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王瑞瑜的一句話 勾起老彰化人對她老媽的回憶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10/01

自從被譽為「經營之神」的王永慶過世後,每有關於台塑集團的報導,不外就是六輕發生工安意外、麥寮廠對附近彰雲兩縣造成的健康威脅、在越南的污染遭到重罰、王永慶3個老婆的子女爭產、外頭又多了一個家......,負面新聞遠多於正面消息。

這一次台化因3張固定污染源許可證展延未過,又引起全國關注,過程中台塑副董事長洪福源對彰化縣政府的倨傲態度令人印象深刻,縣府通知媒體前往採訪,洪福源要求清場,縣府無奈只好趕人。談判過程咄咄逼人,副縣長陳善報談及此事,只能苦笑搖頭。

彰化縣環保局局長江培根,在展延最後一天下班前兩小時,罕見的跑到新聞處向台化喊話,要該公司趕快補正資料送件,環保局會加班審查。你看過各級政府官員對廠商有這麼特殊禮遇、這麼低聲下氣的嗎?台化員工則等在新聞處門口,大聲嗆縣府刁難。有時間嗆縣府,沒有時間回去補正資料,你看過這麼氣熖囂張的公司員工嗎?

接著就是王永慶的女兒王瑞瑜說話了,說縣府不够格當父母官,的確,以往這家號稱全國最大的民營企業,碰到的都是一些唯唯諾諾的官員(有沒有官商勾結當事人心裡有數),在彰化恣意污染半世紀,純樸的彰化人也只有忍氣吞聲,這次算是讓它踢到鐵板,王小姐就如此氣急敗壞,果真是富家千金的氣勢不凡。

老一輩彰化人於是重新翻出藏在心中許久的陳年記憶,回想起當年王永慶來彰化設立台化廠的種種經過,想起他為了跨足紡織業,常和和美的業者謝家往來密切;又因縣議員中唯一拒絕收取回饋的賴樹旺,讓他深感興趣,兩人因而成為好友,這一群在彰化新結交的朋友,常到和美的「月宮酒家」聚會談生意,王永慶就在那裡結識「三娘」李寶珠,算是改變王永慶命運很重要的如夫人。

老一輩說,李寶珠雖然來自聲色場所,但很有上進心,曾經有一位師大畢業的老師在台北的美語補習班補美語,發現同學中有一位年紀較大,卻很認真聽講的中年婦女,後來才知道就是李寶珠,可以想見她為了幫王永慶撐起龐大的企業集團,下了相當大的一翻功夫。

不過,李寶珠雖然來自彰化,當台化的強酸臭水污染彰化和美等她的母土的農田、當台化的撲鼻臭味毒害多少彰化人時,沒聽她吭過一聲;此後李寶珠的生活重心隨著王永慶轉移到台北、到美國,到世界各地。

倒是她的女兒王瑞瑜現在成了台化彰化4家工廠中台塑生醫科技公司的董事長,也是台塑企業總管理處總經理,為了許可證未過,一下罵縣府不够格當父母官,一下又開記者會要中央政府向彰化縣府施壓,又說她的生醫公司產量受影響。

所有這些,就如縣議員黃育寬批評台化,都是在「騙外行」。受影響的,只是台化公司汽電共生廠的排放許可,和其餘3家工廠:台塑汽車貨運公司彰化廠、台化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台塑鋰鐵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完全無關,勉強要說受影響的,是這些公司所使用的電要向台電購買,和以前自己大量產電賣給台電獲利,這一來一往之間差距至為可觀。

當年台化如何和地方父母官勾結在彰化強制徵收近80甲土地的過往,王瑞瑜可能不知道,但她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以每坪30元買來的土地,現在市價至少每坪30萬元起跳,51年增值1萬倍,要說彰化縣政府是為了炒地皮,獲利最多的也是大地主台塑集團,如果真要罵不够格當父母官的,應該是當年那些土地被強制徵收的可憐市民,而不是獲利最多的台塑集團吧?

彰化縣政府以一個小小地方政府,這幾個月來為了台化案也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導致縣長魏明谷不得不罕見的發表了長篇的「答客問」,卻也在民進黨施政民調低迷的這一陣子,出現了難得的掌聲,多少被污染慣了的彰化市民還有點不敢相信,台化怎麼可能就這樣玩完了?

未曾如她父母一般吃過苦的王瑞瑜、深受王家倚重的洪福源(也是彰化人),如果還無法體會社會對於環保問題的重視,仍舊停留在半世紀前的吃人不吐骨頭的掠奪式經營,好處你家享盡,對你不利的環保加嚴要求你就硬拗,再純樸的彰化人,終有忍不住反彈的一天。


彰化縣反台化遊行海報。專家認為,煤是萬毒之首,台化在彰化市總共登記4家工廠,卻沒有汽電共生發電廠的工廠登記。這是舊政府時代為官商勾結留下來的便道,彰化市民現在已無法容忍。圖/陳婉真翻拍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