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短歌行】數位追蹤技術在疫情的運用加速進行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07/21
【短歌行】數位追蹤技術在疫情的運用加速進行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在2020年7月16日的《柳葉刀》(Lancet)期刊上一篇〈數位搜尋追蹤可以彌補浪費的時間嗎?〉(Can digital contact tracing make up for lost time?)指出,現在,包括MIT—IBM Watson人工智能實驗室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以及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都已投資在數位追蹤上做各種研究。MIT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實驗室、麻省理工學院網路政策研究計劃、麻省總醫院全球衛生中心,和麻省理工學院林肯實驗室也都投入研究。包括來自波士頓大學、布朗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和魏茲曼研究所的研究員都將成為密切合作者。

這個最新報告是由任職於波士頓麻省總醫院全球衛生中心及哈佛醫學院的路易絲·C·艾弗斯(Louise C Ivers),及任職於麻省理工學院計算機科學與人工智能實驗室丹尼爾·韋茨納(Daniel J Weitzner)共同執筆的。

數位搜尋追蹤的價值的爭論不斷

對感染者及其接觸者進行追蹤是一項基本的公共衛生干預措施,並且是控制和遏制導致新冠大流行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SARS-CoV-2)的主要手段。迄今導致1300萬感染例以上,造成死亡57.8萬多人的新冠疫情,遏制最成功的地區無不採取綜合措施來應對大流行,包括凝聚力的領導、有效的溝通、身體疏遠、戴口罩面罩,改善建築環境,促進手部衛生、對員工及防疫物資的支持,以及需要照顧病人。至於對感染者進行測試和接觸者追蹤則是防疫方案的基石。目前儘管出現了一些有希望的療法,生科研究人員為未來的疫苗而努力,目前,基本公共衛生策略仍是最佳的預防和控制干預措施。

除了努力擴展傳統的數位搜尋程序外,關於數位搜尋追蹤的價值的爭論不斷,涉及隱私問題,有效性問題,較低的使用者採用率問題以及一些公共衛生專家擔心移動應用可能從傳統的數位搜尋的核心工作中轉移資源。然而,面對疾病控制方面的持續挑戰,數位技術是否可以補充現有工作這一問題是我們不能忽視的問題。

速度是有效測試和隔離的關鍵

在《柳葉刀》公共衛生雜誌中,米爾賈姆·克雷茨施馬在各種情況下對新冠病毒的測試和接觸者追蹤中的關鍵步驟進行建模,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流程的有效性,從而減少新冠的有效感染數量。該研究非常重要,因為最初的大規模物理疏導政策得到了控制,一般民眾流動也有所增加。接下來,我們必須研究如何以及在何處做最佳地投資以改善接觸者的追蹤系統,因為即使病例負擔低的地區也將面臨持續的傳播事件,並且必須準備好在疾病爆發時予以制止。毫無疑問地,作者得出結論,速度是測試和隔離的關鍵:該研究發現,從症狀發作到測試和隔離病例之間的時間保持在2天或更短,是成功減少感染數量的必要條件,對有症狀的人快速測試,其與接觸者追蹤的效率同樣重要。這項研究增加了有關新冠中接觸追蹤的作用的文獻,並強調了對足夠測試能力的需求。作者還建議對移動應用程式中的數位搜尋做出有意義的貢獻,儘管他們不考慮將傳統方法與基於移動應用程式的數位搜尋相結合的混合方法,但可以最大程度地減少通知和追蹤的延遲。

移動數位追蹤覆蓋率僅達到20%

作者做出了一些可能會削弱其發現的影響的假設:他們假設發現的病例是孤立的,沒有進一步傳播,但是據報導,即使進行了接觸者追蹤,家庭傳播也很重要。是否對所有追蹤到的接觸者(無論症狀如何)進行測試,但是在許多領域,測試能力仍然是一項重要的挑戰;並且測試陰性(一次)的人不會傳播感染,但這可能是對測試敏感度和傳染性動態的過度簡化。這些假設的重要性可以在未來的研究和建模工作中進行檢驗,對混合方法的分析也可以進行分析,在該方法中,使用暴露通知來支持常規數位搜尋而不是替代常規追蹤,這在實踐中似乎更有可能。

該研究的局限性在於模型中缺少有關移動應用程式技術的詳細資訊。儘管研究人員專注於通知的接收和通知速度(這是兩個重要參數),但對於檢測器功能(即應用程式確定接觸事件是否具有敏感性)的應用程式的有效性缺乏討論發生在兩個使用者之間)及其效應器功能(即使用者為實現所需的公共衛生行動,例如進入自我隔離做出的結論)。由於其固有的速度,「基於應用程式的追蹤仍然比單獨的常規追蹤更有效,即使覆蓋率達到20%」,這似乎還為時過早,而沒有對有效性以及數字方法的潛在挑戰和危害進行更細緻的討論。這並不是說移動應用程式缺乏成效,但作為公共衛生干預措施,它們確實尚未得到證實。

建立數位追蹤設備使用者的信任才能欣然採用

現在,連戴上口罩,在世界各地都仍然有人「鬧翻天」認為被干涉個人自由。因此,隨著世界各地的司法管轄區推出個資暴露通知應用程式,必須對一些關鍵問題進行調查,以了解這些應用程式的功效,並進行必要的調整,以建立使用者的信任和採用,從而為流行病應對做出貢獻。

第一、智慧型手機如何衡量距離?換句話說,檢測器功能的作用是什麼?對於每個檢測到的真實接觸,可能會有多少誤報?

第二、移動應用程式將如何與整體數位搜尋程序匯集?有效的接觸者追蹤不僅可以提供流行病學干預措施(隔離足夠的個體以減少感染數量),還可以調查新疫情的暴發,了解如何找到當事人,並通過提供各種支持來識別和解決隔離中存在的挑戰。根據我們的經驗,要在這一具有挑戰性的努力中取得成功,就需要公共衛生工作者作為人與人建立聯繫,在人際層面建立信任。這些重要的動態沒有在流行病學模型中找到,我們也不能指望移動應用程式提供的通知將充當偵探工作和支持性的人工干預,成為聯繫追蹤的核心。

第三、哪些因素會鼓勵使用者信任移動應用程式的隱私和安全屬性?在每個已部署應用程式的轄區中,當前採用率都很低,下載率達到峰值的大約是整個人口的20%,有關實際使用的可用數據可能更低。移動應用程式使用者的行為取決於使用者微妙的信任與收益比的計算,這很難事先進行預測。公眾決定使用或避免使用這些應用程式的背後是什麼?他們是否有隱私或安全方面的顧慮,或對服務的好處有疑問?他們是否信任公共衛生當局的數據,並相信政府衛生當局對大流行的反應?

第四、移動應用將如何影響健康公平?為了成功應對大流行,應該在衛生公平框架內評估任何傳統或數字的接觸者追蹤系統,以避免使全球大流行明顯地暴露出來的「個資」影響深遠永久。

使用者仍然可能「柔性地」抗議使用

由於數位搜尋仍然是新冠響應的關鍵組成部分,因此移動應用程式有望帶來希望,尤其是在考慮有效追蹤所需的速度和規模時,這一點尤為重要,但是,要了解應用程式作為全面匯集資訊的一部分的潛在影響,就需要對它們在現實生活中的使用以及技術人員、流行病學家、公共衛生專家和公眾的多學科參與進行更多評估。

不過,儘管科技再進步,設備再尖端,如果使用者不願意配合,即使有一天因疫情非常嚴峻,法律規定非使用不可,使用者仍然可能「柔性地」抗議使用。只要有了破口,整個計畫仍都有可能泡湯。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