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裝設GPS追蹤器犯什麼法?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9/08/21

高雄市長韓國瑜自爆,車子被裝追蹤器,致可能受到國家機器的監控。如此的指控,何其嚴重,就算所涉及的刑法屬告訴乃論之罪,但因事關總統大選,檢察官本於公益代表人之地位,實無庸等待有人提告訴,才來開啟偵查程序。只是會產生疑問的是,就算查有公機關於他人交通工具裝設GPS定位系統之情事,但是否觸犯刑法,目前卻處於司法者各自解讀的流動狀態。

依據刑法第315條之1的竊錄罪,即無故利用工具竊聽,或以錄音、錄影、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故如真有人於高雄市長所使用的車輛裝設GPS定位系統為跟監,就可能觸犯此罪,若為公務員利用其職務機會而犯者,還須根據刑法第134條,加重其刑二分之一。

惟車輛行於道路之上,實屬公開場合,則關於行走的蹤跡、位置等,似無隱私之期待,若有尾隨、跟蹤他人車輛之行為,原則上,並不會觸犯刑法。既然如此,執法機關將GPS定位系統安裝於他人車輛,似也應比照人為、肉眼追蹤之型態,同視為無涉隱私權之侵害。故於司法實務,就有以此等行為所監視者,並不屬私人空間,致不會觸犯刑法第315條之1之竊錄罪,而以無罪判決為終。

GPS定位是否構成竊錄罪 法院判決分歧 

只是所謂隱私權,不應是一成不變的概念,勢必得隨著科技進步所帶來對個人的資訊自主之干涉,而有所調整。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2012年的Jones案判決來說,多數意見就表示,GPS定位所蒐集之資料,看似微不足道與瑣碎,卻可積少成多,而如馬賽克拼圖般,形成一個鉅細靡遺的圖像,並因此勾勒出個人的行動模式。也因此,偵查機關以裝設GPS無涉隱私侵害,致無庸事先取得法院令狀的作法,就該加以否定。

我國也有法院秉持同樣見解而認為,經由GPS定位的追蹤,實屬不間斷且全面性的監控,這與人力尾隨或跟蹤屬片斷式且隨時會受遮斷或遮蔽之情況,不能相提併論。尤其於現行法,並沒有任何執法機關可以GPS定位追蹤的依據,裝設者自無法以有法律授權,來阻卻行為的不法性。

對於裝設GPS為監控,是否觸犯刑法的竊錄罪,現行的法院判決乃屬相當分歧,既有違公平性,更嚴重違反罪刑法定。故在GPS定位系統,必成為現在與未來刑事司法所不可或缺的手段下,就應立即於刑事訴訟法或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中,明文GPS使用的程序規範,如裝設的門檻,以及是否要事先得到法院同意等要件。若不如此,必將使這類新科技的偵查手段,因法律真空致陷入灰色地帶,致讓人有警察國家的不當聯想。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