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波蘭的白與紅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9/05/09
【專欄】波蘭的白與紅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飛機落地波蘭華沙的那天是5月2日,為國旗日,走在路上,到處可以看到波蘭國旗,後來上網認識波蘭國旗日,才發現,在2004年以前,法律規定,只有在全國性假日時,波蘭民眾才得以懸掛國旗,而且,在1955~1985年間,若懸掛那種有國徽的國旗,竟會被罰款和拘捕受一年以上的處罰。不過,看看那時間,1955~1985年,是共產黨掌控波蘭的時候,就理解了為什麼有這種奇怪的法律規定。來看看一個最能展現這個法律的怪與奇的例子;5月1日是國際性的勞動節,若允許懸掛國旗,當天晚上就要收起國旗,5月3日是憲法節,則可以再次把國旗拿出來懸掛。想想,雖然當時還沒有5月2日國旗日(2004才訂定) ,依常理來看,就讓國旗從5月1日飄揚到5月3日,有何不可呢?但,就是不准。可能是,以前波蘭工人罷工的時候,會在工廠升起國旗,因此,在平日懸掛國旗,在共產黨政府的眼裡,成了抵抗共產主義統治的象徵。現在,終於自由了,直到5月7日,我與先生走在華沙街頭,波蘭的白紅兩色國旗仍四處可見,隨風飛舞。


波蘭人在1791就有了憲法,這部憲法是歐洲第一部、全世界第二部的現代成文憲法,被認為是當時非常進步的憲法。圖/蔡嘉凌

波蘭國旗的白色,代表和平和希望;紅色,則意謂波蘭人在幾世紀裡爭取自由的奮鬥。5月2日那天,抵達在華沙暫時的家,和房東閒聊幾句,我提起之前有個波蘭電視節目支持台灣獨立,對中國說NO,對台灣說YES。有點害羞、英文不是很好的他,只說,共產黨的邪惡和恐怖,我們波蘭人,很懂!頓時,我感到悲傷。近來,我常覺得,我們台灣人就要被迫當中國人,被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可能性是越來越高,我是那麼地焦慮,可是,卻有好些台灣人好似無感。難道台灣人也要如波蘭人一般,被共產黨統治過,才會懂得共產黨的邪惡和恐怖?別人的悲慘故事無法警惕我們?因為感受不到別人過去的痛苦,所以沒感覺而不害怕?那麼,究竟要如何才能讓許多台灣人理解共產獨裁暴政有多可怕?真要付出最高的代價──失去自由和人身安全不再受到保障,我們才會覺醒?

想想,要擁有自由民主和人權,委實不容易,即使,1989年波蘭結束共產黨統治,開始有民主選舉,也要到了2004年才解除這個「只有在全國性假日時,波蘭民眾才得以懸掛國旗」的法令。因為,即使專制獨裁政府被推翻,常常,餘虐遺毒仍在(這個台灣人應該都懂吧),一定需要一段長時間慢慢修補與修正,方能建立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我們台灣人,忘了這個辛酸痛苦的過程?想要再走一回?

波蘭鄭南榕為自由自焚

波蘭也有位鄭南榕。2017年10月19日,54歲的化學家Piotr Szczęsny在「科學文化宮」 (Palace of Culture and Science) 前自焚抗議波蘭政府。他控訴執政的右翼「法律與公正黨」 (Law and Justice Party,PiS) ,限制人民自由、違憲、破壞司法系統。他寫了一封信,說到:「不能再坐視不管了,在這個政府徹底毀滅我們的國家、剝奪我們的自由之前,必須立刻改變。」又說:「我熱愛自由甚於任何一切,所以我決定自焚,希望可以因此顫動許多人的良知,社會能夠清醒過來,你不能等待政客會為你做任何事,因為他們不會。」燒傷面積約60%的Piotr Szczęsny,10天後在醫院死亡。

波蘭人在1791就有了憲法,這部憲法是歐洲第一部、全世界第二部的現代成文憲法(第一部為1788年通過的美國憲法),被認為是當時非常進步的憲法。因為進步,被波蘭貴族廢除過,而強鄰普魯士和俄國(君主專制政體)則對這部憲法深為恐懼,害怕它對未來的影響而排拒。貴族君王對自由民主的排斥抗拒,不難理解,然,當波蘭共產黨倒台,進入民主時代,自由民主卻遭逢危機,則讓人難以相信。許是,在自由民主的外衣下,常讓大多數人看不見反自由民主的邪惡和殘暴,所以,Piotr Szczęsny焦慮至極,認為必須以極端激烈的方式來敲響警醒波蘭人的鐘。


群眾揮著波蘭國旗,熱血述說歷史與紀念波蘭憲法的通過。圖/蔡嘉凌

因此,5月3日的我,情緒很氾濫。上午,在「科學文化宮」前,看到人們對Piotr Szczęsny的紀念,認識了他的事蹟和主張,再次感到建立與維護民主的不容易,當然,自然想起我們的鄭南榕。下午,站在華沙舊城的城堡廣場、西吉斯蒙德圓柱(Sigismund's Column)前,看到一群人揮著波蘭國旗,熱血述說歷史與紀念波蘭憲法的通過,我則極度羨慕波蘭人有自己的憲法和國旗,想起:「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或許,我的羨慕之情表露無遺,當那群人的紀念活動結束,在歡愉的歌聲中,一位中年婦女將她手中的塑膠國旗風車遞給我。

啊,白與紅,希望與奮鬥,在風中狂轉,真美。轉呀轉,轉呀轉,我決定要好好保護這個風車,把它帶回家。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