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看天下】香港90後廢青的憤怒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民報 2019/10/02

被紅色中港媒體形容是蟑螂,廢青的香港年輕人,這個夏天真的發怒了,怒火一燒不可收拾,街頭上燃燒的紙板,映照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

世人把9年前12月發生在突尼西亞這場群眾運動,定義為「阿拉伯之春」革命,就像現在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國已經認定這是一場「顏色革命」,這也是為什麼9月4日,港府宣布撤回送中條例,但是,卻堅決不願意把三個月的群眾運動定性,一筆勾銷,結果,港府的退一步,與民陣團體要求的退五步,差距太大,整個運動仍然沒有熄火的態勢,九月初面臨開學,一百多所學校加入罷課,斗大的標語出現在校園廣場,「沒有未來,何必上課」。

港府把所有聲請活動全部駁回,如水般的港民就在商場聚集,高唱「願榮光歸香港」的聖歌,和親共派的「義勇軍進行曲」相互對抗。

9年前在突尼西亞出發的「平民革命」,開啟臉書社群網路的聚集作用,9年後網路通訊,仍然主導香港的運動,尤其是年輕世代,30歲以下,在香港這次運動中,佔據70%以上群體,整體來看,幾乎是老中青三代全面覺醒,這也是運動可以持續三個月的主要原因。

事件的起因是2018年一位港民陳同佳,在台灣犯下情殺案後,逃回香港,但是,香港和台灣並無引渡條約,陳同佳等同無須受到制裁,而中國一向不承認台灣的政府地位,所以為了處理類似案件,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大幅放寬犯罪者引渡到中國受審的條件,等同可以任意剝奪香港政府的終審權,如果擴大解釋的話,影響範圍更加廣大,港民和外國人人人自危,因為只要被老共看不順眼,都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國,接受不公平審判,即便只是過境旅客,也有同樣擔憂,去年發生銅鑼灣書局事件,出版商李波,擁有外國護照,被綁票到中國受審,已經造成港人人身安全疑慮,一但條例通過,未來中國公安越境逮捕異議人士,於法有據,也勢必更肆無忌憚,尤其是台灣人民過境香港眾多,如果被中國認定為台獨分子,或不利於中國政府,極有可能被強制引渡,所以台灣人也因為這事件,感同身受,加入對香港的聲援,8月17日,一名台灣公民李孟居到香港過境,因為拍攝解放軍聚集影像,進入深圳,被海關查出後遭到拘留,已經超過一個月,這件事又成了「反送中運動」的另一位見證。

750萬香港人300萬拿海外護照

香港今日動盪,有其歷史脈絡,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中,英國願意把永久割讓的港九,連同租約到期的新界,一併歸還,除了結束殖民帝國象徵之外,也希望從此化解百年中英恩怨,因此定下了維持資本主義社會自由自治的但書,當時的小鄧也認為,留下香港資本主義示範窗口,有助於吸納西方國家資金和技術,又可以做為未來統一台灣的樣板,所謂「一國兩制」構想底定,雙方一拍即合,但是,97將屆,香港移民浪潮興起,因為香港人口結構中,超過一半都是被老共掃地出門,以及不滿老共統治的流亡者,加上一百五十多年的英國法治教育,即便只有半民主,但是,自由人權普遍受保護,這些人擔心共產黨一來,全面變色,所以中高階層選擇離開,小鄧只好請愛國商人李嘉誠登高一呼,「馬照跑,舞照跳」,穩住移民浪潮,為了讓不願意接受老共治理的香港人有出路,英國政府曾經計畫在倫敦外海的開曼島,建立小香港,容留香港移民,雖然計畫作罷,但是,多數港民想辦法拿到英國海外護照,作為保障,在香港社會相當普遍,現在,香港750萬人口中,超過300萬人擁有海外護照,可見港人對老共治理仍然沒有信心,為了應付香港特殊環境,中國特別修改國籍法,以血統為優先,不管你是否持有外國護照,港人仍然被視為中國人,為了融合香港人,97後,中共在香港實施一連串的愛國教育,企圖洗腦香港人,現在看來,成效不大,五年前,反對「假普選」的佔中運動爆發後,自認不是中國人的認同,越來越高,驗證中國在香港的族群認同教育,並未成功,中共可以在廣東強制取締廣東語,植入普通話,但是卻無法在香港照樣實施,香港人還是說廣東話居多。

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反送中」運動和突尼西亞革命,都屬於蝴蝶效應的一環,颶風現場和拍翅的蝴蝶,相距遙遠,卻互相牽連,這就是全球化的結果。

2009年,掌握全世界90% 小麥市場的四大糧食公司,開始進行大宗期貨的博弈,這四大公司為ADM,美國邦吉,美國嘉吉,以及法國易達浮,北非國家人民90%以麵包為主食,小麥價格劇烈波動,對升斗小民影響最大,到了2010年,很多底層階級,已經感受生計壓力。

2010年10月16日,突尼西亞街頭小販莫罕默德布瓦吉吉,和往常一樣,到菜市場擺好攤位,但是卻遭到管理市場的官員勒索,過去,布瓦吉吉不會抗議,交錢了事,但是,因為日子難過,布瓦吉吉決定不給,下場是攤位被沒收,布瓦吉吉到市政廳陳情,但是,沒有人聽他的控訴,最後絕望的布瓦吉吉,拿了易燃物往自己身上潑灑,點火自焚,臨死前高喊,「老天,還要不要給人活啊」,很多人看到這一幕,都落下眼淚,小麥昂貴,很多人活不下去,攤販的感受最強烈,兩天後,朋友幫布瓦吉吉出殯,抬著棺木經過街上,卻遭受警方阻擋,因為警察擔心自焚會變成傳染病,四處擴散,憤怒的民眾對警察舉動,發出不滿,有人開始用臉書聚集群眾,高喊為布瓦吉吉報仇,當時,突尼西亞的臉書用戶有200萬,聚集的群眾用怒火,逼迫總統阿里下台,這場革命怒火擴散,造成埃及,利比亞,葉們,領導人被推翻,敘利亞陷入內戰,伊斯蘭國因此有機會崛起,但是,很少人去追究搞出小麥上漲的元凶,「四大跨國糧商」。

香港的憤怒比較複雜,前面說過,中港文化融合需要時間,港人骨子裡,仍然留下英治時代的法治文化,如同巴勒斯坦流亡學者薩依德所說,「一但政治認同遭受侵襲,最後只有文化可以抵抗」,香港如果可以真實保持自治,情況不會惡化,問題是,「獨裁專制中國,不會容忍身邊一位自由人酣睡」,這個道理很簡單,中國對香港日漸加遽的管制,從言論自由到人身安全,越來越兇險,更糟的是,中國黨國高層內鬥,逐漸擴散到香港。

2014年,反對「假普選」引發「佔中運動」,港人發現中國承諾的民主選舉只是假象,不滿情緒開始出現。

2017年,習大王為了打擊江澤民派系的貪腐,從香港把「明日系集團」的肖建華,綁架到北京軟禁,眾所皆知,肖建華是江派在香港的資金管理人,更是黨國高官資金出逃的窗口,香港金融在江澤民和曾慶紅掌控之下,一直是習近平無法接近的地盤,習近平當然知道,無法控制香港,就無法在對江派的鬥爭中勝利,2017年的綁架案,只是開端,卻引發香港富人階級的緊張,因為中共勢力如果在香港橫行無阻,未來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接下來的銅鑼灣綁架事件發生,老共越界抓人已經變成習慣,雨傘運動終於爆發。

貧富差距擴大年輕人絕望

港民當然知道「送中條例」的目的,只是把跨界抓人合法化,這一連續的發展,港民點滴在心頭,如果香港的市場經濟能夠持續發展,一個商業為主的香港,會為了經濟發展強忍下來,但是,事於願違,香港經濟每況越下,終於讓港民產生玉石俱焚的念頭,港語,「攬炒」。

2001年,美國協助中國進入WTO之後,中國經濟一飛衝天,開始對香港和台灣產生巨大磁吸效應,港資和台資第二波大西進,相對的香港的經濟成長,也因為製造業外移,中國資金進入香港炒樓,堆高價格,香港已經是全世界最貴的地產,貧富差距更是擴大,達到西尼指數的0,55%,香港只剩下低階的服務業,年輕人的絕望,對未來沒信心開始氾濫,工資停滯不進,租屋或消費,也因為大量資金從中國進入,快速上漲,加上97後慢慢移民進入香港的中國人,以及假借旅行到香港搶購物品,強佔醫療資源,中國入侵,對港人的生活壓力越來越沉重,凡此種種,都是香港越來越沮喪,希望改變的怒火慢慢累積,而「送中條例」剛好點染了年輕港人的怒火。

紅色媒體宣傳,用蟑螂和廢清謾罵香港年輕人,只是使問題更加複雜,因為內地中國被洗腦的五毛,看不到整體世界,更無法理解香港年輕人的憤怒所在,問題也因此越來越激化,中港終於走到無法對話死胡同,甚至相互攻擊,無法容忍。

未來香港問題如何處理,已經成了國際問題,不是單純的中國內政,中共無法用武力鎮壓香港,因為香港死亡,等於是中國死亡的開啟,尤其是香港屬於中產階級社會,國民所得高過中國三倍以上,中產階級的憤怒,比起底層階級更加危險,這是1777年讚揚美國獨立革命英國政治家艾德蒙柏克所言,「懷抱希望的中產階級,一旦不怕搏命,就比底層人民更加危險」,中產階級通常是改變社會的動力,所以,「美國當前危機處理委員會」的班農說,「如果有一天,中國人民可以得到完全自由,肯定是從香港人開始的」,中共無意中開啟了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的符碼,這個「反送中」運動,已經變成反共產極權運動,勢必無法止息。

聖經中,大衛用一顆小石頭打敗巨人歌利亞,或許香港真的被上帝揀選,正在擔任瓦解邪惡共產政權那顆小石頭,但願石頭榮光歸於正在奮戰的香港。「作者授權轉載2019年10月號民誌月刊」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民報

民報

評論
你可能也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