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雅痞日記】誰來愛惜民進黨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5/04

世界衛生大會(WHA)5月22日起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網路報名則是8日截止;台灣方面迄今無聲無息,看來參加的機會不高。這使我想起不久前一則和世界醫療統計有關的新聞,報導稱台灣的醫療能量(包括醫院數量、醫療品質與政策),在全世界排名第三(僅次於德國、美國)。如此高的醫療水準,竟然進不了世界衛生大會,想來實在諷刺!

WHA:蔡英文和謝長廷的最後努力

蔡總統看來已束手無策,因此她選擇用一種最原始的自力救濟方式,分別用英文、日文在推特發文,向國際社會喊話,希望能在最後關頭獲得國際支持,得以獲准參加。而在另一方面,同一時間,我國駐日大使謝長廷,更是劍及履及,迅速投書日本重要媒體《朝日新聞》,向日本官、民發聲,力陳應該讓台灣參加WHA,否則對於國際防疫將會是嚴重的威脅——此文隨即獲得重視刊登。《朝日新聞》並特別說明謝氏在台灣,曾出任過類似日本「首相」的閣揆,以突顯其重要性。

蔡英文去年當選總統後,有學者曾說她是總統直接民選後,權力及能量最大的國家元首;一方面是國會佔盡優勢的完全執政,另一方面她不若李或馬那樣,黨內有抗拒領導的族群因素,因此執政能量相當完整而巨大。然而經過一段時日的運作之後,蔡總統將民進黨主力部隊打入冷宮,選擇用老藍男來和她並肩執政——這卻是台灣國政災難的開始。不僅府院雙方,民意支持度、執政滿意度節節下降,早先被看好,是史上擁有最充沛、最巨大能量的政治權力,竟迅速消風,成為力道相當薄弱的尷尬政治組合。

以此事件為例,政府既沒辦法在更早之前,多元而有效運作,達成參與WHA任務;事到最後關頭,也僅剩蔡總統及謝大使在做最後努力,陣容看來有些寒酸。我想到很多重要位置,落在老藍男手上,但這些人卻似乎事不關己,依舊在過著他們的名士派悠閒生活——包括那位距離WHA大會場最近的,閣揆將其視為肥缺、分派給好友的,同樣在瑞士的某大使。這麼久以來,這些人可曾為祖國台灣做過什麼?或者根本就在袖手旁觀?

多年來,我常呼籲民進黨的政治領袖,要愛惜這個黨——因為它是歷史上,台灣人第一個可以團結在一起,為它共同打拚的組織。在過往的歷史,台灣人的特性就是不容易團結(所謂「放尿攪沙袜作堆」)。蔣渭水的名言是「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主因就是他看到了一種不團結的基因和宿命,感到痛心而提出此呼籲。而民進黨剛好就是有機會打破此不團結魔咒的實驗,因此我有一種特別珍惜的感情。

陳水扁:顫抖著手說「我愛民進黨啊」

2000年阿扁當選總統,將就任之前,我擔心他掌握國家大權之後,就將民進黨視為糟糠,棄之如敝屣。有一天我告訴他民進黨具有這個特別的,打破台灣不團結宿命的歷史意義,請他務必加以拉拔、悉心照顧,以創造台灣人的獨特成就。為了加深他的印象,我也講了一段故事:

我說1990年代我是台灣唯一在大眾主流媒體(報紙),寫文章聲援民進黨的專欄作家;但有一天,某位民進黨大派系頭頭,竟唆使黨主席和他一起,去找報社高層施壓,拿掉我的專欄(可能他們有什麼不良勾當要合作,怕被我破壞;但他們沒想到,本土報拿掉我的專欄,隨即《自立晚報》接手刊登。這是題外話)。照理說,民進黨最高層齊出面打壓我,我應該開始反擊這個黨才是;但我並沒有上當,還是繼續支持、聲援它,因為我認為這個黨是台灣人的共同資產,並非某個派系或個人的工具。

扁聽我說完這個故事,說他很佩服我的用心和見解,還當場拿起茶杯,以茶代酒敬我呢。阿扁當總統後,縱使過程有些家庭因素引起的風風雨雨,但他特別照顧民進黨、栽培民進黨各路菁英的用心,則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他很熱愛民進黨,這一點無庸置疑,我還可以用另一則故事來說明——阿扁在台中坐牢時,有一天謝長廷和我去探望他,扁當時內心滿是感傷,這是可以想見的。而當時有一爭議事件:扁希望回復民進黨籍,小道消息就說他想「重出江湖」,要和當時的小英黨主席一別苗頭云云,就有人在黨中央要阻擋他,令他很感慨。扁當時一邊手發抖,一邊講話聲音微弱、舌頭像打結很吃力在表達,他又心疼、又不甘的說他想回復黨籍,並無任何不良企圖,只因:「我愛民進黨啊…」邊説邊哽咽起來。

我想起這一句「我愛民進黨」,正是當年我告訴他的話。今天,相同的話我更想告訴蔡總統。然而看到蔡總統寧讓國家能量在那邊空轉,也不讓民進黨菁英進入有效運作,總是令人感嘆:誰來愛惜民進黨呢?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