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陳佩琪:自己最容易掉淚 是被記者問到罹癌那段日子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11/20
陳佩琪:自己最容易掉淚  是被記者問到罹癌那段日子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繼「我與紅酒的恩怨情仇」之後,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太太陳佩琪醫師今(20)晚在臉書發文表示,她自己最容易掉淚的時候,是被記者問到罹患肺腺癌腫瘤那一段時日。

陳佩琪說,100年3月17日在台大醫院切除肺腺癌,其實0.7cm的肺腺癌腫瘤,不是她最擔心的,她擔心的是肺葉內尚有多處模糊陰影,有人說那是肺內癌轉移,有人說那是癌前病變。

陳佩琪回憶說,她記得躺在手術房的table上時,仍緊張得頻發抖,麻醉前最後聽到的對話是…麻醉主治醫師:(住院)醫師,去看看病人睡著了沒?(住院)醫師:報告老師,還沒有耶!她眼睛還爭得好大。麻醉主治醫師:喔知道了!馬上讓她睡著,接著醒來時,人已經躺在先生管轄的外科加護病房了。術後,在外科病房住了一個禮拜, 大家知道我有多會惹麻煩嗎?

手術後第三天, 較不痛了, 麻醉醫師前來拔除自動麻藥幫浦, 她也能活動自如了 ,但悽慘的事還在後頭。

陳佩琪說,隔天,朋友到病房找她聊天,正聊得起勁時,咦! 床單上怎麼濕了一大片?當下正疑惑不知出了何事,心想護理師正忙,先叫老公來看看吧 (先生當時辦公室還在4樓,而我的病房在8樓)。

她看先生這輩子應該不曾有過如此快的跑步速度(記得當時住院時,每每叫他到病房一起吃飯,他總是姍姍來遲)。喔喔! 這回大概不到一分鐘就跑上來了。

她表示,當時先生看一下床單:「唉呦, 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是開刀的綁線斷了, 肺內大出血哩!若是這樣,是要緊急送開刀房reopen的, 妳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還好當時只是胸腔引流管脫落了,胸肋膜腔的積水大量外滲。因此住院醫師趕忙在原處切個小洞, 把引流管再裝回去。

至於為什麼會脫落, 醫生說的理由是:「柯醫師, 妳太太的胸壁都沒皮下脂肪, 胸管完全沒抓力, 當然容易脫落啦!」唉,這都都是先生的責任, 跟他結婚20多年, 體重從沒增加過。

陳佩琪強調,「我的7天住院記,除了我家那口子之外,大家猜猜,有多少人involve其中,我該感謝多少人?」她還發現,她惹麻煩的時候,都是在下班時。今天陳佩琪在臉書感謝醫護及工作同仁,「出院時竟忘了跟您們道一聲謝」。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