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陳光被捕戳破中國文化交流的假面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05/30

海協會是中國與台灣進行非官方接觸的對口單位,前天,前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以文化交流的名義來台參加海基會舉辦的「兩岸書畫藝術交流座談」,遭到華人民主學院、台灣自由圖博學聯、台灣維吾爾之友等十多個團體抗議,要求「釋放藝術良心,拒絕文化統戰」。陳雲林何以遭到抗議,內情為何?

台灣非政府組織要求中國釋放的「藝術良心」是陳光。1989年六四事件當時,陳光的身分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65集團軍士兵,隸屬北京軍區,擔任戒嚴任務。陳光當時是這個部隊的隨軍攝影師,親眼目睹了中共當局以殘酷手段鎮壓北京民主學運。陳光退伍後進入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學習,後來從事藝術創作,成為從外地到北京謀生卻沒有北京戶口的「北漂」畫家。獨特的「六四經驗」成為陳光藝術創作的主要養分,其中有20多幅油畫以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為主題。2009年,以他親身經歷的六四事件所創作的油畫作品《士兵》和現場攝影作品《清場》,曾在香港展出,譴責中共當時的暴行。

陳光的個案比諸香港紀念六四的民主人士更值得人們尊敬,因為他當時隸屬鎮壓者一群,親眼目睹軍中同僚發動慘案卻沒被震懾同化,事後他的心靈也沒有因此墮入晦暗而扭曲,反而在良心的召喚下以藝術創作企圖拯救整個悲慘時代的社會心靈。身為一個當時不可能站在鎮壓者對立面的一員,他的藝術創作使中國社會避免落入記憶的喪失與良心的沉淪,應該也療癒了他自己噬心的痛。尤其他在六四事件的現場,比香港等地更艱困的地方進行藝術創作,直接面對政權的監視和威脅,他對政治的抗壓力和對自由的嚮往是更強大、更堅決的。

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25週年,就在三個星期前的五月七日周三晚上,今年43歲的陳光在他北京宋庄的工作室被警方帶走,關押在通州看守所,罪名不詳。陳光不知道最後會有這一天嗎?他心裡肯定估算過,但他始終沒有逃避,明確地在自由創作和安全保障間做出選擇。如今喪失人身自由,未來禍福難料,這就是陳光更值得尊敬的地方!

中國一黨獨裁的本質是無法容忍陳光的,它不能容忍一位真正的藝術創作者,甚至到了坐立難安的地步。因為藝術創作很重要的元素就是自由,只有自由的心靈才能創作出真正的藝術。所以,與其說中國不能容忍一個陳光,不如說它不能容忍一個自由的心靈來得更貼切。

陳雲林來台灣的名義是要做文化交流,但他不瞭解,文化交流的前提必須是彼此具備可融合性,台灣自由社會的創作心靈是在一個極富批判性、完全自由的文化土壤裡所孕育出來的,豈能容忍政治的壓制!相對於文化在中國是被包含在政治裡面的一種元素,在台灣,專制政治經過民主運動的徹底洗禮後,如今政治只是文化的一種產物,文化才是政治的母體,人民也不會容忍政治凌駕於文化之上,扭曲了文化作為一種有機體的本質。

陳雲林兩次訪台都是以文化為名,但陳光被關押的事件正好顯示了中國目前對台行銷的文化,其本質就是政治,因為沒有一種文化可以扼殺自己的藝術創作者還聲稱它所輸出的叫做文化。中國不管是以經濟、體育、教育、文化還是藝術的名義與台灣接觸,它們都是臣服於政治目的的工具,是不可能在不傷害台灣政治主體性和文化主體性的基礎上與台灣進行交流的。

中國應該立即無罪釋放陳光,讓陳光在六四來台灣與台灣藝文界見面,否則,陳雲林等人可以不必再跟台灣文化交流了,因為陳光的被捕正好戳破了中國文化交流的假面具!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