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決戰暴政,不死不休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9/05/31

對於永恆,三十年不過是趨於零的瞬間;對於以血海涙滔爲起點的心靈苦痛,三十年卻比永恆更漫長——“六 . 四”至今,歷史已經走過比永恆更漫長的三十年。

生命在三十年中衰朽,許多人選擇忘記自己遺失在“六 . 四”的淚痕;人生隨三十年化為庸俗的虛無,許多人選擇背叛永恆祭壇上的六 . 四之血;命運過分長久地容忍了暴政,許多人不再相信“六 . 四”精神呼喚的正義與良知;心靈在物性貪慾中腐爛,更多的人棄絕“六 . 四”血淚書寫在歷史峭崖上的高貴理想,並用卑鄙論證他們的猥瑣。

但是,任何人都可以選擇忘記,我絕不忘記,因為,熾烈的“六 . 四”血淚,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一夜焼裂我的頑石之心;

任何人都可以選擇背叛,我破裂的頑石之心間,只縈繞著對“六 . 四”血淚終生不渝的忠誠,因為,如果我背叛了心靈,“蒼天和大地都會失聲痛哭”;

任何人都可以棄絕理想主義,我必須把高貴的理想雕刻在我的額骨之上,因為,我不忍相信中國人是被理想主義所拋棄的卑賤動物;

任何人都可以喪失對正義和良知的信心,我必須傾聽正義和良知的呼喚,堅守與暴政決戰百年的意志,否則我的頑石之心將化為一片死灰,否則我將不能湮滅於璀璨的虛無。

八九“六 . 四”是以學生運動爲起點的全民反抗的史詩。儘管三十年黃葉漫天、殘花飄零,當年參與“六 . 四”全民反抗運動的大部分人都還活著,只不過他們中某些人荒涼的心靈間,只剩下無邊的死寂,不再有“六 . 四”精神的海雨天風,召喚自由中國之夢。

是的,他們選擇了忘記,他們選擇了背叛;他們棄絕高貴的理想,他們不再相信正義與良知,但是,這一切還不能表述極致的墮落。

“六 . 四”是迸濺蒼天之巔的一滴道德的聖血;中國人本該爲殷紅如焰的聖血作虔誠的守靈人。然而,令蒼天都欲哭無淚之處在於,竟有連白骨都在私慾中腐爛的無恥之徒,利用“六 . 四”之血的道德能量,爲個人或小團夥騙取塵世間的虛名俗利,並且三十餘年間樂此不疲。面對這種極致的人性墮落,我只能陪荒野上那不停的風,作徹夜悲嗥。

三十年湮滅於遮天蔽日的悲情,然而,即使悲情熾烈,能熔金爍石,也難以感動暴政那一顆猙獰的心。良知尚存的人們早該思考,如何讓漫天悲情,化作摧毀暴政、重建正義的驚雷疾電,狂濤怒潮。

三十年前栽下的樹木,應當已經綠蔭茹夢,然而,仍有黨國棄臣將早已化為枯骨的保共改良思潮,奉為聖物,年年“六 . 四”,香燭紙馬,悽悽慘慘,誠心祭祀。只可嘆,現實中改良思潮落花流水,灰飛煙滅,只淪為屬於衰朽生命陰鬱的懷舊之情。

將屠殺人民的罪犯押上審判臺

三十年時間,可水滴石穿。卻有痴情不改者,年年“六 . 四”均向暴政發出“平反”之呼喚;其音韻悽慘纏綿,可泣鬼神,卻難撼動暴政鐵鑄之心半分。殊不知,作為屠殺人民重罪的罪犯,暴政根本沒有給受難者“平反”的資格,更不具備認罪悔罪的良知;向暴政乞求“平反”的呼喚其情可憫,卻飄搖著七分荒謬,三分奴性——將屠殺人民罪的罪犯押上法律和道德的審判臺,是申張正義的唯一之途。

三十年斗轉星移,蒼桑巨變,“六 . 四”死難者白骨已經化為泥土,遮天蔽日之冤情卻仍未昭雪。可是,有懷舊成癡者聲稱,其年年紀念“六 . 四”,只為向世人證明他還“沒有忘記”。沉溺於懷舊之情是衰朽者的事;自囚於“沒有忘記”的境界,不可能擁有未來。不為展示心靈的傷痕,也不為證明自己“沒有忘記”——真實的人怎能忘記心上的傷痕——鐵血之士祭拜“六 . 四”英靈,只欲申明與暴政決百年死戰之志,只思創造與正義同在的未來,只願把殘餘的生命作為獻祭,以慰神聖的“六 . 四”之血。

二〇一二秋風蕭索,香山殘葉如血,中共太子黨全面主導中國最高權力意志;二〇一八春寒料峭,北京落日枯黃,習近平自我沐豬而冠,加冕爲共產皇帝。

鄧小平權貴市場經濟惡咒之下,中共權力大潰爛,冠絕古今。爲挽救中共極權專制,習近平王岐山魔鬼聯盟決策回歸毛澤東原教旨主義,同時加速推動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戰略。只能用過去的罪惡政策來挽救今日罪惡的後果——這是中共暴政窮途末路之時的可悲宿命。

極權主義敲響國運末日的喪鐘

然而,習近平王岐山魔鬼聯盟飲鴆止渴的倒行逆施,正在把中國國運推向地獄之門。我已經聽到地獄的鐵門爲中國國運開啓的隆隆聲。因為,東亞大陸再經歷一次毛澤東原教旨主義荼毒的血雨腥風,中國國運勢將鬼神皆棄,萬劫不復;因為,歷史有明訓鐵律,極權主義擴張慘痛至極的惡果,最終必定轉化成對擴張策源地國運的末日詛咒。

不得到救贖,便將進入地獄——中國國運已經走上末日的刀鋒;中國國運在向每一個中國人苦苦傾訴大變革以求生的終極祈願。

“六 . 四”是學生運動點燃的全民反抗的歷史進程;當年參與這個歷史進程的中國人難以計數。我聽到時代的逼問:中國人,你們已經沉默了三十年,你們還要沉默多久——難道你們真要一直活在猥瑣的沉默中,直至腐爛爲醜陋而渺小的死亡!

保共改良主義猖獗二十餘年,致使中國反抗運動長期艱難跋涉在時代的邊緣。不願承受失敗的煎熬,許多鼠輩人格甚至喪失希望的膽魄;他們不再相信自由民主的聖戰有勝利的機遇。

但是,對於鼠輩人格,絕望才意味著心如枯葉死灰;對於強者,絕望乃是身處絕境死地仍然渴望壯麗一戰的意志——即使勝利的機遇如頑石中的水,我們,當代中國民主革命黨人,也必須用鐵血意志從頑石中榨出勝利機遇的清泉,只因為我們魂牽夢縈的故國在泣血呼喚末日的救贖;只因為死於暴政的一億冤魂仍然在以響徹蒼穹的悲嘯,拷問我們的良知。

在強者的浩蕩視野間,就算海枯石爛,與命運決戰的機遇之河也永不會乾涸。當前,一個決戰中共暴政的機遇正在向中國反抗運動發出召喚;關鍵在於中國反抗運動是否有鐵血之志,去擁抱這個創造壯麗史詩的機遇。

哲人說,越是愚蠢者,越接近非理性。習近平是愚蠢型的獨夫民賊毛澤東,但是,習近平主宰人類命運的野心卻顯示出比毛澤東更加非理性的狂熱。中共暴政假借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之名,在經濟、政治、軍事、外交、文化各領域如火如荼展開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就是習近平野心的證明。

由國際政治地位和自然地理位置雙重因素所決定,中共暴政全球擴張,劍鋒所向,直指自由台灣的國運——這是自由台灣無可回避的宿命。或奴顏卑膝而降,乞討屈辱的和平,淪為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或向中共暴政發出決戰誓言:“如果和平意味著奴顔婢膝,我就叫你看到自由人的驕傲”——未來的命運,全在於台灣人民如何抉擇。

時間本無意義,意義是由人設立的。“把征服自由台灣作為獻俘禮,慶祝中共建黨百週年”——這是習近平爲二〇二一年設定的意義。當然,那是屬於中共暴政的邪惡的意義;對於自由台灣而言,習近平設定的意義既是魔鬼的詛咒,也是國家大危機的預警。

保衛自由台灣是時代的召喚

如果國際社會任由中共暴政征服自由台灣的擴張戰略取得成功而無所作為,將不僅意味著人類的自由民主事業遭遇重大挫敗,不僅意味著東亞地區一支自由火炬黯然熄滅,也不僅意味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勢將演進爲一次前所未有的人類大劫難,同時也意味著,中國不得不更加長久地繼續專制鐵幕下的黑暗大陸的可悲命運,而且漫漫無期,因為,征服自由台灣所必然產生的強化中共暴政的效應,不知要讓東亞大陸的自由民主化進程再延遲多長時間——難道要延遲到歷史的終結嗎!

“保衛自由台灣”——這是時代的召喚,這是當前國際政治的命脈,這是關乎人類命運的大搏戰。

保衛自由台灣,就是保衛十六億人構成的華文社會中唯一一個自由的國度;保衛自由台灣,就是保衛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保衛自由台灣,就是保衛中國民主化的希望,就是保衛東亞大陸各民族成為自由人的希望。

保衛自由台灣之戰的勝敗,將決定二十一世紀人類命運的大趨勢;唯有挫敗中共暴政征服自由台灣的戰略,才能阻止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人類大劫難發生。中國的自由戰士必須傾聽時代的召喚——時代已經發出召喚:中國反抗力量實現一次歷史性大集結,奔赴自由台灣,迎接與中共暴政極權擴張的戰略大決戰。

中國反抗力量應當運用全部政治能量,協助台灣人民,摧毀中共暴政假統戰陰謀,征服自由台灣的戰略——當下中共統戰陰謀的要點在於,通過操控台灣二〇二〇大選,扶植其政治代理人騙取總統權杖,從而兵不血刃,篡奪決定台灣前途和命運的權利。

中國反抗力量應當作好萬全準備,一旦中共暴政進入非理性的瘋狂狀態,實施犯台武力,便迅即組成“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與台灣人民共御強敵,共赴人類大劫難。在反擊中共暴政的作戰中,中國反抗力量的血絕不會流在台灣人之後,因為,保衛自由台灣,決戰中共暴政,不僅是履行中國反抗力量的道義責任,也是在爲摧毀中共暴政而戰,更是在爲保衛中國民主化的希望而戰。

“六 . 四”三十週年暨“二 . 二八”七十二週年之際,我們發起“中國反抗運動與自由台灣聯合紀念”活動,意在宣示一種明確的意志:就是吹響中國反抗運動的集結號——大集結於自由台灣,這個反制中共暴政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最前線國家。

混跡於海外民運的偽類,他們或者三十年如一日,偶爾發出對中共的隔靴搔癢式的批評,那種病貓呻吟般的批評聲中,飄搖著改良主義思潮不變的奴性;他們或者年年借“六 . 四”之機,扭捏作態,搔首弄姿,上演政治秀,假借“六 . 四”之血,證明自己猥瑣的存在。

既然如此,就讓偽類們繼續在虛假的人生中逐漸衰朽腐爛吧。心如日月的鐵血男兒,刀鋒般真實的中國反抗運動的戰士,應當義無反顧,響應時代的召喚,大集結於自由台灣,以實現與中共暴政決死戰的理想。

歷史和我們,當代中國民主革命黨人一起堅信,此次決戰的凱旋,勢將撞響中共暴政的喪鐘;此次決戰的捷報,勢將推動中國的命運之輪,由專制的黑暗大陸向自由的國度轉動。

歷史已經過分長久地容忍了中共暴政;歷史渴望看到英雄崛起,壯麗一戰,再次點燃全民反抗的烈焰,焚毀中共暴政。

中國反抗運動的兄弟姐妹們,堅守民主革命意志的戰友們,值此“六 . 四”三十週年之際,讓我們用一句血誓明志:決戰暴政,不死不休——以決死之戰的名義,爲中國反抗運動贏得人類的尊重;爲死於暴政的一億冤魂奏響安魂曲。

“六 . 四”三十週年暨“二 . 二八”七十二週年聯合紀念活動流程

——中國反抗運動與自由台灣民主人權團體聯合舉辦

活動宗旨:

摧毀中共暴政,審判六四屠夫

拒絕一國兩制,保衛自由台灣

時間: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日(禮拜天)下午1:30 ~ 6:30

地點: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 101 會議室 / 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號

活動程序:

一、100 130      入場

二、130     聯合紀念活動籌委會執行長、活動現場總主持人袁紅冰教授宣佈2019台北聯合紀念活動開始並申明本次紀念活動宗旨

三、140 230      來賓致辭(按回應邀請的時間順序排名)

前行政院長、前台南市長 賴清德先生

原行政院長、原民進黨主席 游錫堃先生

原台灣副總統 呂秀蓮女士

《民報》董事長 陳永興先生

台灣團結聯盟(台聯黨)主席 劉一德先生

綠色和平電臺主持人、政治評論人 余莓莓博士

四、2:30~3:20   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爲東亞大陸上死於中共暴政的一億冤魂,爲“六 . 四”死難者英靈,爲“二 . 二八”罹難者英靈,舉行祈禱會。

祈禱會主持人:歐蜜偉浪牧師

祈禱會預定流程:

1. 原住民歌謠(烏來教會詩班)

2. 播放六四天安門事件短片,並為六四死難者家屬祈禱 (袁紅冰教授)

3. 播放圖博受迫害短片,為圖博人民祈禱(王慶仁長老)

4. 詩歌獨唱(瑪雅 (黃智慧) 師母)

5. 播放維吾爾族勞動營教育短片,為維吾爾族人祈禱(Sangas Yumin牧師)

6. 播放今年中共強權擴張計畫短片,為印太區域和平祈禱(郭寶勝牧師)

7. 原住民歌謠與詩歌(烏來教會詩班)

8. 播放中共強權武嚇台灣短片,為台灣免遭中共強權侵害祈禱;祝福禱告(郭榮敏牧師)

9. 現場教唱原住民短歌合唱《團結就是力量》

五、320 440       第一輪主題演講

1. 聯合紀念活動籌委會召集人成水炎先生,演講題目《祭奠与对台湾未来的思考》

2. 公義會創辦人洪弢先生

3. 原立法委員周倪安女士

4. 在台藏人協會會長丹增南達先生

5.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爲邦先生

6. 永久和平發展協會主席黃千明先生

7. 獨立學者曾建元教授

六、440 510        佛教安魂法會

由佛教法師爲東亞大陸上死於中共暴政的一億冤魂,爲“六 . 四”死難者英靈,爲“二 . 二八”罹難者英靈,舉行安魂法會。

本次法會法師:

1. Lopon Tsewang Rangdrol

2. Lopon Nyima Tsering

3. Dorsang Dezur

4. Ogyen Tsering

5. Karma Namdrol

6. Pema Rangdrol

7. Tsewang Dorje

8. Phurpa Tenzin

9. Kunsang Choephel

10. Pema Gyaltsen

七、5:10 ~ 6:00    第二輪主題演講

1. 台灣基進主席代表蔡勁甫先生

2.  藏青會台灣分會會長洛桑才旺先生

3. 費邊社創辦人、《望春風》總編輯葉柏祥先生

4. 全民幸福政黨大聯盟總主席、建國黨主席古文發先生

5. 獨立媒體人郭寶勝牧師

八、600      紀念活動閉幕演講《決戰暴政,不死不休——“六 . 四”三十週年致辭》

演講人:袁紅冰教授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