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中國又到萬曆十五年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3/05

2017年2月23日,來自中國各地的退伍老兵再度聚集北京示威請願。去年4月,退伍軍人包圍中央軍委八一大樓;此次,退伍軍人卻以中紀委辦公樓為目標。據博聞社報導,多達兩萬人左右的老兵組織嚴密,次序井然,保密到家,事件再度震驚中南海。

老兵兩度集結,打破維穩神話

我不像某些過於樂觀的評論人士那樣,認為這些退伍軍人會成為中共的掘墓人——他們只是中共的護院家丁,或許參與過侵略越南的不義戰爭,或許在1989年的北京屠殺過手無寸鐵的市民和學生,他們從來不曾因著良心的緣故將槍口抬高一公分。如今,他們聚集起來包圍共產黨的中樞機構,並不是要「反黨」,僅僅是因為他們認為「分賬不均」、要求追加報酬。如果中共當局給他們足夠的經濟補償,讓他們再次拿槍殺人,他們不會有絲毫的猶豫。所以,我對這些退伍軍人的「討薪」行為並無同情與支持。

然而,這一「群體性事件」卻自有其象徵意涵。自江澤民時代法輪功人士包圍中南海事件之後,從2016年年底至2017年年初,短短數月之間,退伍軍人兩度包圍中央軍委及中紀委,已然顯示出中國社會處於劇變之前夜。

首先,數萬名退伍軍人能在北京發起示威活動,表明中共對中國社會的控制並非固若金湯。中國政府每年耗費高達七千億維穩費用,國安、國保、網警人數不斷膨脹,卻只能暫時延緩大崩潰的來臨,不能扭轉中國社會走向崩潰的大趨勢。

中國社會宛如一道越築越高的大壩,大壩本身已千瘡百孔,難以抵禦一波又一波洪水的侵襲。中共當局不敢對大壩動大手術,目前唯一的補救方法,就是不斷地往破口處丟擲沙包。但是,中共手中的沙包是不可再生的,只能越丟越少,到了沙包用盡的那一天,就是其滅頂之災帶來的那一天。

其次,習近平執政之後,內外樹敵,拳打八方,導致內憂外患蜂擁而至。原本是中共政權基石的官僚集團、公務員系統及軍警人員(包括退休軍警),突然發現自己成為派系鬥爭的犧牲品及社會不公的受害者,於是對政權的忠誠度直線下降,消極怠工成為普遍現象。

在血腥的六四屠殺之後,中共徹底喪失了意識形態上的合法性,只能通過「利益均霑」的方式籠絡既得利益群體。但是,當既得利益群體不滿足於他們分到的那一點殘羹冷炙(跟富可敵國的太子黨相比,他們哪能不眼紅?)的時候,習近平最為恐懼的「竟無一人是男兒」的時刻也就降臨了。

貪腐的政權,如何管得了槍桿子

這就是歷史學家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中描述的明朝末期人心盡失的景象。日前,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訪問日本時,用「大明王朝」諷喻中國企圖恢復「朝貢體制」的野心。馬蒂斯沒有提及的是「大明王朝」的窮途末路:文官貪財,武官怕死,作為統治階層的支柱已經朽壞不堪,皇帝越是折騰,朝廷覆亡得越快。

1644年3月,李自成的農民軍攻佔北京。明朝的大小官員爭相到大順朝的屋簷下報名應聘,以至於在午門發生擁擠踩踏事故。守衛午門的農民軍士兵,不得不用棍子驅趕這些「衣冠禽獸」。一個月之後,李自成敗退,滿清入主北京。明朝的官員,或已經是大順朝的官員,又站在清朝的廟堂上。今天為中共政權服務的官僚、公務員和軍警們,會不會也如此這般「變臉」呢?

共產黨只呵護自己的子弟,對其他階層人士,如同衛生紙一般,用完就扔掉,極端冷酷無情。幫助共產黨贏得三大戰役、趕走國民黨的農民,等來的卻是亙古未有的大饑荒;退伍軍人的命運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的悽慘處境,當然會對現役軍人有所觸動。今天的解放軍官兵,早已不是長征、國共戰爭及韓戰時代那樣,無條件地「忠於革命忠於黨」了。

美國川普新政府上台,展開二戰之後最大規模的擴軍計劃。美國海軍兩大艦隊聚集太平洋,遏制習近平將南海當作內海的野心。那麽,中國何以為戰?代表習近平觀點的極端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發表了一篇題為〈假設中美開戰,別把美國的疼痛想少了〉的社評,自己給自己打氣。這篇文章說:「一旦打起來,我們打到底的決心大概會遠遠高於美國,我們承受戰爭損失的能力也會高於美國。」文章又說:「如果美軍對中國國土實施空襲,美國國土必進入中國的軍事打擊範圍。美國人知道,中國有這樣的能力;華盛頓和全美社會也需清楚,中國人同樣不缺這樣的決心和意志。」這樣的叫囂,越發顯現出中共當局色厲內荏、外強中乾的本質。

然而,《環球時報》不敢提及的真相是:如果共產黨的統治出現危機,甚至與美國或其他國家發生戰爭,有多少解放軍現役或退役官兵會突然調轉槍口呢?中國民眾應當達成此一基本共識:中國最大的敵人,不是「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帝國主義,而是以習近平爲代表的、殘民以逞的太子黨集團。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