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夢碎了!中非尚比亞竟「整籃雞蛋」押寶中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12/06
夢碎了!中非尚比亞竟「整籃雞蛋」押寶中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紐約時報》12月3日,一篇名「中國經濟放緩,銅礦富國贊比亞遭池魚之殃」(China’s Slowdown Tarnishes Economic Boom in Copper-Rich Zambia),該專文內容指出,尚比亞(Zambia,中非南部內陸國家)10多年前,這個礦產資源豐富的非洲國家,鮮明體現出非洲大陸的經濟希望與飛躍。中國對其銅礦一度永無休止的渴求,推動贊比亞經濟的高速發展。2國之間的深化雙邊關係,也帶動一系列新交通道路、醫院和體育館等多項建設開展;這類投資全部都由「中方主導」,也多數能提前完工。

 如今,隨著中國經濟成長速度緩慢,導致尚比亞經濟也遭受池魚之殃。成千上萬的工作崗位不復存在,由於經濟前景如此糟糕,尚比亞最近舉辦全國性祈禱日,祈求該國貨幣恢復元氣。尚比亞貨幣1年來的表現,堪稱全球最糟。尚比亞境內也是個中資企業,相當泛濫的國家 。

中資廣泛掌握非洲的經濟活動,也激起非洲民眾的強烈遭剝削感。美國NGO非政府組織《外交關係諮詢》(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CFR),2015年4月27日一篇「中國在非洲」專文指出,許多非洲人士批評,中資企業低價收購當地公司,而且並不雇用非洲民眾;另一方面,僅管聘用當地人士,也並沒有提供公平的勞工待遇。該NGO網站,引述美國《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報導指出,尚比亞的中國銅礦經理人,禁止廠區工會組織活動,還至少發生2起,對於礦工們發起勞動條件惡劣抗議活動,廠方還開槍射殺工人,導致中國經理人因而遭起訴個案。另一個例證是,尚比亞前總統麥可·薩塔(Michael Sata,2014年於任內過逝),他在2011年9月當選總統,多半原因是他提出了「反中訴求」的人民呼聲;他還要求所有外資,皆應遵守贊比亞的勞工法令。

過去10年內,非洲各國新興的消費階級崛起,服務業投資增長,讓人們深信非洲大陸的經濟會持續擴展。然而,最近數月來,非洲成長最快的一些經濟體,開始遭遇重挫。這表明,過去10年來非洲國家受人矚目的成長,很大程度上仰賴大宗原料出口物資的繁榮,而且其間深受中國影響。

如今,中國對「原料需求」已然冷卻,中國正試圖將經濟模式從建築、投資和出口導向,轉向消費及服務業。中國的經濟轉型,撼動了非洲大陸,不論像是「南非」之類的多樣化經濟體,還是「尚比亞」、「安哥拉」之類依賴「單一出口」國家,如今陷入經濟停滯或蕭條困境;即使中國政府、企業,曾對非洲大陸表達過「長期發展承諾」。

中國經濟放緩 衝擊非洲大陸

本週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南非訪問,他將出席為期2天的外交峰會,即中非合作論壇(China-Africa forum)。這是2000年以來的第六屆。根據預測,習近平將宣布一些計劃,包括支持非洲提振工業化和製造業,這一跡象顯示,中國已不再僅只關注非洲的原物料。有些觀點認為,中國對原物料的關注掌握,讓非洲受益有限,中國提出這類計劃,或許也正在回應此類批評。

目前中資企業依然遍佈,包括贊比亞在內的多個非洲國度。南非方面近期宣稱,中國已經承諾投資500億美元,用來支持南非工業化,包括將派遣20萬名工業管理人員,培訓南非當地人才。

「中國在這段時期會向非洲傾注多少能量、實力或決心?」這是中國對待非洲態度,一項值得觀察的「新指標」,南非斯坦陵布殊大學(Stellenbosch University)中國研究中心代理主任羅斯·安東尼(Ross Anthony),如此說道。

《紐約時報》指出,最近幾週來,尚比亞的銅礦脈帶(Copper belt)有2座礦場關門。老闆稱銅價太低,而且尚比亞電力短缺的問題日趨嚴重,讓他們的事業無法獲利,6000名員工因此失業。更驚人的是,其中1家礦場的老闆是中國人,屬於中國有色金屬礦業集團(China Nonferrous Metals Company)。

「很多人以為中國,或者說中國企業是最不可能遣散員工的,」尚比亞大學的經濟地理學者,也是中非關係的專家高非·翰浦威(Godfrey Hampwaye)表示。「大家覺得中國是非洲最好的朋友」;然而這種既往舊式看法,面臨考驗,工廠關閉了哪還需要工人?

尚比亞總統埃德加·倫古(Edgar Lungu),2016年將面臨一場大選,他最近花了5天時間,在一些銅礦省區巡迴視察,試圖安撫民眾越來越高的怒氣;不過,卻常常受到民眾嘲諷,指其應為國家經濟低靡問題負責。

從2009年開始,中國首度超越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然而,隨着中國對大宗原料需求日愈下滑,以及其它許多非洲國家,正面臨著日愈加劇的財政赤字「預算缺口」。再加上,中國對原料需求下降,也助長壓抑,全世界的銅、鐵礦、石油、煤炭、鑽石、黃金等等,幾乎所有原料的國際價格。

之前,經濟成長飛快、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非洲國家,例如贊比亞、安哥拉、加納,最近幾個月開始向國際債權人借了許多錢,藉以籌措急需的資金。另一方面,由於債權人要求提高利息,導致一些非洲國家的「債務負擔」問題加劇。許多非洲國家債務,在10年前得到豁免,如今又要開始負債過日子。

(中資企業在非洲擁有廣大影響力;一些觀點認為,外資根本在「竊奪非洲」的生存資源。圖片友善取自:CFR.ORG網站)

過渡依賴中國,錯失轉型機會

做為非洲大陸最大經濟體的奈及利亞、南非,經濟成長速度趨緩,因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2015年的成長率將為3.75%,創下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如今,一些向中國出口大宗商品的國家,如安哥拉、剛果民主共和國、剛果共和國,這類專制政權用來平息內部「政治矛盾」的資源,就越來越少了;從而導致越來越多地區,透過增強「武裝佈署」,來回應人民的「抗爭訴求」。

《紐約時報》專文指出,尚比亞跟許多非洲國家一樣,幾乎沒有跡象顯示,政府擁有遠見,善用大宗原料出口締造的「收益榮景」,來採行1.)促進經濟多樣化,2.)不再過度依賴外資,3.)協助提振國內經濟,讓其免於遭受繁榮過後,相應可能出現的經濟蕭條,週期性衝擊。

為什麼說尚比亞的國家領導人欠缺遠見,專文提出說明指出,中國人就較精明,打從中國經濟現代化發軔階段,政府就保證,在中國市場投資的西方或日本企業,必須將技術、工藝一併轉讓;然而,尚比亞和其它非洲國家,似乎無法從價格大漲的出口原料獲利,因為它們並沒有跟中國公司協調出更好的「合作方式」,沒有堅持「技術轉移」、也沒有善用「礦產物料盈利」,來推動國內「經濟轉型」多樣化發展策略。

銅礦占尚比亞出口總額的70%,現在銅價跟幾年前的高峰價格相比,慘跌逾50%。「報應來了,因為我們一直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該國最大的工會聯盟「尚比亞工會聯合會」(Zambia Congress of Trade Unions)主席尼寇樂·希姆巴 (Nkole Chishimba)說道:「尚比亞自1964年獨立以來,一直都有經濟多樣化的討論,不能只依賴銅礦,如今,我們又錯失一次良好的經改機會。」希姆巴和其他人都說,尚比亞原本可以拿高銅價時期的盈利,來發展國內其它產業,例如農業和觀光業;如今人民的願景希望,又泡湯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