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歐洲之聲】歐洲女性撐起了半邊天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07/23
【歐洲之聲】歐洲女性撐起了半邊天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梅克爾夫人的袖裡乾坤

數天前,7月17日,梅克爾夫人很平靜地度過了她65歲的生日,然而這一天她並不能休假,在家和親友點蠟燭、切蛋糕,因為這是尋常的星期三工作日。這天她照樣得參加內閣會議,不過她很開心,因為作為德國總理,她任職十五年來,已經改變了德國的政治版圖,甚至也成為歐盟的主要領導人。更為重要的是,在她安安靜靜地部署經營之下,成功地將一個個女性推向了政治領導舞台。

生日的前一天,她內閣的國防部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得到歐盟27國的元首的支持,第28國德國總理梅克爾夫人很睿智謙虛地不表示態度,然後在歐洲議會的投票中,馮·德萊恩獲得了微弱多數,當選為史上首位女性歐委會主席。由於馮·德萊恩有德國國防部長的身分,她在選舉的頭一天就辭去這個職務,表示自己將全力投身於歐盟的職責。那麼這個國防部長的職位誰來接班呢?梅克爾夫人袖中自有乾坤,辭書一公開,她就任命本黨基民盟的黨主席克蘭普-卡倫鮑爾女士(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簡稱AKK)入閣,成為新科的部長。於是,在梅克爾夫人65歲的生日那天,就有了這張具有歷史性意義的照片,三位德國和歐洲政壇上堪稱最重要的女性政治家,喜笑顏開的合影。

東德小女孩成為德國掌舵人

梅克爾夫人於2005年成為德國聯邦總理時,也是個劃時代的歷史場景,她是擔任這個最高職位的第一位女性,也是第一位東德人。正如左派黨團主席吉西(Gregor Gysi)所說:梅克爾有兩個特點1. 她很正,不腐敗2. 她沒有虛榮心,不好出風頭。作為政治家,這兩個特質非常重要,但是筆者認為,梅克爾其他難能可貴的優點是氣度寬宏,沈著而顧全大局。在這十多年來的政治漩渦中,別說反對黨的挑剔和攻擊不斷,她身旁自己所屬的基民盟和姐妹檔的基社盟中的男性政治家,虎視眈眈總想逼宮。她於1989年柏林牆推倒後,才投入民主運動,開始從政。當時的科爾總理真可謂慧眼識英雌,一手提拔了這名剛剛步入政壇不過一年的東德「小女孩」(科爾用了das Maedchen這個字來稱她,因此媒體常戲稱她是「科爾的女孩」), 任命她為內閣的婦女青年部長。從此她穩步前進,在相對來說,比較保守傳統,以基督教和男性為主導的基督教民主黨內步步高陞,先當上了黨主席,最後以微弱多數擊敗了執政的社民黨的施羅德,成為德國首屈一指的掌權者。她不聲不響,沈著應付來自各方的明槍暗箭,甚至在歐盟中,開始時也一度受到英、法、義等男性國家首腦的孤立,媒體有時也嘲笑她,說幾國首腦關門議事,獨缺德國總理。而她總是不卑不亢,不怒不怨,穩步推演。

她的難民政策為德國爭回了失去的道德

梅克爾是有擔當的人,她執政的次年就接見達賴喇嘛,不僅得罪北京,也受到本國企業界的抨擊。在全球金融風暴時,她沈著地參與了拯救歐元的決策。2011年她非常大方地支持老跟她作對的下薩克森州長沃爾伏(Christian Wolff),使之當上了總統。可笑的是,不到一年沃爾伏就因非常小的幾百歐元的「貪腐」問題而灰溜溜地下台。她政治上的最大手筆,可謂2015年將國門打開,接納了將近一百萬名的多數是伊斯蘭的戰爭難民,這對德國和歐洲社會造成極大衝擊,問題至今還延續著。但是危機往往也是契機,由於政府的遠視和長遠部署,幾年下來,德國社會終於還是能逐漸消化並幫助這些難民融入社會。當然難民問題帶來的衝擊波及到全歐洲,並且在歐盟內引起極大的抵觸情緒,然而這個人道的政治決定,讓飽受納粹惡名的德國,終於在道德上贏回了國際社會的尊重。梅克爾夫人在歐盟救援希臘債務危機上,立場堅定,要求希臘政府改革、節約、壓縮,否則不予借貸,遭致希臘人的破口大罵。結果證明她的堅持是對的,希臘政府採用了嚴厲的開源節流政策,三年之後渡過最嚴重的難關。在重要事務上,梅克爾堅定並且不怕背上罵名。前些年,她是「政治不正確」、堅決反對將土耳其納入歐盟的政治家。事實證明她有遠見,這個以伊斯蘭民眾佔大多數的國家,本身還有庫爾德和其他民族的糾紛,經常兵戎相見。如果一旦進入歐盟,那麼這些就都變成整個歐洲無法解套的一個枷鎖。

她的愛將成為歐委會璀璨的新星

梅克爾夫人另外的貢獻是,她多年來就不斷地提拔女性政治家,如今她的基民盟黨內有許多優秀的部長、州長,都是能獨當一面的女將。被她任命為國防部長的馮·德萊恩是個難得的人才。其的父親曾是下薩克森的州長,她出身在布魯塞爾,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和法語。馮·德萊恩是個令人咋舌的才女,她攻讀醫學,取得國家考試,並在醫院擔任醫師。九十年代,她取得博士學位之後,一連串生了七個孩子,又回到醫學院,從事教研工作。同時她於1999年開始從政,很快成為州議會的議員,並進入州內閣。幾年之後,她被梅克爾夫人提拔到聯邦一級,擔任家庭事務、老年、婦女和青年部部長。下個職務是勞工及社會事務部長。2013年年底她成為德國史上第一位女性國防部長。這些年來德國的國防事業出現一些嚴重問題,這和她開始緊縮軍費和裁軍有關,但是也有一些是前幾任遺留下來的問題,她開始警覺,並且努力彌補。

歐盟委員會主席的產生有一個「領銜候選人」(Spitzenkandidat)制度,就是各個黨派推選出本黨的候選人,這次由於28個國家都對幾位候選人不滿意,臨時出現真空現象,最後出人意料地把德國基民盟的馮·德萊恩推了出來,而她根本就不在候選人的名單上。特別擁護她的是波蘭、匈牙利這些國家,而它們都很反對梅克爾的難民均攤政策。還有個意外是法國總統馬克龍,他原來公開反對德國基民盟的領銜候選人曼弗雷德·韋伯(Manfred Weber),現在居然也同意同樣是基民盟的馮·德萊恩。各國的政治家有一個共識,他們認為馮·德萊恩是個堅定的歐洲人,是個會顧全歐洲整體利益的政治家。她在投票前的競選演說,可圈可點,抓住了人們當前最關註的環境和生態問題,也不迴避那最為敏感的難民和移民問題。她的態度誠懇謙虛,在剛毅的表述中不失女性的優雅韌性。把原來帶有疑慮的各國代表都說服了。

社民黨自食惡果

當然最令人費解的是,選舉進行投票時,德國的綠黨和社民黨居然都沒有投自己國家的這位傑出女士的票,以至於她只勉強獲得超過半數的九票而當選。社民黨和基民盟在德國從去年三月以來就聯合執政,這是梅克爾執政以來,基民盟第三度跟社民黨組成的大聯合政府。社民黨竟然在國際事務上如此地背叛原則,如此地拆本國的台,而歐洲其他國家的社民黨反而都投了馮·德萊恩一票。社民黨本身這兩年來節節失利,失去民心和選票,五月歐洲選舉時,更是一落千丈,黨主席納樂斯女士(Andrea Nahles)很知趣地辭去一切政治職務,如今社民黨群龍無首,眼看就要從原來的第二大黨淪落為排名三或四的小黨了。如今這麼惡劣的一步棋,更是加速了自己的殞落。


新舊兩任女國防部長在交接儀式中。圖/作者提供

後繼有人,梅克爾的第二顆星

梅克爾夫人果斷敏捷地作出反應,自己的愛將將赴布魯塞爾擔任更重的職務,那麼她身邊還有另外一位她扶植多年的意中接班人——基民盟黨主席克蘭普-卡倫鮑爾女士。梅克爾自己在上次2017年大選中雖然連選連任為總理,但是她「見好就收」,從黨魁的位子上退下來,讓位給比自己年輕一截的克蘭普-卡倫鮑爾。她們兩人在作風和氣度上十分相似,今年57歲的AKK的身世並不傳奇,是個典型的現代女性,受過良好教育,獲得政治學和法學的碩士,婚姻美滿。從政二十年來,先在薩爾州擔任各種職位,後來擔任該州州長。去年被推為基民盟秘書長,年終被選為黨主席,成為梅克爾的繼任者。媒體和公眾輿論都認為梅克爾夫人本屆總理任期屆滿,下屆2021年的大選中,她將會成為總理候選人。如今她被梅克爾夫人提拔為新科國防部長,進入內閣,這對她自然十分有利,但是這把部長交椅並不容易坐,因為如前所說,德國的國防業近年來出了好些惡劣的事,比如軍中有右翼份子; 在聘用軍事顧問的事務上有瑕疵;軍購方面財物不透明; 軍機數次故障,這些都是對新手卡倫鮑爾女士的挑戰。如果她能夠展現魄力,表現良好,那麼未來問鼎德國最高職位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總的說來,德國的政治生態在最近的二十年中,起了巨大的變化,女性逐漸不需要靠保護性的「配額」,單憑自己的能力就能在政壇和社會上爭得一席之地。女性在議會中已經佔了超過30%的席位,並且傳統由男性擔任的職務如法務、勞工、國防這些領域,都先後由女性接任了,這是極為可喜的現象。如今在歐盟內,這種趨勢也逐漸擡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總裁法國的拉加德女士Christine Lagarde被譽為歐元區最好的財政部長,下個月,她會被提名為歐洲中央銀行的行長,其實可以說是穩操勝算了。那麼歐洲政治和經濟兩個最重要的職位都是女性為龍頭,這的確是一件令人欣喜的現象。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