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私校家族化、一條龍?綠議員掌台北海洋學院董座 子媳全聘為講師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9/22
私校家族化、一條龍?綠議員掌台北海洋學院董座 子媳全聘為講師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私校「家族化」嚴重?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今(22)日上午召開記者會,教師會理事長,在私校任教、教師會理事長陳俊湘,指控台北海洋技術學院疑似「家族化」的現象,包括董事長子、媳都聘講師,賣書、設備採購,蓋大樓…等。

他指控,該校董事長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林世宗,二個兒子林威志具常董身分是兼任講師,另一個兒子林威克去年都被聘為專任,在旅遊系「二個兒子都有開重機的課」;林威克與董事長媳婦、前董事長女兒去年一起被聘為講師。

陳俊湘也指控,林世宗所擁有的「新文京」書局出現在學期初的書單內,但都是用代號表示,「價格比人家貴」,「這樣的話敢不買嗎」?此外還包括某些設備採購,以及蓋大樓等不合邏輯之處。

「這樣的一條龍經營方式,到底學校的問題是出在少子化,還是對於(私立)學校董事會的監督太缺乏」?陳俊湘批評,而在社工系還沒進行抗議之前,「每個老師還要登記買了多少書,還要拍照存證,不然可能會有麻煩」。他也坦承出來爭取,「自己在學校早就黑掉了」。

高教工會今天上午召開記者會,質疑《私校法》修法以補助作為門檻的作法,如此一來有64間私校不需設公益董事,但這些學校中有許多過去都發生董事會「校產當私產」的事。「私立大學不是私人事業,是具有高度公共性的公益組織」,高校工會辦公室主任陳書涵質疑,難道要出了事才派公益董事?公益董事不應設補助門檻。

下圖:陳俊湘爆料,海院10名董事,其中5位姓林,董事長姓林(林世宗),前任也姓林,第三個是林威志是董事長的兒子,「5位姓林的」,二位兒子、媳,前董座女兒都是講師。圖/唐詩

 任教私大的教師會理事長陳俊湘說,海院10名董事,其中5位姓林,董事長姓林(林世宗),前任也姓林,第三個是林威志是董事長的兒子,5位姓林的,「其他是不是有姻親關係,媒體可求證」。董事會有一定規範,也不能說它是家族就有問題,「但是既然把私校當作私人財產,就有人跟事的問題」。

「被排除幾乎都是後段班、經營困難。但學校一方面用少子化來恐嚇老師,但是一方面又做了什麼事呢」,陳俊湘說,學校去年很罕聘了10幾名講師,「現在要到大學謀職非常困難的」,其中三位,第一位是博士生,是前董事長女兒到銀髮系專任,第二位是董事長兒子林威克,也是博士班學生,在旅遊系專任,第三在海洋觀光系,是董事長的媳婦。

「我們不能說因為有這樣關係,就表示不尊重各系專業判斷,以及他可能有的潛力」,他質疑,「但為什麼在少子化危機下,還能聘那麼多講師進來」?

陳俊湘也提到,「林威克老師是董事長的兒子,對重型機車素有研究,所以在學校開了重機的課,需要設備、需要機車,那些機車當然是用教具方式採購,在士林校區,大概有3、4台,平常怎使用?大家都可以知道怎麼一回事」。

「學校少子化,為什麼我們這學校還在拼命蓋大樓」?陳俊湘說,他們已多次向教育部陳情,海院在淡水校區102年新大樓花了11億,「行情有沒有偏高,可受社會公評」,但到現在仍有2層樓閒置。「既然少子化,又要蓋大樓,如果是良善的,基於學生使用需求,為什麼那麼多大樓是閒置的」?

陳俊湘說,大樓閒置,董事會也有應對之道,三間教室改建成一間專業教室,「本(健康照顧社工系)系有一間專業教室,裏面的設施類似是像捷運大頭貼拍照工具,人站在上面可變換隊型,那套設備我昨天查了公開資料。包括螢幕、主機、軟體」,學校經營困難,但這一套設施花了60萬。

下圖:陳俊湘爆料,台北海洋學院校董2個兒子都在學校開「重機」的課,並質疑以教具名義購置重機。其中林威志還擔任常董。

「也許我們系上有關於健康的課程,但這課程從我專業來看、社工來看,我不知道是怎麼通過的」,陳俊湘說,昨天他問了社工系前主任及系上老師,大家都不知道,而他當時不在學校,「為什麼錢可以這樣子花」?

「除了改建外,有些裝潢是藝術的,無法比價,但很簡單,我們只要查學校使用及閒置率,就知道這學校有沒有非常喜歡蓋大樓」,陳俊湘接著又爆說,前2年還要向教育部申請蓋大樓,「還好教育部良心發現,它沒核准」,少子化、經營困難了,為何董事會那麼大方在採購和建設?「這是疑問」。

「最後,董事會回答這些都用在學生身上,但學生受惠了嗎」?陳俊湘說,每個學校每年每個學生都會收到的領書單,這在大學裏是匪夷所思的,這領書單是委託有信譽的書商,到學校裏借空間,同學就到裏面去領書」,他出示一份大一的領書單,「10本只有2本有列出版社,其他8本只有代號,這代號就是董事長實際擁有的出版社的書」。

他說,這代表老師可以不買啊?有自主性啊?「可是你是這學校的老師,你敢不買老闆出的書嗎」?「沒關係,老闆出的書也許很好,但是上面的價格完全是高於市場一般行情」,「這樣的一條龍經營方式,到底學校的問題是出在少子化,還是對於(私立)學校董事會的監督太缺乏」?

陳俊湘說,「關於學校教科書的事情,以往我們學校老師出來陳情的太多了,教育部管你嗎?不管」。

他說,以前在在社工系還沒進行抗議之前,「每個老師還要登記買了多少書,還要拍照存證,不然可能會有麻煩」。

下圖:陳俊湘出示的台北海洋技術學院的「領書單」對校董提出質疑。圖/唐詩

「關於學生權益,這學期開始很多通識和體育課都併班上課,原本可能四十幾個人的班級,變成七、八十人,我自己也在學校的數位遊戲系上過他們的課,運作方式是三個建制班併成兩班上,一個課就有七、八十人,同學抱怨連連,這是什麼學校?這對得起學生嗎」?我們希望要有公益董事,要有勞工董事。

陳俊湘還補充,書的問題,剛開學季書商到教室,「發書的負責人叫洪成賀,就是老闆出版社的業務經理」,而洪成賀是書商的董事。

陳書涵說,陳俊湘講的是單一個案,但台灣的私校不是只有單一個案,例如今年大華技術學院發給教師的學術研究費打到只剩2折,「也就是他只能拿到二成的薪水」。

她說,民進黨立委不斷對外說,不要全面設置公益董事,「不要像每個都抓賊」,但我們要講,做為大學裏的受雇者和學生,我們最不希望校園裏出現賊。「我們希望還給台灣私校學生一個正常的教學、工作、學習環境」,如果教育部和民進黨政府提出私校改革,也是希望要解決長年現象,真心要修改私校法,「希望在這會期」。

她表示,高教工會擔任民進黨政府執意要通過「做半套」的改革草案,也擔心就擱置不再審議,「不論哪種都是學生和高教受僱者不希望看到」,民進黨政府若把私校改革當作政績,希望聽到高教工會的訴求,包括:

第一,全面設置公益董事和監察人,最基本要全面公開董事會會議紀錄,強化財務運作,第二,落實校園民主,設置勞工董事和勞工監察人,第三,防止董事會家族濫權,第四退場教育資源應應公共化。

陳書涵說,永達技術學院二年前就退場停辦,「但目前董事會繼續握有上十億元的校產」,應即刻修法,立刻處理,教育資源繼續回歸公共使用。

她也提到,下週三,九二八教師節早上十點會到教育部去,希望教育部給具體答覆,不只私校法,還包括改善生師比、教育品質,保障教師工作權,讓編制外的兼任教師納勞基法有最基本保障,「會要求教育部給具體答覆」,也會針對新政府上台後的教育表現一一打分數。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