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福爾摩沙=台獨?回首台灣戒嚴怪現象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9/06
【專文】​福爾摩沙=台獨?回首台灣戒嚴怪現象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世大運過後,網路廣傳獨派人士帶著綠色的台灣旗進場,被入口處警察以該旗子具「政治性」旗子而沒收;場內阿根廷選手披著更政治性的「中華民國」旗時,主辦的台北市政府沒有阻擋,隔日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他要先跟中國講,「這不關我們的事,那是阿根廷做的。」他並解釋說,會這麼說是怕被中國栽贓。

這種奇怪的說法與做法出自首都市長與警察,令人大開眼界,解嚴都30年了,每個人心中那個小警總不但還在,而且越來越大,因為小警總已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結為一體,似乎成為台灣的「二合一」敵人了。

戒嚴時期,國民黨慣常用來恐嚇台灣人的,是說:台獨、黨外和中共,是所謂的「三合一敵人」。隨著國共一家親,退役將領紛紛投共,它的「三合一說」不攻自破,反而是國共及柯文哲之流的,加起來又變成「三合一」新解了。

這令人想起戒嚴時期國民黨的羅織本領之超凡,連「福爾摩沙」都被認定是台獨的事例:

1978年,一家專飛台中至離島的航空公司永興航空公司,由一位年輕企業家入主,並將公司的英文名稱命名為:Formosa(福爾摩沙),他本想以「福爾摩沙航空公司」為名申請註冊,卻被以有「台獨」之嫌打回票。

從統治者的角度看起來,或許它真的和台獨脫不了關係,因為公司負責人王義郎,和那時正積極參與黨外運動的姚嘉文,是彰化商職前後期同學,姚嘉文開設律師事務所時,王義郎提供不少意見與協助。總之,這個「福爾摩沙航空公司」就此胎死腹中,僅留有「永興航空」的中文名,以及第一個英文字母 ”F” 。

統治者一定沒有想到,那時參與黨外活動的,另有一名醫師剛好和航空公司同名,這位陳永興醫師因而興起認識永興老總王義郎的念頭,兩人從此成為好友,王義郎的好友意外的又多了一位台獨份子。

王義郎是從工友做起苦學出身的企業家,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經營永興航空期間創造飛安零事故的不可能紀錄,他不但開闢台中直飛馬公的航線,還增開離島七美、望安等航線。

他努力推動航空公司的多角化經營,充分利用小飛機的靈活與特性,舉凡幫台電垂吊大型電桿及安裝高壓電塔上的發電機、執行離島病患後送急救、協助台灣省農林廳的空中噴灑農藥作業…,其中以擔任離島後送的「空中救護車」任務最多。有一次為了護送一位已屆彌留狀態、遠在台東傳道的瑞士籍神父返回瑞士,又受限於航空法規定,永興的飛機不得在桃園國際機場降落,他不惜據理力爭,終獲民航局破例同意。

為了提高業績,他想出和電視公司合辦蘭嶼磯釣的點子,去程載磯釣客沒問題,回程他就找人在台東火車站拉客,特別找急著返家的阿兵哥,票價也壓得和火車票價相當,小飛機很快就客滿。「民航法又沒有規定飛機不能拉客。」王義郎說得理直氣壯,因此公司業績長紅,他離開公司後出售手中持有的永興航空股票,還賺了一筆。

永興航空也曾協助政府載運遠在綠島的政治受難者到台灣受審,情治單位的嚴密監控自不在話下;他還曾接受政府委託,載送深入匪區平安歸來的「黑貓中隊」隊員,他自掏腰包,每位致贈5兩黃金,因為他認為國家應該還給這些人一些公道(這又是戒嚴時期台獨和中共結合的「鐵證」?)。

美麗島大逮捕後,受難者家屬成立一個關懷團體,經常組團去探監。其中綠島的探監最為辛苦,政治受難家屬要從居住地先到台東過夜,第二天如果沒有遇到颱風或海相不佳,幸運的可以順利抵達綠島,接著辦理繁複的探監手續,順利探完監後,又要趕緊趕回台東再過一夜,再搭火車回到西部。

王義郎不捨家屬的辛苦,尤其他和關懷團體發起人姚嘉文的妻子周清玉是舊識,更想幫忙,打算開辦探監專機。可以想見,這個計畫還沒送出,就被情治單位嚴重關切而終止。


1988年,國代周清玉(右三)以關懷政治受難者設立《關懷》雜誌,邀集已出獄的政治受難者前往綠島探監。圖/邱萬興提供

雖然被強烈質疑他的台獨傾向,其實他的熱心公益不分黨派。他曾捐款給為國爭光的飛躍羚羊紀政;也曾在前美國眾議員索拉茲過世時,去遊說前立委蔡同榮為索拉茲辦感恩餐會,席開百桌的餐會上,他一個人負責70桌。

「因為索拉茲在參議員任內,由蔡同榮及許多海外同鄉共同努力,成功推動每年兩萬名台灣移民配額,才有那麼多優秀的台灣子弟得以到矽谷工作啊。」王義郎說。

在此之前,台灣移民配額是和中國的兩萬名配額合併計算的,每年獲分配的人數很少,新制實施以後,意外導致身分證「本籍地」一欄從此消失,因為很多「外省第二代」只要本籍地仍舊登記為中國的省份,他的移民配額必需併入中國配額計算,為了加速移民美國的時程,第二代不想讓老美知道他們的父母來自中國,身分證上從此看不出有「本省」「外省」之分了,這些人急於成為美國人而抹去自己所來地的,卻似乎沒有人罵他們數典忘祖。

王義郎後來因為本身肝功能不佳,長期食用日本一項香菇粹取產品後明顯改善,轉而販賣該產品,在業界有「香菇王」的稱號,接著擴大範圍經營食品業,一轉眼已經過了30年,最近他的食品公司正在舉辦30週年慶。

「有了航空公司的經驗,再大的困難都是小事。」王義郎說。但他對食安的重視一如以往對飛安的要求,因為都是和人命攸關的行業,所以他不惜花費比別人更多的送檢費用,因而很快打進美國在台的大型量販店,成為該店日貨的最大代理商。

他離開永興航空後不久公司改組,後來又為華信航空併購,他取回自己當初所申請的 “Formosa”標章上的 “F”,改用 "First" ,中文就用「第一名店」,兼具自我期許為「第一名的店」之意。

從被質疑是台獨的福爾摩沙到第一名店,他事業有成卻不忘回饋自己所生長的台灣,而且關心的層面很廣,和許多政客只會發表一些奇譚怪論相較之下,兩者高下立判。


第一名店董事長王義郎,及其身後的公司商標。圖/郭文宏攝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