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家有兩個法學博士,劉初枝的德國情緣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5/08

前言:
在教育不普及、高中畢業已是高學歷的1960年代,劉初枝,飄洋過海拿到人人稱羡的奧地利維也納外交學院文憑。從小到大很會念書,德文程度好到夫婿林山田教授也自嘆弗如。他鼓勵她更上層樓,向學術金字塔的博士之路邁進。

德國教授感佩這位家庭美滿、工作穩定的東方女子,千里迢迢從台灣跑到德國深造的上進精神,主動幫她申請獎學金。

劉初枝,生於中國廣州,3歲,隨著父母親返台定居。從小學到北一女、台大法律系、法律研究所,再留學歐洲,會讀書出於「父母親的基因」。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戰敗,中國國民黨政權接收台灣,中國軍隊抵台後,上下到處收刮老百姓財物,連精銳部隊亦然。國民黨在台展開白色恐怖與愚民統治,「中小學教育都是反攻大陸、仇視日本,但父母親偶爾會刺激我一下」,「父母親忙於生計鮮少跟子女談政治」,當時不了解父母親的用心,直到出國念書、吸收西方的觀念,開始覺醒。


劉初枝1974年於德國鄉間。(劉初枝提供)

不用讀太多書與不要讀到變書癲

從小功課好,考試經常第一名,北一女初中部畢業,阿嬤曾說「女孩子遲早要嫁人,不用讀太多」。然而,母親與阿嬤的觀念南轅北轍,母親叮嚀「讀書不要讀到變書癲」,「能讀多少就讀多少」。劉初枝的求學路在父母親支持下,向「能讀多少就讀多少」邁進。

大學時代,是男女聯誼的黃金時期,劉初枝鮮少與男同學互動,「當時傻傻的,什麼都不懂」。大一的三民主義課老師羅剛,幾乎每堂課都要點名,透過老師點名才知道班上有某某同學。下課,不是去逛書店、就是博物館看展覽,是個乖乖牌。

台大法律系臥虎藏龍,同窗日後成為台灣重要人物,包括政治圈的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前中選會主委張正雄、前台聯黨主席黃主文、新潮流系大老張維嘉,財經界則有前經建會主委蔡勳雄等人。大學時代,大家各忙各的,畢業後各奔東西,進入老年,老同學互動增多。

成績優異、獲得奧地利維也納外交學院全額獎學金

當年,大學畢業生泰半赴美留學,留學歐洲少之又少,除非獲得教會或歐洲政府提供獎學金才能順利出國。當時的教育部長黃季陸,鼓勵學生到歐洲留學,在教育部設立歐洲語文中心。

台大法律研究所畢業後,劉初枝獲知奧地利維也納外交學院提供一名全額獎學金給台灣學生,學過德文的她把握機會,毅然飛到維也納應試。父親資助旅費4萬元新台幣,換了一千元美金,用637元美金買機票,剩下當零用金。儘管競爭激烈,她以優異成績順利爭取獎學金。


劉初枝老師余1978年Tubingen(新)。(劉初枝提供)

開眼界!參加富麗堂皇的維也納歌劇院大舞會

維也納外交學院源自於哈布斯堡王朝泰莉莎皇后(Maria Theresa),在1754年所設立的「東方學院」,十九世紀改為「領事學院」,二次大戰中斷,1964年改名為外交學院,名聞遐邇。當年,該校有三個學期課程,研習國際關係與國際法律,國際經濟貿易以及外國語文。奧地利本地生與外籍學生各占一半,學生一律住校,前兩個學期功課很重。白天上課,晚上還要聽演講或學習交際舞。

眾所皆知,維也納是世界音樂之都,天才音樂家莫札特是奧地利之光,在音樂氛圍濃厚的維也納,尋常百姓會彈奏鋼琴、拉小提琴不足為奇。維也納歌劇院一年一度舉行大舞會,1969年初春,正值「二八佳年華」的劉初枝接到邀請,這場傳統正式的華麗大舞會,承繼歐洲宮廷舞會,男女穿著炫麗華服在舞池翩翩起舞,浪漫華爾茲音樂,令人難忘。

維也納歌劇院本身就是藝術,建築本身富麗堂皇、內部陳設金碧輝煌,為迎接大舞會,歌劇院把所有椅子拆掉變成大舞池。這場年度大舞會吸引貴族、企業家、政治圈及藝文界的注目,賓客來自全世界各國,門票往往在2、3年前預購,一票難求。劉初枝記得,有一位非洲國家賓客因為穿五顏六色的非洲傳統大禮服入場,被守門員攔下來。那位貴賓原來是非洲某國大使,確認身分後才放行入場。

外交學院學來的交際舞此刻派上用場。舞會一開始,由剛剛踏步入社會的年輕男女跳團體舞,男生穿軍服、女生穿白色禮服,一開場就很壯觀。團體舞之後,賓客陸續進場,男男女女隨著華爾茲音樂翩翩起舞,隨著快板華爾茲與波卡舞曲,華麗浪漫。劉初枝舞伴是一位高大英挺的瑞士籍帥哥。

這場舞會,劉初枝畢生難忘,而外交學院臥虎藏龍,人才濟濟,拓展視野。一位柬埔寨籍同學,父親是柬埔寨駐蘇聯大使,他大學在巴黎念書,法文講得很好,很多奧地利同學喜歡跟他交朋友,順便練習法文。一位奧地利籍女同學,畢業後擔任外交官,後來成為奧國駐英大使。約旦籍同學後來到中東石油組織工作,還有一位奈及利亞同學,學經濟,頭腦非常好。


劉初枝於維也納外交學院。(劉初枝提供)

城仲模製造機會、火車誤點變觸媒

維也納生活緊湊,1968年10月9日,中華民國駐原子能總署代表俞叔平大使在維也納官邸舉辦國慶酒會,邀請留學生參加。當天也為城仲模(前司法院副院長)與黃越欽(已故大法官)兩對新人舉行婚禮,由俞大使見證。也在這個歡樂夜晚,認識了日後的媒人城仲模。

1970年2月,劉初枝順利拿到外交學院畢業文憑,隨後獲得位於瑞士日內瓦聯合國國際勞工局的面試機會。城仲模說,「妳會路過德國,可以去探視我的小學同學林山田,路過德國也有人可以照應」,這一探視改變一生。

不巧,劉初枝搭乘的火車嚴重誤點,與林山田未曾謀面,如果兩人沒有碰面,人生地不熟很可能會淪落街頭,趕緊拜託火車上的工作人員趕快打電話給德國斯圖加火車站請求車站向接車人廣播車子誤點。在斯圖加這一方,林山田苦等不到,就要離開之際,突然聽到廣播,知道火車嚴重誤點,他決定乖乖等下去。林山田說,「我驚訝於妳很有應變能力」,開始留意她,兩人第一次互動。


劉初枝與夫婿林山田合影。(劉初枝提供)

遇見林山田、三個月閃電結婚

劉初枝初識林山田,「剛開始沒有特別感覺,慢慢交往後發覺彼此理念相投」。他們的戀情未必浪漫,談的都是台灣未來走向與抱負,兩人看法相近、目標一致,於是開始交往,交往三個月就在德國杜賓根市政廳公證結婚。

其實,閃電結婚與父親過世有關。台灣人有個習俗,父母親過世,子女若要結婚須在百日內結成連理,劉初枝已達適婚年齡,詢問媽媽意見,得到「女孩子結婚前要張大眼睛,結婚後,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金玉良言。婚禮很低調,連新人在內人數不超過6人。

新人甜蜜的蜜月旅行選在風景優美的德國南部波登湖(Bodensee),他們帶著2000馬克(合新台幣三萬元)的積蓄快樂度蜜月,度完蜜月、錢也用光了,兩人趕緊打工賺生活費。剛開始時,她到社區大學教中文、也跟著還在念博士的林山田在杜賓根大學 (T大) 犯罪研究所工讀,還經在T大讀化學的高中同學介紹,接一家化學出版社論件計酬的打字工作。林山田兼差有一張稅卡,劉初枝有三份工作、三張稅卡,不怕吃苦。

兩人世界,自由自在,喜歡開車旅行,林山田很會開車、也很愛開車,是劉初枝的「專屬司機」。她擅長看地圖辩識地理方位,扮演領航員角色,兩人默契十足。愛的足跡遍及西德。1976年秋天從德國開車到西班牙旅行。林山田在山上感冒了,情急之下土法煉鋼,用高達80%酒精的蘭姆酒配紅茶,此帖獨家配方改善感冒症狀。

嫁夫隨夫、林山田的德文小幫手

本來計畫到聯合國國際勞工局工作,因為閃電結婚,打亂了人生規畫。劉初枝隨夫婿林山田留在德國,先在杜賓根大學東亞語文研究所兼任後改為專任特聘講師,利用這段時間,到杜大法學院旁聽民事訴訟法及非訟事件法課程,晚上在社區大學教中文,生活充實。有趣的是,杜賓根大學專任講師待遇優渥,反讓林山田後來獲得巴登威登堡邦(Land Baden-Wuertemberg)的獎學金被取消,一人扛起家計。

1971年底,林山田通過博士論文口試,依規定繳交已印刷出版的博士論文專書後,拿到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夫唱婦隨,劉初枝既是人妻,也是林山田的幫手,不僅從旁協助翻譯德文原文書,博士論文打字工作由她一手包辦。

劉初枝老師1978年寫博士論文時代(新製)。(劉初枝提供)

林山田:德文那麼好、不拿博士學位太可惜了

1968年,劉初枝隻身前往奧地利外交學院,1973年返台,已是幸福小女人。不到3年時間,1976年2月再度啟程德國,展開第二次留學生活。

第二次留學歐洲的「始作俑者」是深知妻子實力的林山田教授。他催促說「妳的德文那麼好,不拿博士學位非常可惜,很多人想要讀也不見得有能力讀,應該再去深造」。除了,鼓勵妻子深造外,林山田也積極申請「宏博基金會」(Alexander von Humboldt Stiftung)研究獎學金,希望到德國進行一年研究,德文推薦信與申請書再度落到劉初枝的肩上。

白色恐怖時代,國人出國一定要經過警備總部同意,拿到警備總部核發的出境許可才能出國。劉初枝的出境證順利拿到,接著,林山田也申請出國,詭異的是,「他提出申請後,我的出境證竟被註消」。林山田很著急,趕緊找在調查局工作的同學幫忙、直接找上局長,告訴對方「我撤回出境申請,請恢復我太太的出境許可」。四個月後,林山田重新提出出境申請,在貴人相助下,夫妻終於一前一後順利過關,在德國佛萊堡住了一年。

家人錄影帶解思情、打毛衣給年幼孩子

當時,兒子只有一歲多,劉初枝將孩子托給媽媽照料,心裡十分不捨,搭飛機途經曼谷轉機時,聽到小孩哭聲,想起自己的孩子,不禁潸然淚下。身在遙遠的德國,家裡不時寄來小孩與家人的錄音帶、錄影帶,透過錄影帶了解孩子的成長。論文寫累了,休息就打毛線,幫孩子織毛衣。母親思念孩子盡在不言中。

劉初枝婚後生活幸福、為人母、有良好職業,人生順利,卻大老遠從台灣跑到德國繼續讀博士,德國指導教授對這位已婚的東方女性的上進心,感到讚賞,主動幫她申請諾曼獎學金,這是台灣人第一位獲得該獎學金。博士論文探討監護法院問題,作法律事實的研究,屬實證研究,經常到法院檔案室看卷宗,再從法院的卷宗收集資料,進行統計並分析。


劉初枝全家(劉初枝提供)。

德國經驗影響深遠、收藏瓷器拿出來義賣

在奧地利、德國生活了7年半,做事態度、生活習慣、思維方式、藝文鑑賞與品味逐漸德國等歐洲文化的影響。她說,德國人做事一板一眼,如果找一位木工到家裡修理東西,工作做完後,一定幫你把家打掃得乾乾淨淨,如果在台灣,工人做完了就直接走人,不會幫你打掃。

德國師徒制傳承百年,手工行業在中世紀已經很發達,各種行業組織很強大,職業教育非常紮實。例如,清理煙囪是一種專門行業,光是學習清理煙囪學徒就要學三年。德國做事精神與態度,值得學習。他們很重視環保,持續推動廢除核能,對自然環境的維護與觀察非常細微,每個人走到戶外很自然地可以辨認樹木、草、花的名稱與各種知識,這不是從教科書學來的,而是對自然與環境的觀察。

歐洲經驗也影響到生活層面,第一次接觸歌劇是在維也納,與奧地利同學一起去看輕歌劇「玫瑰騎士」與歌劇「露露」,留德期間有較多機會接觸歌劇,周末搭大學安排的巴士到斯圖加觀賞歌劇與芭蕾舞。回台後,只要有歌劇演出,一定設法去觀賞。

有一次,林山田回請指導教授夫婦,到家裡用餐,教授夫人送劉初枝一個彩繪花鳥小瓷皿,來自匈牙利Herrend廠,自此迷上瓷器。「中國瓷器是軟瓷器,歐洲是硬瓷器。18世紀,德國一位煉術師發現高嶺土,燒出來的瓷器很白,稱為白金」。1973年回台灣,行李總重量一噸,瓷器占了絕大部分。瓷器易碎的特性,完好保存並不容易,瓷器一直是收藏家的珍寶,增值速度快。回台後,為了救災,曾割愛部分瓷器做義賣。

站在背後支持林山田推動台灣民主

林山田、劉初枝都是法律學者,各有專長。他在德國研究犯罪學,回台灣後,把注意力放在刑法及刑事政策,也擴及刑事訴訟法,後來出了台灣第一本「刑罰學」,書名由劉初枝建議,交由商務印書館出版。夫妻倆的興趣不盡相同,林喜歡古典音樂,劉喜歡歌劇,但對於台灣未來前途與看法相當一致。

台灣民主化過程,林山田的身影讓人印象深刻,從100行動聯盟的「反閱兵、廢惡法」到退報運動、建國廣場、倡議建國會以及創立建國黨等,「推動台灣民主,我都站在後面支持他」。

提及「100行動聯盟」,林山田並非原始倡議者。敦促他站出來的是新潮流系大老張維嘉。「有一天張維嘉打電話到我家裡,林山田不在,電話是我接的」,張說「林教授曾經開給我一張空白支票,現在要他兌現」,原來張維嘉找林山田加入100行動聯盟。

林山田在「100行動聯盟」的角色是,提供可以讓社會大眾接受的理論基礎,讓這個民主運動更具社會說服力。在台大歷史系教授張忠棟建議下,100行動聯盟重要發起人陳師孟教授親自敦請李鎮源院士加入該運動,其爆發力瞬間擴散到台灣各階層,甚至海外的台僑界也為之沸騰,讓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大傷腦筋。「100行動聯盟」推動廢除刑法100條(言論叛亂、思想犯),捲起政治千堆雪,深深影響台灣未來發展。隔年,立法院修改刑法100條,廢除思想犯罪條款。法律生效後,逾百人因台獨思想被起訴、被拘押在看守所、被調查中的案件,全都不起訴或簽結而釋放。如今,台灣人民充分享受自由民主的果實,100行動聯盟有很大的貢獻。

生長在本土意識很強的家庭,80年代,她與夫婿林山田、三弟劉幸義教授積極參與台灣民主化過程,曾被已故民進黨主席江鵬堅戲稱「一門三烈」。

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劉初枝的法律專業與務實風格受到賞識,被延攬進入台北市政府擔任公務人員訓練中心主任。2000年,台灣首度政黨輪替,陳水扁成為民進黨第一位總統,劉初枝再度由輔大借調出任考選部部長,開啟政務官生涯,民進黨下台後,回到熟悉的學術界繼續執教。


劉初枝受訪。(鄒麗泳攝)

劉初枝小檔案:
劉初枝,1942年,出生於廣州市、台北市人。北一女、台灣大學法律學系學士、碩士、奧地利維也納外交學院畢業、德國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曾任德國杜賓根大學東亞語文研究所講師、中央警官學校副教授、輔仁大學專任教授、公務人員訓練中心主任、考選部部長。現為輔仁大學法律學院榮譽講座教授。

※本文轉載自【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