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日本對於印尼獨立的態度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11/18
【專欄】日本對於印尼獨立的態度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相較於緬甸、及菲律賓,日本在1943年並未許諾印尼戰後獨立。事實上,日本在1943年11月5-6 日於東京召開大東亞會議,揭櫫大東亞共榮圈,號召亞洲民族對抗西方殖民主義。與會的代表包括日本首相東條英機、滿州國的張景惠、中國的汪精衞、緬甸元首巴莫(Ba Maw)、自由印度臨時政府元首(鮑斯Subhas Chandra Bose)、菲律賓第二共和國總統勞雷爾(Jose P. Laurel)、及泰國特使威泰耶康親王(Wan Waithayakon)。

由於日本不願意得罪納粹扶植的法國維琪政府,並未邀請越南、或高棉代表與會。其實,印尼的代表並未參加正式會議,蘇卡諾及哈達是在會議結束後才抵達東京參加非正式會議。因為哈達跟地下組織有所聯繫,駐爪哇日軍原本打算一下飛機就叫憲兵拘留在日本,東京誤以為他們屬於前來感謝將獲得自治的尾巴團體(Commission of Thanks),陰錯陽差,逃過一劫。

然而,隨著太平洋戰爭吃緊,日本首相小磯國昭終於在1944年9月7日宣布,在「不久的將來」讓荷屬東印度群島獨立,儘管範圍並不明確,讓一向主張跟日軍合作的蘇卡及哈達鬆一口氣。為了平息印尼人的騷動,同時也是要維護兩人在支持者心目中的地位,佔領當局受命鼓勵當地的民族主義,只不過,可能因為主事者回應太慢,民眾反日的情緒依然不斷高漲、勢不可當。

在佔領期間,日本將駐軍分為戍守爪哇及馬都拉島的陸軍16軍團、蘇門答臘歸25軍團、以及群島東部歸海軍,後兩者的主要任務是治安、及資源開採,16軍團對於民族主義、及回教徒的政治活動採取包容態度,也因此,爪哇日後在印尼的政治場域扮演主導的角色。終究,日軍在1945年3月1日宣布即將成立「獨立準備調查會」,為爪哇島的獨立做準備。

蘇卡諾推動單一體制政體

在獨立準備調查會第一次全體會議結束時(1945/6/1),蘇卡諾宣讀有名的『建國五項原則』(Pancasila),包括信仰、人道主義、民族主義、民主、及社會正義。在第二次全體會議上,有人主張成立類似美國的世俗自由式民主,也有人力推回教國家,同樣地,在憲政體制方面,蘇卡諾推動單一體制,哈達則偏好聯邦制。最後,眾人以獨立優先捐棄歧見,同意採取單一體制,簽下『雅加達憲章』作為日後憲法的前言,同時推舉蘇卡諾為總統、哈達為副總統。

由於美國在1945年8月6、8日分別在廣島、及長崎丟下原子彈,日本被迫加速荷屬東印度群島獨立的準備工作。在7日,南方軍總司令寺內壽一應允設置一個21人的「獨立準備委員會」,蘇卡諾、及哈達分別擔任正副主席。到了9日,日方將蘇卡諾、以及哈達等人載到法屬越南大叻市商議,寺內壽一指派蘇卡諾為委員會主席,同意在19日召開制憲會議、在24日讓印尼獨立,並明確表示領土包含所有荷屬東印度群島。

獨立準備委員會在12日正式成立,三人則是在14日才飛回,沒想到,日本在15日後就宣布投降了,會議來不及召開。由於情勢不明,蘇卡諾、及哈達小心翼翼,青年軍(pemudas)擔心新政府會淪為日軍的附庸,在15-16日將兩人擄走、軟禁在位於雅加達東邊卡拉旺(Karawang)的軍營,脅迫兩人不要經過日軍許可就宣佈獨立,希望能激勵首府的百姓自發起義。

外人或許難以理解,獨立宣言是在日本海軍少將前田精家中草擬的,前田精向蘇卡諾、以及哈達保證,日軍不會干預印尼獨立。蘇卡諾宛如吃了定心丸,在1945年8月17 日宣佈獨立;倉促成軍的獨立準備委員會在次日召開會議,推選蘇卡諾及哈達為正副總統,輕舟已過萬重山。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