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為何「獨裁」政權行不通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06/17

今年是諾曼地登陸的70週年紀念。諾曼地登陸可算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轉捩點,也是歷史上最大的海上入侵,最後讓法國從希特勒手中解放的軍事行動。

七十年前,艾森豪將軍對盟軍發號諾曼地開戰的施令。法國抵抗軍經由英國BBC的廣播接收到密碼通訊,成功的切斷了法國全國各地大多數的鐵道線路。盟軍的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的部隊,則按照他們各自的編派,沿著諾曼地海岸不同的目標進攻。

行動的開始是盟軍來自空中和海上的砲擊以及空襲的攻擊。諾曼地海岸的目標有50英里長(約80公里)被劃分為五個部分,分別命名為:Utah, Omaha, Gold, Juno, 和 Sword海灘。1944年6月6日的清晨6:30,盟軍的步兵和裝甲師開始向法國的海岸線前進。

惡劣的天氣和強風造成許多登陸艇無法在預定的位置上陸,特別是在美軍負責的Omaha海灘。德軍在俯瞰海濱懸崖上設置了大規模的砲台,美軍在猛烈的炮火中,而且是離岸太遠的地方下艇。岸邊佈滿地雷及各式各樣的障礙,如木樁和鐵絲網等等,造成清理海灘軍組的工作非常困難和危險。此外,空軍和海軍的轟炸並沒有真的削弱了德軍在Omaha的防線;這支精銳的德軍步兵師訓練有素,他們的實力遠超過盟軍的預期。

6月6日的那天,盟軍幾乎無法按原定的計劃走﹔事實上,他們沒有實現任何第一天的目標。

諾曼地登陸的D-Day,德軍傷亡約有1000人﹔盟軍的傷亡至少10,000。

只要看過Steven Spielberg導演的「搶救雷恩大兵」經典電影的開幕,任何人都能了解盟軍在D-Day惨烈的犧牲。但是,諾曼地登陸的行動確是二戰結束的開始。

和盟軍一樣,德軍也犯了不少致命的失誤。最重要的是他們誤判盟軍會由其他地點入侵,造成德軍在諾曼地措手不及。然而,真正嚴重的其實是希特勒對他的將軍們的不信任,以及他的幕僚們若沒有他的批准連噴嚏也不敢打的事實。

諾曼地登陸的當天,德軍指揮官Gerd von Rundstedt立刻向Alfred Jodl將軍要求,請求批准兩個裝甲師。然而,Jodl卻回覆Rundstedt說希特勒正在睡覺。因為沒有人敢向天借膽吵醒希特勒批准這個行動,而希特勒是隻夜貓子老是睡到中午,所以當天坦克就沒有移動到位。

當然希特勒還有其他數不清的否定下屬和幕僚協商的事蹟。以下就是為何獨裁政權對一個國家未來是死路一條的另一例。

不可否認的是,德國人真的是智力過人。如果不是希特勒的干擾,當年德國空軍有很多超越盟軍的創新發明和優勢。二戰開始之前,1939年的8月,德國就創下第一架飛機以噴射引擎動力的飛行歷史,比英國或美國還早兩年﹔但希特勒卻下令停止生產,只批准了幾架原型的製造。

德軍也有世界上第一架使用噴射引擎的戰鬥機,ME-262(Messerschmitt ME 262 ,別名「燕子」)﹔它的時速可達540英里,比任何盟軍飛機還快200 英里。但ME-262的製造也被延遲了,就是因為希特勒堅持噴射引擎只能用在轟炸機上。由於希特勒的反對,工程師給ME-262掛上兩個500磅的炸彈,結果「燕子」就成了「麻雀」。到底ME-262在實際戰場上的優勢如何?根據統計,做為戰鬥機,1945年3月,德國空軍以損失一架ME 262的代價,擊落了美軍的六架轟炸機和兩架戰鬥機。

再舉另一個故事。二戰初期,德國的科學家希望希特勒能首肯雷達的研究發展,但希特勒拒絕了。為什麼?只因為研究可能要好幾年,而希特勒要求任何科學研究必需在一年之內就交出軍隊能夠應用的科技。

沒錯,全世界大概都應該感謝希特勒的固執和他不可思議的愚蠢。對世人而言,幸運的是(還是不幸?),幾乎所有的獨裁者都是自戀狂且缺乏邏輯和基本常識,即使是那些依民主合法手段而上台的,就像希特勒一樣。

附錄作者於2013年4月和希特勒有關的舊文。
百分百支持馬主席連任
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以喜好密謀間諜計劃而聞名。
二戰的尾聲,1944年的夏天,丘吉爾已經等不及德國的垮台。
根據1998年解密的英國政府文件,丘吉爾當時批准了特種作戰部門(SOE),一個負責操作敵後作戰的機構所醞釀的暗殺希特勒(Adolf  Hitler)的計劃。
計劃的代號是「福斯利作戰」(Operation Foxley)。
該怎麼進行呢?用炸藥、子彈、還是毒藥?
然而,SOE最終得到的結論是︰他們認為把希特勒留在德國更有價值。
儘管丘吉爾批准了該計劃,但他屬下極力勸阻,所以最後是取消了。
理由︰「暗殺希特勒將會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不僅有可能讓他變成烈士,激化納粹的反擊;何況希特勒一意孤行, 戰略粗劣已經頻頻出錯了。所以,為什麼我們要把這個正在替我們毀滅德國的人移除呢?」
同理可證,我們應向歷史借鏡。從今起,人人都該全力支持馬主席,敦請他競選連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的職位。
讓馬英九先生繼續留在國民黨掌權,對台灣絕對是一個加分。
過去的五年來,馬主席努力不懈的進行許信良曾立下的誓言:「 讓國民黨從地球上消失」。
將來,台灣的歷史上也許會記上這一筆救國救民的「馬桶作戰」(Operation Horseley)計劃。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