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人民買來的「獨立」 克里斯欽自由城:丹麥境內的自治社會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5/10
人民買來的「獨立」  克里斯欽自由城:丹麥境內的自治社會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編按】自由的代價是多少?大約是7千6百萬丹麥克朗( 相當4千6百萬台幣)。這是2012年克里斯欽自由城居民,以售賣股票集資的「自由城基金」,向丹麥政府買下自主的金額。
 

這裡就位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東南方,一直以來就有自己的貨幣系統、郵局、衛生所、學校,不受丹麥法律規範,被稱為歐洲最後一塊「烏托邦」。「自由」的氛圍,成為極受歡迎的旅遊勝地,但在自由城裡旅行、不許自由任為,居民設定了嚴格的遊客守則:實行嚮導旅遊、不許在城中拍照、奔跑、打電話。

克里斯欽自由城出現在一九七一年,原本是個社會實驗,差堪可以形容之的說法有:非法、無政府主義,非主流價值的典範。一群受一九六○年代文化革命精神浸淫的嬉皮占據一塊廢棄無用、但極具象徵意義的政府用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正中心的舊軍營。

九月二十六日,占地者創立了他們口中的「克里斯欽自由城」。這是一個以對抗丹麥社會為宗旨的社群,是個自治的人民公社。各項決定採「直接民主」,也就 是所有人都要達成共識。這之後不到一年,丹麥的國防部就授予了克里斯欽「公民」集體使用該場域的權利,前提是水電費得付清。

雖為「自由城」,但自由不是毫無限制

雖然有著反骨的本質,但克里斯欽自由城隨即度過了「叛逆期」。新社會裡開始有經濟活動繁盛起來,這當中包括惡名昭彰的毒品交易。在迷幻壁畫的妝點下,自由城範圍內的普舍街(Pusher Street)1 開始跟海洛因、古柯鹼,與安非他命劃上等號。後來發生了一起毒品相關的兇殺案與一連串的吸毒過度事件,克里斯欽才下令禁絕這些會成癮的非法毒品,僅開放住民使用大麻。克里斯欽被稱為自由城,但這裡的自由也不是毫無限制。

丹麥政府一直很頭痛於這個眼皮子底下的嬉皮天堂,但又不知如何處理。克里斯欽抗拒所有適用於丹麥全境的法律,而且好像也沒有被「處理」。到了二○一二年,丹麥政府做了一件事情來測試克里斯欽的價值,他們表示願意以超低價把地賣給自由城。雖然在某層意義上這是克里斯欽自由城的勝利,但也是資本主義的復仇。一旦擁有了土地,克里斯欽就違反了自身的「無產」基本原則。丹麥政府的出價將有效到二○一八年。

【譯注】:Pusher,有毒販之意。


圖/行人出版社提供


(圖:Todd Lappin@flickr)


(圖:scratch_n_sniff@flickr)

本文由行人出版社授權刊載,出處《地圖上不存在的國家》

延伸閱讀:
《國家?怎樣算一個國家(What's a country?)》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