意先完成關係正常化,美方軍售台灣的爭議以後再處理。鄧做此決定的背後因素,是中共當局已決定出兵「教訓」越南。由於越南入侵北京盟友柬埔寨,又是蘇聯盟國,中國必須與美國和解,利用美國的支持以牽制蘇聯。

短暫風光:贏在北京,輸在德黑蘭

華府和北京在1978年12月15日同時宣佈兩國政府同意於翌年元旦起正式建交;副總理鄧小平並接受美國政府之邀,在1979年1月下旬至2月初訪問美國,以強化兩國合作關係。1月28日他抵達華府,並應邀到Zbig在華府郊外McLean私宅晚宴,Zbig可說出盡風頭,季辛吉已望塵莫及。鄧在華府大打美國牌,與Zbig和卡特密談中國「教訓」越南,要求美國的道義支持。卡特向鄧表示,解放軍入侵越南要有節制,但基本上是給予「綠燈」;Zbig與其他政府官員則支持鄧的政策,並在解放軍2月17日入越後,每日提供北京有關蘇聯軍隊調動的情報。

Zbig擔任國安顧問並非事事順遂,他的挫折和失敗是美國盟友伊朗王朝被推翻。Zbig曾在電話中向伊朗國王巴勒維保證,美國會竭力保護伊朗,但美國對伊斯蘭革命勢力無能為力。

1979年11月,伊朗的造反派學生突襲和佔領美國大使館,挾持所有大使館外交官和工作人員。這是違反國際法和外交慣例的動作,但伊朗已受伊斯蘭革命黨所控制,根本不理傳統的國際法或慣例。卡特政府竟然束手無策,無所適從。1980年4月10日,Zbig召開國安會並批准了一個名為「鷹爪」(Eagle Claw)的秘密突襲軍事行動,出動8架直升機到伊朗首都德黑蘭援救被挾持的美國外交官。這些直升機在降落過程,有三架發生意外,碰撞起火,卡特被迫臨時取消這項救援行動,受到國會和媒體無情的攻擊。國務卿范錫並未被徵詢,他大罵Zbig是邪惡(evil),並憤然掛冠而去。卡特困守白宮,在11月的大選輸給雷根;二個月後與他的國安顧問都下台,離開白宮。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