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神豬祭典,諷刺的生命教育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2/04
神豬祭典,諷刺的生命教育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年初六,三峽清水祖師爺廟舉辦的一年一度神豬祭典熱鬧登場,但飼養神豬的過程卻涉及了「虐養、強迫灌食和非人道屠宰」的議題。在主辦單位賦予「神聖儀式」的粉飾下,忽略(甚至刻意虐待)身為「有生命的豬」本身的感受和最基本的人道對待和動物福利,所以動保和環保團體歷經多年、不斷奔走呼籲「停止虐養神豬」,甚至2011年超過百位客家大老連署廢除「神豬重量比賽」的活動,在在都希望政府和宗教能正視虐養神豬的問題。

面對虐養神豬的問題,主辦單位舉著「客家傳統文化」的旗子,信誓旦旦的說「絕無此事」,還表示讓神豬吹電扇、冷氣和聽音樂……等是種享受,神豬「應該」很快樂。但,真是如此嗎?強行灌食(飽了仍強灌)、生活範圍只有一坪大的飼養方式,相對於智商高的豬愛玩、以嘴鼻拱土、愛乾淨的天性,便知此舉乃是逆行「豬」道。

更可怕的是,豬不斷被迫灌食,四腳已無法支撐體重而癱瘓在地,內臟也受到相當大的傷害,失去健康的牠,唯有成為比賽的神豬,才得以脫離此苦難!心想,若是人類自己舉辦「神人重量比賽」,誰願意去當「神人」?而動保團體多年的行動也已讓許多原本有神豬比賽的廟宇活動改成很多創意神豬活動了,但少數廟宇卻仍堅持神豬比賽。無怪乎會有上百位客家大老、包含文學大師鍾肇政等人「虐養、不人道的神豬比賽非客家傳統習俗,呼籲廢止!」的連署聲浪。

其實,人們常自以為許多對待動物的方法是對動物的最好方式,例如幫寵物理毛做造型、掛上數萬元的項圈……等,我的疑問是:寵物穿戴人類認為美或貴重的裝飾,牠會覺得漂亮嗎?會覺得幸福嗎?抑或只是主人用來顯示自己身份地位的象徵呢?我想,我若是人類的寵物,我寧願主人多些時間帶我到野外去走走!

動物尚且如此,說到植物,就更悲慘了!在道路旁、公共空間和校園內,人們常常為了視覺的饗宴、美學的需求、空氣的淨化、視力的保健……等理由而來栽種植物,但有時換了主管或執政者,就可能因為個人的喜好而用更多的理由來處理掉這些植物。或者,人們覺得這植物應該長成何種樣態而加以修剪,但過程極端粗魯,「斷頭樹」經常可見。事實上,不當的修剪方式對植物的生命具有不容小覷的威脅,有些樹或許仍能頭好壯壯,但若修剪後的傷口被細菌入侵,通常植物只有死路一條。

大人們瘋神豬、修植栽的這些行為,帶給孩子們的是什麼樣的「生命教育」呢?原本,我們期待透過認養、照顧動植物(寵物最好是非買賣而來的),來培養孩子尊重生命的品德,也希望藉由生命個體的相互陪伴,來強化孩子內在的安全感,甚至把他們就當成是自己的家人。但是,當孩子看見神豬的飼養、植栽的修剪是這般粗暴,眼前的生命如此無助時,豈不諷刺?生物都有他天生獨特的樣貌,也該有其生存權,我們為了自己的欲望來處置動植物,只顯示人們的無知和霸道,以及對生命教育的反教育而已。

萬物皆有其生存權,飛禽走獸、一草一木、一方土石,都是人類安身立命的維生體系,彼此唇齒相依。倡議多年的生命教育和環境教育都傳遞著相同的土地倫理觀,希望破壞地球、傷害生命的人類能夠反省自我、重建土地倫理,瞭解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而非主宰者。土地破壞了、地球毀滅了,人類也無立身之地,今日神豬,明日諸人,豈能不慎?!


一般神豬一天灌食一餐,但當豬隻被訂購後,為了獲得好價錢,一天就會灌食兩餐。一餐灌食的飼料約30~40台斤,而二餐就超過60台斤。如果有所選擇,沒有豬會吃下那麼多的食物。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林瑞珠攝

越來越多的信徒準備創意神豬、藝術神豬祭拜,以行動拒絕虐待神豬的「重量」比賽。圖為客委會主委李永得,及新竹縣長邱鏡淳、議長張鎮榮,分別以麵線豬、麵線羊祭拜義民爺。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綠色植物提供我們新鮮空氣、阻擋噪音、甚至提供能量,但何時我們才能真正的友善對待樹木呢?這一整排黑板樹,真的比直接被處死還慘!

被人類遺棄(遺忘)的樹木,卻成為後人流連忘返的觀光勝地。留一些空間、時間給植物,他們就能成為最美麗的風景。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