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揚「背叛」他的外曾祖父楊逵?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4/04/17

太陽花反服貿運動中,3月23日夜闖行政院、一度被當「主謀」上銬逮捕並施暴的學生魏揚,是台灣已故著名文學家楊逵的曾外孫。事發之後,台灣統媒頭牌中國時報的輿論版隨後就有「自由作家」曾健民君寫了一大篇「楊逵的台灣人脊梁」。作者謂:「在這場景看見魏揚的身影,不禁想起楊逵一生的精神。雖然兒子經常會叛逆父親,孫子也不保證與祖父一樣,但在這時刻重提楊逵精神,盼參與運動和支援運動的市民,甚至在後面添油加火的政客,平心靜氣重溫這種精神,為台灣今日閉鎖處境找一點出路」。

老實講,筆者看完這一段的敘述,再回頭看一下標題,不禁「杞人憂天」替作者擔心起來了。從魏揚反溯談楊逵,又要挺太陽花的各路人馬「重溫(楊逵)這種精神」,來反證魏揚們的不對,只差沒說出魏揚「數典忘祖」而已。作者這樣子的論述,不就自己挖個坑,往𥚃面跳嗎?因為蓋棺論定楊逵的精神就是「壓不扁的玫瑰花」啊!

筆者的確有點過慮,因為接下來原作者寫到:在台灣爆發慘烈的二二八事件時,楊逵在混亂中沒有被「漫天虛假」的激情蒙蔽•••••,當時他寫下<二二七慘案真因>:「我們知道兄弟相䦧之不利,以血洗血之不該」,「這次民眾的義擧,並非要反抗國民政府,也不是要離叛祖國,更不想要做那一國的殖民地,只是要提奸拿賊而已」。

好了,二戰終結後,台灣「光復」,台民從被殖民解放,當然欣喜萬分,稱中國為「祖國」也是自然不過的事實。但誰知真心換絕情,熱忱歡迎換來比殺豬狗都更殘酷的屠殺。對二二八事件有所瞭解的人,誰會認為當時台民被欺凌踐踏在地的悲憤之情,會是如曾君所說「漫天虛假」的激情?楊逵雖哲人其萎,但二二八史料何其多,豈是曾君一句「硬拗」之詞即可掩飾?連參與其事儌倖未死(關了17年)如二七部隊長鍾逸人,雖已九十多歲高齡猶健在,仍是活生生的見證。尤其二二八之變,同住台中的鍾逸人還是3月1日,才從楊逵口中親自告知才知道的。接著,楊逵和鍾立即商量利用隔天星期日,原本由蔣渭川等人之「政治建設協會」,要在台中戲院召開「憲政演講會」,臨時改為「市民大會」,楊逵並親擬稿印宣傳單,印一萬分在台中各地分發。3月2日的「市民大會」第一上台個講話的,就是楊逵。同日晚,楊逵親寫一篇「大捷之後」文章,苦勸民眾不可得意忘形,必須努力團結,欲登於「和平日報」被拒,但經鍾擅自指揮工務課長刊印一千五百份,沿街叫賣,洛陽紙貴。

但自市民大會,準台共潛伏份子謝雪紅在「人民協會」推擧下,當選主席。此日起,鍾逸人和吳振武(中師體育老師,二戰時在海南島參加日本海軍陸戰隊,晉升中尉。)共忙於聯絡中師、中商、中一中師生們,成立「民主保衛隊」,由吳任隊長,鍾任參謀。開始一連串組織保衛隊和蒐找武器彈藥工作,至後來由「埔里隊」攻克干城營區,廣納各地民軍,組成「二七部隊」,由於吳振武避出,遂推鍾任部隊長。斯時,楊逵與葉陶夫婦則下鄕至海線沙鹿、大甲、大肚、二林等「農組」地盤,鼓舞民眾,事實上與謝雪紅等「人民協會」分道揚鑣。

二二八事敗,鍾逸人固然就逮,楊逵夫婦亦難倖免,皆關於干城營區,原本生命垂危,恰國府為化解台民深怨,廢行政長官公署,實施省政府制,派魏道明為首任省主席,尚繫獄者從軍法改為司法審判。鍾被判15年徒刑(實關17年,多2年為利息?),楊逵夫婦則以未參加實際行動而無罪。

楊逵參加二二八活動略如上述,幸獲判無罪。而導致他繫獄12年的,乃是1949年初,他在上海大公報所發表一篇「和平宣言」,但是否即曾君文中所寫到,楊逵警覺到外力介入的「獨立」、「託管」,第一條便要求:「請社會各方面一致協力消滅所謂獨立及託管的一切企圖,避免二二八事件的重演」,不無疑問。因曾君所引此「和平宣言」,所本應是1986年9月<台灣新文化>創刋號所登,據該刋謂係透過日本年輕學者的協助,自日本國會圖書館典藏筆記下來的。但後來經鍾逸人委請許世楷博士轉託日本友人宋重陽至日本國會圖書舘,查尋上海「大公報」原本,居然找不到1949年1月21日至30日報紙,當然也看不到「原文」。故曾君所引和平宣言,被鍾逸人嚴重懷疑是偽造或楊逵在獄中或出獄後,應「某些方面要求」而作,或由別人執筆,以他名字或同名文章發表。若資料不實,如何代表楊逵的想法?

而進一步分析,若曾文所引楊逵和平宣言為真,那表示楊是「反獨」和「反託管」的,這正中國府下懷,褒揚都來不及,怎麼為此㧓去判12年徒刑關到火燒島?邏輯完全不通!又如何以之代表楊的「台灣人脊梁」?(請注意,曾文所引和平宣言,首見於1986年9月,但楊逵早於1985年3月去世,逝者是無法說話辯白的)。

再者,曾文中唯一由編輯所加的「小標題」:(楊逵)贊成透過民主的統一。但遍讀全文,找不到相關的任何一句話或可推論的源由,那不是由編輯「强姦」曾文所擅加,就是曾文原本有相關敘述,但原文被刪減,編輯不查而照下小標題。果如是,曾是如何引述楊逵是贊成透過民主的統一?來源依據如何?居然無一字交待,這和立法院張慶忠卅秒宣佈「服貿審查通過」有何不同?

曾文最後寫到:這些堅持「台灣民族」的勢力,今天又化身夜闖政院青年學生身上高擧的「台灣魂」,令人感嘆,楊逵反對的幽魂又在新一代青年學子身上纏繞。楊逵的精神才是台灣人的精神,延續楊逵的精神,台灣人才有向前走的道路。從楊逵曾外孫夜闖行政院的身影,思及這朵壓不扁的玫瑰花••••••。

好了,整合大統媒旺旺中時的大統版的「統作」,就是想藉楊逵來「教訓」和他曾孫魏揚年紀相仿的學生們,不要高擧「台灣民族」主義和「台灣魂」來反對統一。怪啦,太陽花運動不諱言是有「疑中」、「反中」、「反統一」、「反併吞」的內涵存在,這正是楊逵精神「壓不扁的玫瑰花」精膸所在。魏揚和同學們正是努力在做壓不扁的太陽花啊!但何時何人祭出現階段並未成形,更不用說外顯的「台灣民族」和「台灣魂」的大纛?說實在的,馬統集團和統媒們,還要變本加厲惡搞下去,台灣人最後的武器「台灣民族」和「台灣魂」,不得已之下,終要出現,但目前還沒有!馬統集團不要先戴帽子來故意催化。須知,到此地步,即無退路,「回不去了」,並非多數台人所樂見,但若形勢強逼,那就來吧!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