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右手捐款,左手統戰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08/16
右手捐款,左手統戰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統媒旺旺集團,在高雄忙於氣爆事件救災時捐了錢,卻同時在台北召開《兩岸和平創富論壇》,蔡衍明在會中加碼演出,發表5點聲明,內容不外乎要台灣人趕快到中國賺大錢,遲來就沒得賺了,內容都是老生常談,但是值得觀察的是,會中對馬英九「不統,不獨,不武」,新三不政策的批評,2008年馬英九在民進黨落入貪腐泥沼時,以這句話獲得百分之53的選票,現在統媒拋出不滿的聲音,證明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北京對馬英九經濟統戰的最後一塊墊腳石,沒有舖好,已經感到不耐,更重要的是,北京當局似乎已經看出來2014年的七合一選舉,國民黨很可能大敗,這對國民黨2016年的大選非常不利,中國一旦失去這位願意配合演出中國統一大戲的政黨領袖,統一大業將會更加困難,果然,蔡衍明聲明後不久,馬英九立即有了回應,在11日的救災記者會上對救災工作只談了3分鐘,整場記者會上都在推銷服貿和自經區,其次,北京也在太陽花學運後察覺到,台灣本土意識正在高漲,台灣新世代希望建立新而獨立的國家民意也在升高,這都是不利統一的因素,所以北京預先放出風向球,希望馬英九就算已經跛腳了,在服貿協議和自經區條例上,加快腳步,用心就可以想見了。

對中國而言,對台經濟促統政策,還是擺在優先,以貿易自由化掩護下,無聲無息就可以把台灣吞掉,這個原始構想也是來自中國的恩人季辛吉,1972年老季暗中幫尼克森穿針引線,讓中國走出鐵幕,他告訴周恩來說:「如果你控制石油,你就可以控制全世界,當你控制貨幣,你就可以控制其他國家」,戰爭這種事能避則避,經濟才是王道。

這句話讓中國發明了共產主義下的市場經濟,鄧小平靠著台商的幫助,讓中國人逐漸遠離了發放糧票,油票的苦日子,改革開放後,累積30年的外匯存底,使中國成為僅次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卻也使中國更加沉迷財富,經常揚言可以買下全世界,以為只要老子有錢,沒有什麼事作不到,但是,卻不知道中台之間存在比金錢還更多的問題,這些問題不是金錢可以解決的,美國前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稱之為中國人自己打的死結,其實打這個中國結的當事人也包括美國在內。

這個中國結簡單而言,就是安全和主權,只要中台間的經濟統合進程,碰觸到這兩個課題,都無可迴避,否則就是觸礁一途,安全是多面向的,包括軍事互信機制,人身安全,經濟安全,言論安全,在第一項裡面,台灣怕中國多一點,因為台灣目前的武力和中國不成比例,但是就敵意而言,中國幾十年的洗腦之下,中國人對台灣還是敵意多一點,因為中國經常灌輸人民苦日子是國民黨造成的,中國的黃金國寶被蔣介石偷走了,而後面三項幾乎都是不同體制的問題,台灣和中國是一包雙胎,同屬一黨專制,過去蔣經國還曾說過,「為了反攻大陸,獨裁專制是必要的」,但是台灣人付出血淚,從威權體制一路殺出重圍,好不容易掙來人身,經濟,言論的安全,但是這3項安全,在中國都等於零,馬英九執政時,中台間簽署了投資保障協議,但是台商的人身安全,在中國仍然未獲保障,經濟保障更是如此,許多台商被騙被坑,呼救無門,多數的台商害怕賺錢被中國充公,所以不敢把錢放銀行,言論安全更不用說,在中國台商都知道不可以亂說話,否則會失蹤,這些體制上的不合理,在短期間無法解決,除非中國放棄一黨專政,實施民主。

主權的問題更是難解,這個問題涉及了台灣人安身立命的土地所有權問題,而且沒有替代方案,過去大清帝國把台灣主權割讓日本,日本政府還有兩年時間,讓島上的中國人選擇留下或離去,如果中國擁有台灣主權,對島上不願做中國人的要如何安排?

中台間主權爭議也是問題的核心,2010年國際危機集團(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曾經對中台間的爭議,提出四個解決方案,第一方案,就是一國兩制,這個方案是1983年鄧小平提出的,也是中國一直堅持的方案,但是香港從兩制變成一制,證明了方案失敗,而台灣也從不接受,把主權完全被中國所有,用來換取安全和經濟成長,因為一但中國發生激變,台灣將無法脫身,台灣人或中華民國都認為中國目前還不是穩定的大國,第二方案,是聯邦,台灣主權屬於中國,但是可以有自治的法律,和一國兩制差不多,第三方案,邦聯,台灣可以擁有主權,可以有國際外交,一旦中國出事,還可以落跑,歐盟就是邦聯,美國在南北戰爭前也是邦聯,台灣有一些人可以接受,但是中國不接受,第四方案,也就是最近施明德所說的一中大屋頂,介於邦聯和聯邦之間的體制,但是中國對此並無正式回應。

馬英九只剩兩年任期,從他的言行,各種跡象看來,他所代表的中華民國對台灣主權,似乎越來越不堅持,多數台灣人也看出他對中國的軟弱無能,但是對於比較友台的日本,卻又表現不對等的強硬。

台灣經過阿扁解除李登輝的[戒急用忍]之後,一直到馬英九的經濟傾中政策,經濟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更糟,台灣人目前處於政治和經濟的雙重焦慮,擔心台灣單方面一再對中國示弱,最後連經濟立國之本也被中國宰治,這也是學運後台灣獨立意識凝聚的主因,台灣人害怕再度被出賣,現在統媒已經放出刺探風向球,顯示了北京的統一急迫感,但是卻又缺乏新的創意,來解決目前的岐見,面對後馬時代的變局,台灣人民要有所警惕才是。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