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價助漲效果哪個大:一例一休VS.油電雙漲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7/01/07

一例一休新制於今年上路後,社會對於該政策所造成的後續影響多所關注與討論。近期熱議的焦點是對於物價的影響;媒體不斷報導部分行業為了反映人事成本增加,有意調漲產品或服務價格的消息。其實從經濟學的供給和需求曲線關係來看,假設一例一休勞動新制將造成企業人事成本的增加,短期而言將使企業減少生產、總供給減少,短期總供給曲線往左上方移動,在短期總需求曲線不變的情況下,將造成物價水準上漲。也就是說,一例一休勞動新制上路後,造成物價上漲是可預期的結果。

但是,包含部份企業主團體在內的部份社會輿論批評,一例一休將大幅推升物價,助漲物價的效果甚至比過去油電雙漲的政策更為巨大。對此,行政院也大動作召開政策說明表示,勞動新制上路後對於製造業營運成本約增加0.1%,服務業增加約0.22%,對企業成本負擔增加是有限的,因此,因企業人事成本轉嫁而造成的物價上漲幅度應是有限的。兩者對於物價受影響幅度的看法,可謂有極大認知落差。

事實上,主張一例一休對物價上漲的影響效果要遠大於油電雙漲的說法,是不合乎學理的論證。首先,姑且不論油電雙漲的漲幅對企業成本支出的壓力要高過一例一休勞動新制,純就影響層面而言,目前各個產業中,民營企業實施週休二日的家數比例,工業部門有61%,工業部門中的製造業有63%,服務業有53%,換句話說,一例一休勞動新制上路後,大概整體僅不到一半的民營企業可能會因此受到影響;反觀油電雙漲對於各個產業的影響則是全面性,每個企業都因此增加成本支出。

第二,油電雙漲對於用油、用電投入需求較高的上游原物料產業影響較大,這些上游原物料產業的產業關聯性大,因此對於下游物價的波及效果也較強;反觀,一例一休勞動新制影響的是人事成本,因此主要受影響的產業多半屬於下游的服務業,而對於就業人數相對較少的上游原物料產業的影響則相對較小,何況這些產業目前實施週休二日的公民營企業家數比例也多在五成以上,甚至像石油及天然氣礦業、用水供應業已完全是週休二日,其他產業實施週休二日的企業家數比例也不低,例如化學材料製造業73%、化學製品製造業83%、橡膠製品製造業80%;在產業關聯性大的上游原物料產業受一例一休衝擊較小的情況下,對於整體下游的物價波及效果也就不如油電雙漲來得大。

以同樣是主計總處對於油電雙漲和一例一休兩項政策發布後,對於物價影響的立即預測評估結果來看,在所有廠商生產技術未變、增加成本得完全轉嫁至物價的假設前提下,油電雙漲將使物價上升約0.7%,一例一休則影響物價約0.3%。其道理即是因為上述產業特性差異,使得油電雙漲、一例一休不同政策實施後,對物價影響造成的結果也有所不同,油電雙漲對於整體物價的影響要遠比一例一休勞動新制更為巨大,而非部份社會輿論所聲稱的「一例一休助漲物價的效果遠比油電雙漲更為巨大」!

如前所述,一例一休勞動新制造成物價上漲是可預期的結果,主要是反映人事成本增加後的物價轉嫁效果。那麼社會大眾接下來應該關注的是,物價的漲幅是否合理?或者,物價的漲幅是否已超越合理的人事成本增加幅度?並且適時以消費抵制其不合理漲價行為。而政府則應該關注,是否出現有心人士以「一例一休對物價的衝擊比油電雙漲還大」為由,而聯合不當哄抬物價的行為!

專欄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