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一個台灣,四種各表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6/18

如果你可以接受「台灣是一個不正常國家」的定義,那麼在這個不正常國家底下,出現洪素珠這樣的不正常小人物,說出一些傷害老人的語言,其實是很正常的,台灣社會可以慶幸的是「還好,洪素珠不是掌權的希特勒。」我們必須承認,經過數十年的族群融合,台灣眷村族群的竹籬笆早已拆除。但是,我們也必須承認:「國家認同問題還待解決。」

所有不健康,都是來自意識形態教育。六十年前,學生在筆記本上寫著:「我要反攻大陸,殺死共匪。」會被視為愛國,但是這樣的事,如果放在今日,這個學生會被視為腦袋有問題。話又說回來,國族認同是屬於個人私密隱私的人權,一個文明社會,不應該也不會用語言批評某人是「支那豬」或者是「皇民走狗」一樣。去年以來,歐洲到處可以看見中東難民,但是,如果你在公開場合以難民名稱指稱某人,是觸犯法律的。基本上,沒有人喜歡離開故鄉流浪海外,即便「難民或流亡」這樣的語詞,本來皆是中性用語,但是使用者帶著情緒使用他,就產生言語的霸菱。更糟的是,洪素珠不但帶有情緒性和針對性,而且自己錄影自己的犯行,甚至還沾沾自喜,這樣的人要說心智正常,我是不太相信的,台灣社會對這樣的邊緣人物,應該給予同情才對。今天,媒體為一個不健康的人討論半天,實在太浪費社會資源了吧。

比較值得一提的是,這樣的人物,腦袋所裝的認知,是來自一個規模不小的類宗教機構:「台灣民政府」。這個機構,居然可以用「半真半假」的理念,騙倒五萬人,還聚集不少的資產,內政部還說無法可管,儼然成為一個國中之國,政府不給予取締是一回事,但是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美日兩國移民法規定很嚴,不可能用1500元買一張身分證,就可以讓自己主動變成美國人或日本人的,道理簡單明白。重要的是,這個機構還可以存在,凸顯了台灣的主權問題,矛盾深重,才有人可以從中取利。

台灣主權問題相當複雜,被政治學者公認,世界上從沒發生的案例,所有二戰以後分裂的國家中,台灣情況最複雜。他不像南北韓,也不像東西德,更不像東西塞浦路斯,因此,今天,一個台灣主權問題,卻出現四種各表。

第一種各表:以「台灣民政府」和「大日本帝國重建政府」為代表,這兩個組織的理念雷同,不願意承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統治。所以,自己搞自己的身分證、護照,目前有五萬以上成員,宣稱日本仍然擁有台灣主權,美國政府擁有治權,流亡到此島的國民黨政府,只是戰後奉命到台灣受降,卻逕行非法佔領。這個理念所根據的就是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佈投降後,聯合國最高統帥麥帥發出的第一號命令。根據這個命令,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府應該派軍隊到北越(北緯16度以北法屬越南地區)和台灣及中國戰區受降(但是中國東三省排除在外,由蘇俄派軍受降),國民黨政府派了盧漢在北越受降,命令的文件附註中明示:「受降須在三個月內完成,不得超過和平條約訂定時間。」但是,國民黨在1945年9月1日,即在台北上空以飛機丟擲傳單,傳單上署名「國民政府布告」,內容如下:「本年8月14日,日本政府已答覆中美英蘇四國7月26日波茲坦3國宣言中各項規定,無條件投降,以此規定,台灣全境及澎湖列島應交還中華民國,本府及派行政及軍事官吏前來治理,凡我在台人員,務須安居樂業,個守本分,不得驚擾滋事等等。」國民黨把受降當作接收,空投布告後,10月25日,蔣介石才指派陳儀到台灣進行受降儀式,最後卻變成非法軍事占領。這兩個組織以上述理由,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原因在此,不承認國民黨政權是一回事,但是一廂情願認定自己是日本人,就有點無俚頭了,我很懷疑,這些穿西裝的人,不看健保嗎?

第二種各表:以綠營及台灣各個獨派團體為代表,雖然山頭林立,各有特色,但是基本上已經接受中華民國對台灣的治權,也積極參政。但是,對中華民國是否擁有台灣主權仍有疑慮。比較多的獨派學者認為,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國內戰未果,在舊金山合約簽署時,雙雙被國際排除在外,在合約上也沒有文字表訴「台澎歸還中華民國」,就算1952年4月28日,台日雙方補簽〈台日和約〉,文字中也只是日本放棄台澎土地。所以,台灣主權應該屬於台灣人民所有,只要台灣人民願意向國際宣示獨立,台灣就是獨立了。另一個證據就是1950年1月8日,在美國授意下,英國向聯合國提出〈無限期延遲討論台灣地位案〉,並且在聯大通過,一直到1971年,阿爾巴尼亞提出中國代表權問題,中華民國被趕出聯大大門。但是,有關台灣地位問題,還是沒有討論,到現在仍然凍結狀態。所以,多數獨派團體才認為台灣土地主權未定。

第三種各表:中華民國政府及附庸學者,認為台灣主權是中華民國所有。理由就是開羅會議和波茲坦宣言,這兩個戰爭時期的元首級秘密會議,是否具有國際法法律效力,兩派認知不同。主張中華民國擁有台灣主權者認為,宣言等同條約,有沒有簽字皆有效,就算一開始是非法軍事占領,經過幾十年來人民投票選舉,也等於接受統治,因此中華民國具有管轄權。反對者認為,當時開羅會議中,羅斯福私下承諾,把台澎歸還中國,而且寫進文字中。但是,與會者卻沒簽字,就算宣言等同條約,沒簽字的宣言算不算,這是爭議之一。1955年2月,邱吉爾被工黨議員質詢問到:「台灣是否應該依照開羅宣言歸還中華人民共和國?」邱吉爾卻說,那只是聲明而已不是條約。羅蔣兩人為什麼沒有在宣言中簽字,還有一種說法,當時邱吉爾擔心羅蔣兩人私相授受,所以在開羅宣言後面文字中加註:「三國絕不為己圖利,亦無拓展領土的意思。」羅斯福擔心私下把台灣還給當時的中國,會留下歷史罵名,所以不簽字。但是,真實情況如何,還有待考證。爭議之二,中華民國若認為台灣主權屬於中華民國,但是從1949年失去中國大陸一直到現在,國民黨政府沒有到國際法庭上申請領土變更或加註台灣是新增領土,一部對內部人民的老憲法,等於被時光凍結了。

第四種各表:來自老共的中國政府,這個不曾經管理台灣的政權,每年不停向聯合國丟出文件,從盤古開天地說到清朝中國,多次提出開羅宣言,就是要證明台灣是紅色中國的。老共一直認為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國民黨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所以他才是合法繼承者。問題就是卡在中華民國生重病,卻還沒死,還有半條命,躺在病床上喘氣,這半條命也是老共急於要收拾的半條命。所以,才會無所不用其極,要把中華民國收拾了,卻忘了台灣土地上還住著人呢?

生活在這四種不同光譜下的台灣人宿命,不停游離、抗爭。可惜,過去的威權統治者,不願意把國家歷史情況詳情實告,所以才會產生人民的認知誤差,被扭曲的國族認同於是產生,以至於衝突。

經歷洪素珠事件後,以務實認真態度,檢視自己土地存在的狀態,必須從歷史轉型正義開始。2007年,西班牙在經歷長達40年的民主轉型之後,才警醒知道還給人民歷史真相的重要,在人民的壓力下,通過「歷史記憶法」,讓獨裁者法郎哥白色恐怖政權下的黑暗歷史,攤在陽光下,台灣的轉型正義也應該從歷史真相的揭露開始,更何況戰後許多機密文件已經出土,這是使台灣人免於無知。不要在無知下,製造類似洪素珠這樣的小人物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