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澎湖的外國人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7/06/08

每次來到澎南風櫃蛇頭山,看到葡萄牙、荷蘭、法國、日本等國所留下的歷史古蹟,都會對澎湖這些國際化歷史底蘊留下深刻印象;但是長久以來,澎湖歷史只是台灣歷史的一小部分,由於主體性沒有辦法被彰顯,再加上政府的不重視,這些史蹟一直都被荒廢著。只是,每當有選舉時,政治人物就又高喊出澎湖要國際化的口號。

筆者曾經是中央社派駐在俄羅斯長達近10年之久的記者,因此,總覺得和俄羅斯有特別的緣分,人在澎湖,特別注意外國人在澎湖的情況。

普丁總統,下令必學漢語

來自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的伊格爾、蓮娜夫婦,今年三月中帶著一對兒女來澎湖旅遊兩個月。他們小孩女生7年級,男生5年級。他們旅遊之餘,每天透過網路視訊與俄國學校同步上課,家長也陪同在旁邊,掌握。

目前住在湖西鄉菓葉村的伊格爾一家人,每天下午4點開始,就要跟莫斯科的同學一起上課。

他們的女兒埃亞,今年7年級,有著一頭漂亮金髮,長相秀氣,她的漢語講得比父母親還要好。原來是普丁總統下令,在2020年所有中學生都必須「會講漢語」才能畢業,埃亞一口流利的漢語就是在學校學的。這也讓我發覺,俄羅斯政府要中學生講漢語的政策,真的不是說說而已。

而埃亞要在澎湖旅遊長達2個月,如何讓學習不會中斷?原來,莫斯科目前的中小學Wi-Fi覆蓋規模將達世界前列,2017年底前,Wi-Fi將覆蓋莫斯科646所中小學校,2018年還會有1125棟建築接入無線網路。莫斯科資訊技術局的數據聲稱,2016年間,莫斯科在69所中小學校試點安裝了無線網路,還設立了2300個Wi-Fi熱點。這為開展互動式課程保障了穩定的網路連接。未來俄羅斯像伊格爾、蓮娜夫婦帶著孩子們一起休假、共同學習方式會非常普遍。

熱愛衝浪的伊格爾、蓮娜夫婦,5年前來澎湖衝浪時,與湖西菓葉觀日樓民宿主人,澎湖科技大學助理教授侯建章認識。今年伊格爾、蓮娜他們一家人又來澎湖旅行,他們喜歡喝茶,又愛打太極拳。我與他們深談之後,發現彼此竟然有很多共同的俄國朋友,我真是非常開心能在澎湖遇見伊格爾、蓮娜他們一家人。

法國遊客,尋根滯留澎湖

事實上,澎湖島上的外國人相當多,當然仍以外籍勞工最多,大約有2千多人。然而此處,我所指的是另一類因為喜歡澎湖而旅居澎湖的外國人。很讓人意外的,這一類族群不是美國人最多,而反而是法國人最多。

他們有的是因為另一半是台灣人,加上喜歡澎湖的環境,於是來到澎湖定居;也有尚未結婚,只因為曾經來澎湖旅遊,就愛上澎湖而幾乎家族都來到澎湖的。當我問這些法國人為何喜歡澎湖,大部分的法國人說,澎湖的美麗吸引了他們,但也有一個令人想像不到的答案,居然是這些法國人認為自己的祖父曾經是「孤拔」將軍的部下,所以有股力量牽引他們來到澎湖。

孤拔將軍,據說在法國的歷史地位是僅次於拿破崙的將軍,其生於法國,畢業於巴黎理工大學。1849年,進入法國海軍,擔任見習士官。1880年官拜「海軍少將」,前往法國殖民地新喀里多尼亞擔任總督迄至1882年。孤拔後來率領法國遠征軍出兵越南阮朝,促成法屬印度支那殖民地的建立。1883年到1885年清法戰爭時,孤拔曾在馬尾海戰,摧毀清國的福建水師;其後,孤拔轉戰台灣,攻打滬尾,占領雞籠(基隆)和澎湖。1885年6月,孤拔因瘟疫病逝,埋葬在澎湖馬公,後人還為他立碑。


孤拔紀念碑。

常住在澎湖的法國人,約略有20人,其中一位來自法國馬賽的法裔澎湖新住民吳立為Olivier,因為在倫敦結識了台灣的女孩-吳文真,在結婚後來到了澎湖居住至今,他門的孩子米歐今年才5歲,也進入當地的幼稚園讀書。

Olivier出身馬賽航海家庭,因為喜歡世界最美麗海灣-台灣‧澎湖灣,選擇在澎湖落居創業,由於和妻子都是學習數位、電子商務領域的,在倫敦的時候,就已經經營網站,教導法國人在倫敦如何生活,因此,來到澎湖之後,也經營網路商店。澎湖網路相當知名的「馬賽吳太太」,不僅銷售澎湖特色產品,也介紹澎湖的特色旅遊。

在馬賽長大的Olivier說,小時候駕船航海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也有國際帆船與遊艇駕照,他們除了在澎湖購屋定居之外,下一步計畫就是買船。

Olivier說,澎湖內灣風浪平,小風,非常適合帆船運動,是世界級的風帆運動比賽場地。他說,全世界水手如果來到澎湖看到澎湖灣的內海,都會為她癡迷。事實上,他們發現澎湖各小島有很多神祕海灣,景色奇美卻鮮為人知,他們來澎湖定居兩年,尋找神秘美麗海灣沙灘,是他們假日全家最好的休閒娛樂。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雙月刊】
2017年/第18期(五月號)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