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欄】孫中山真相的解構(一)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7/21
【專欄】孫中山真相的解構(一)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一、台灣人較不討厭孫中山的原因

在轉型正義推動的過程當中,蔣介石與孫中山是台灣人必須面對的二個歷史人物。但是,他們兩個人當中,蔣介石的陰魂容易驅散,而孫文的陰魂卻不容易。其原因可分成幾點來看:1、孫文不曾統治過台灣,所以跟台灣人的政治利害,並沒有很直接關係,他不容易像蔣介石一樣,被許多台灣人痛恨。2、孫文的革命始終沒有成功,因此,他是一個失敗者,對於失敗者,人們較不會對之加以責難或是批判。3、孫文與當時的清廷相比,他比較具有對西洋的認知與知識,因此相對來說,是比較進步的。

二、 孫文的特點

 (一)蔣介石對孫文的造神

在促轉條例通過以後,蔣介石必然會成為促轉的對象,但是對於孫中山,應該怎麼處理呢?大家也很想看促轉委員會會怎麼處理孫中山。其實,台灣人對孫文的認識,主要來自於國民黨對於孫文做神話般的解釋,而這種解釋,其實是因為蔣介石在中國國民黨奪權成功以後,將孫文塑造為是被蔣介石所繼承的正統領袖,並因此將孫文加以造神所致。

(二)孫文的特點

其實孫中山的一生有幾個特點:1、以漢族為中心的民族主義;2、輕視人民政治能力的愚民觀;3、個性上有革命狂熱的傾向、有獨裁主義的性向;4、他的三民主義是一個大雜燴,沒有所謂的體系性與一貫性,他的思想包含了馬列主義、自由民主主義與由來於儒家的理念;5、孫中山其實是一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運動家:他是一個民族主義者,但卻想用他沒有所有的國家財產,做抵押向外國借款。他雖是革命家,卻屢屢跟軍閥政治家連手,例如袁世凱死後,他在廣東樹立軍政府,與軍閥陸榮廷合作,因攻擊陸榮廷,而使第一次護法運動失敗,第二次護法運動與陳炯明合作,被陳炯明趕出廣州,最後為了確保其自己的軍事力量,採取聯俄容共的政策,依靠蘇聯的力量建立起黃埔軍校。

這麼多的特點,要在一篇文章當中全部介紹完畢,並不可能,因此我們在本文僅就他的權威主義、專制主義的面向做詳細的介紹。

(三)孫文是中國現在威權主義、非民主體制的起源

以前的國民黨有一條強迫台灣人在孫文誕辰時,所唱的「國父紀念歌」,這條歌的歌詞有如下的一段話:「推翻了專制 建設了共和 產生了民主中華」。其實這樣的講法與事實是有出入的。事實上,孫中山在中國的革命運動中,沒有什麼具體的成果,武昌起義是清朝的新軍改革派所掀起的,並不是革命黨人所發動的。孫文在中國近代史上最主要的角色,就是做為象徵的地位,但是他對中國近代史,最大的負面因素,就是他是中國現在威權主義、非民主體制的起源。

三、孫中山對於民主的看法

(一)孫中山的「專制必要論」

1、四綱與三序     

1905年8月20日,孫中山的興中會、黃興與宋教仁等人的華興會、蔡元培、章炳麟與吳敬恆等人的愛國學社、張繼的青年會等,在日本東京成立中國同盟會,其誓詞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次年同盟會發表「軍政府宣言」,將此誓詞列為革命建國的「四綱」。後來,中國同盟會,將華興會的機關刊物《二十世紀之支那》改組成為《民報》,並在發刊詞首次提出「三民主義」學說,而與康有為、梁啟超等變法派,展開激烈的論戰。中國同盟會正式宣示,他們所要進行的是國民革命,並編定「中國同盟會革命方略」,將其所要創立者稱之為「中華民國」;並舉出前述的「四綱」,而制定出「軍法之治,約法之治、憲法之治」的三道程序,而這三道程序就被稱為「三序」。

2、創立民國的內涵-只有共和制的主張

在四綱當中,「創立民國」是相當於民權主義,不過這個民權主義的內容並不清楚,在1906年所發表的「中國同盟會革命方略」當中,對於民權主義做了如下的說明:「建立民國:今者由平民革命以建國民政府,凡為國民,皆平等以有參政權。大總統由國民公舉,議會以國民公舉之議員構成之。制定中華民國憲法,人人共守。」

從上面的說明來看,該說明好像是在談總統制,不過其內容只是說明了「創設以憲政為基礎的民選政府與民選議會」而已,至於詳細內容為何,並不清楚。例如總統與議會的關係,亦即行政與立法的關係如何,還有議會與政黨的關係如何等等,革命方略,並沒有很明確的交待。因此,我們可以說這個革命方略,其實只不過是在宣言其所主張者是:透過選舉選出政府與議會的共和制而已。

其實,孫中山的民權主義的內容,之所以會有含糊的地方,是有原因的。根據孫中山的革命理論,《擁有以憲法為基礎的民選政府與民選議會》的這種民主體制,並不是在君主制被廢除之後,就會立刻實現的,這是要經過「軍政」與「訓政」兩個階段之後,才會到達的「憲政」。

3、孫文的真心-三序

換句話說,依照孫中山的想法,在革命之後誕生的,是「軍法之治」(軍政),這個軍政是:以《具有權力實施軍事獨裁的大元帥》為中心的軍政府、是以革命成功的革命黨為中心的軍事獨裁政權,這個政權要使用強大的軍事力,將皇帝專制獨裁的舊體制加以瓦解;軍政府要一邊把反革命加以粉碎,一邊建立能夠實施民主體制的環境。在軍事獨裁政權之下,既沒有憲法,也沒有議會,當然也沒有選舉。當軍政府透過軍事獨裁的力量,建立起可推行民主發展的環境時,那麼就開始制定約法(臨時憲法),在約法之下,首先開設地方議會,實施部分的民主化而以之為實驗,這就是孫文的「約法之治」。此時,中央政府依然是軍事獨裁。

當地方以實驗的方式推動民主化,而中國的國民在政治上接受訓練而成長、自覺之時,中央的軍政府就解散,並透過國民選舉來制定正式的憲法,以施行「憲法之治」。而憲法之治就是制定憲法,由軍政府將其軍權與行政權加以解除,進而由國民選舉總統,並選出議員組織國會。

4、孫文對西歐議會政治的不信

由以上說明可知,前面兩個階段是革命黨的一黨獨裁體制。當憲政實施時,獨裁的革命政黨,是否要轉換成「透過選舉以爭取人民支持的議會政黨」呢?這並不清楚。但很清楚的是:孫文一貫對於西歐的議會政治抱持不信,因此,他就強調在過渡期,有必要由革命黨,實施獨裁體制。

5、孫文的愚民觀

孫文所以對西歐的議會政治,抱持不信,並固執於過渡期實施獨裁體制,是由來於他的人民觀,而他的人民觀,就是他不相信中國人民的能力。他認為中國人民的程度是幼稚的,無法用自己的意思來決定政治。

6、孫文沒有權力制衡的觀念

本來,孫文有關統治的看法是:建立以強而有力的行政機關,為主導的政府體制,他極端討厭行政機關被立法機關所拘束。他認為被委託權力的有為之為政者,不被議會拘束而能自由發揮其能力,其效率會比較好。他對於由人民選舉產生的議會的能力,是不給與評價的。他就以美國國會為例,認為美國的國會有權限可以監視行政機關(總統),所以經常陷入「議會專制」。他說:就選舉來看,辯才無礙的人,是能夠取悅國民而進行選舉的運動,但學問高尚的人,因為沒有辯才,所以找不到這種人。因此,美國的代表往往是愚蠢、無知的人混在代表機關裡,這個歷史實在令人可笑。

在他的想法裡,他總是認為以國民意思為基礎的自由選舉,並無法選出很棒的議員,所以他對代議選舉是充滿著絕望感。

因此,他所想強調的就是:不被議會拘束的強而有力的政府,在中國是有存在的必要。孫文其實完全不了解:「人民制衡議會,議會制衡政府」這種權力制衡

(check and balance)的想法。因為,他認為愚蠢的人民,根本沒有制衡政府與議會的能力。而如果從他的想法加以推衍的話,那麼,他對於由複數的議會政黨,透過彼此制衡的政黨競爭所形成的政治體制,也當然就沒有什麼理解。

7、專制必要論

孫中山雖然肯定民選議會與民選政府的存在,但是他認為:被選出來的政府擁有《不被議會與選民拘束的絕對權力》的政治體制,才是理想的。孫中山不相信中國人民的能力,而他的政治體制的構想,其實就是被他這種徹底的愚民觀所貫徹。雖然他否定皇帝傳統所實施的獨裁統治,但是他卻主張革命政黨在過渡時期要獨裁,而且在憲政階段,他也主張《強而有力的政府之權限,具有優越、至高無上的性格》。孫中山這樣的看法,其實是以他對人民不信賴的愚民觀為基礎所打造出來的「專制論」乃至「專制必要論」。

四、孫文與宋教仁的政府體制之爭

(一)吳越同舟的中國同盟會

1905年8月,興中會、光復會、華興會等反清的革命結社,組成中國同盟會,孫文成為總理,此已如前述。但是中國同盟會,其實並不是團結一致的,其內部紛爭不斷,尤其對革命路線的看法,不同是特別清楚。孫文倡導:以華南的邊境地區為中心,進行邊境革命,要在廣東、廣西、雲南等地方一個接一個揭竿而起;而華興會的宋教仁等,則對於邊境革命有所異議而主張長江革命,他的主張就是在武昌等長江流域進行革命。

因為,他們認為邊境革命容易實施,但是即使成功,要將之擴張為全國的革命,以便打倒中央政府是有困難的。但是如果在長江流域革命成功的話,那就很容易掌控全國。於是宋教仁等就在1911年7月,於上海組成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開始進行脫離孫中山的活動,而光復會的陶成章,也發布了彈劾孫中山的宣言。

(二)辛亥革命與孫文政府體制構想的受挫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這是辛亥革命的開端。不過,實際上的辛亥革命,與因為革命而誕生的中華民國之政體,這些都和孫中山等革命派的構想差很遠。辛亥革命其實是與「清朝內部改革運動的成果」有很深的關聯而爆發的。就此姑且不論。

1、孫中山的構想

本來辛亥革命爆發之後,孫文從美國經由歐洲回到中國,在南京的臨時政府成立之前,他就在上海召集黃興、宋教仁、胡漢民、汪精衛等,就政府體制加以討論。這個時候,宋教仁主張要導入議會內閣制,而孫文則主張要導入《政府擁有很強權限的總統制》,而激烈反對宋教仁的構想。本來,在孫文的構想裡頭,革命之後的政府形態是應該採用軍政府,他認為以大元帥府,為最高統治機構的體制是最理想的,但是革命之後,大家在追求議會政治的傾向非常強,而這個議會政治的追求,就使得人們必須選擇總統制或內閣制。在二擇一當中,孫文就要求實施比較能夠發揮行政力量的總統制。

但是孫文與宋教仁的爭執,並沒有因此而結束。中華民國成立之後,在臨時大總統之下,由各省所派遣的代議員,組成了臨時參議院,當時由於革命派,無法用軍事的力量,打倒留在北京的清政權,所以孫文就把臨時大總統的位置讓給袁世凱。在這種政治的變動當中,宋教仁就做出與孫文不同的政治選擇,宋教仁的這個抉擇,就是創造出議會內閣制,要強化《由國民所選出的國會》之權限。

2、臨時政府的體制-宋教仁的勝利

1912年1月1日,孫文雖被推為臨時大總統,但他其實只是政治妥協下的產物,而且新政府與「中國同盟會的軍事獨裁構想」差距甚大。孫文的軍政構想是:他本來預定要成為軍政府的大元帥,來治理革命後的混亂局勢。但是,臨時政府卻是導入美國式的議會制度,在舉行國會選舉之前,臨時的議會,是由各省所派遣的代議員所組成的參議院,這在南京開設。因此,剛成立的中華民國的臨時政府的組織,是由一院制的參議院與臨時大總統府所組成,因此當時就有必要創造出新的政府體制。

照道理來講,新的國家本來是應該要制定憲法,來規定國家的基本體制,但是當時為了應急,就先制定相當於臨時憲法的「臨時約法」。這個臨時約法的草案,就在宋教仁的法制局與參議院被加以推動。孫文的大總統府,也無法對臨時約法的起草作業出手。而且,被任命為參議院的議員是各省的代表,這些代表並非都是革命派議員,因此孫文的影響力無法到達。而當時所進行的就是孫文最討厭的「議會專制」。

1912年3月6日,南京臨時參議院決議,允許袁世凱在北京就職。3月8日,南京臨時政府就由臨時參議院,通過頒佈具有「憲法」性質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取代《中華民國臨時政組織大綱》,而於3月11日公佈實施。《中華民國臨時政組織大綱》是採用獨立於國會的大總統制,而臨時約法則規定「總統、副總統由參議院選舉之」的議會內閣制。內容將總統制變為責任內閣制,由內閣代大總統對參議院負責,使大總統成為空有其名而無實權的虛職。內閣由國務總理及各部總長組成,法院為司法機關。3月10日袁世凱在北京公署,就任臨時大總統,3月25日,袁世凱任命之內閣總理唐紹儀,抵南京組織新內閣。

3、孫中山的挫敗

1912年,孫文必須讓位於袁世凱,這是他在權力上的挫折,而他想要在革命政權當中,建立擁有軍事獨裁權力的軍政府之構想,也無法實現,因為議會內閣制的出現,使他的政治理念受挫。更且,為了在國會選舉獲勝,中國同盟會就改稱為國民黨,而變形成為議會政黨,他在國民黨內,形式上雖然是理事長,但是在實質上,他是被宋教仁,奪走了黨內的領導權。從1912年至宋教仁被暗殺,國民黨是宋教仁的天下。

4、宋教仁是不是孫文派人暗殺的?

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車站遇刺,兩天後重傷不治。3月22日,孫文在長崎獲悉宋教仁在上海被刺消息。暗殺宋教仁的人,從查獲之宋案兇手,與北京來往電文中,有觀點認為主使行刺的是袁世凱,而直接布置暗殺的則是國務總理趙秉鈞。但也有觀點認為兇手是陳其美,還有觀點認為孫中山的嫌疑最重。

(1)完全沒有民主素養,只會用革命解決問題的孫文

照理來說,如果人是袁世凱殺的,那麼對於袁世凱暗殺宋教仁的責任,是可以在國會採取合法的程序來追究其責任。可是孫文卻認為隨著宋教仁的死,議會制民主主義與合法的鬥爭已死,他想再一次採用他自己的路線,來進行武裝的反抗,所以當袁世凱把革命派的三位都督(李烈鈞、胡漢民、柏文蔚)加以解任時,他就採取武力對抗,要打倒袁世凱。這就是第二次革命的爆發。換句話說,孫文放棄了剛剛誕生的議會制度下的解決方法,而回到傳統的方法,要再一次以武力來解決。

孫文的武裝反抗是失敗了,此後到他過世之前,他就不曾再度相信議會制民主主義的可能行,他屢次強化「三序」的構想,而強調「軍政」的必要性。他強調宋教仁的失敗,說:辛亥之役,宋就汲汲於約法之制定,以為民國的基礎,就可以因此穩固,而不知道其結果是相反。他強調為了守護革命的成果,以免受到反革命的威脅,革命的獨裁是有必要的。他藉此想要奪回被宋教仁所奪走的國民黨的主導權。

孫文老是以「宋教仁的實驗是失敗」做為教訓,他總是從反面的角度,來討論宋教仁所建立的議會民主制。孫文的這種態度,其實就是封閉中國走上民主化之路的一個主因。

事實上,暗殺宋教仁的人,所以有人會認為孫文的嫌疑最重,不外是因為孫文有著想搶回國民黨主導權的動機存在。

五、以「以黨治國」為基礎建立「以人治國」的近代中國始祖-孫文

(一)對孫文絕對的效忠

1914年,孫中山按照傳統會黨的形式,建立新組織,命名中華革命黨,以同盟會的青天白日旗為黨旗,強調武裝革命、效忠領袖、行動一致。7月8日,中華革命黨成立大會在東京舉行,孫選任總理。

中華革命黨主張「掃除專制統治、建設完全民國」,「以實行民權、民生兩主義為宗旨」。規定入黨者均須捺指印、立誓約,宣誓絕對服從孫中山,並將黨員按入黨時間劃分等級,享有不同待遇。當時一同流亡日本的部分國民黨員,對此表示反對,包括親孫的重要人物如黃興、李烈鈞、柏文蔚、譚人鳳、陳炯明等皆未有加入,黨員人數最多時只有500人左右。中華革命黨與主張責任內閣制的政黨=國民黨完全不同,又走回過去中國同盟會秘密結社的老路。

(二)一黨獨裁與以黨治國

孫文把中華革命黨的黨員分成三類:1、首義黨員:在革命起義之前入黨的「元勳公民」,2、協力黨員:從革命起義起至革命政府成立之間入黨的「有功公民」,3、普通黨員:革命政府成立之後入黨的「先進公民」。在軍政、訓政時期,在孫文所預想的中華革命黨一黨獨裁的體制之下,能夠成為政府核心的,只有首義黨員的元勳公民。在一黨獨裁的時期,沒有參加中華革命黨的一般公民,是被剝奪公民的權利,被排除於所有的政治權利之外。只有被選出來的黨員(公民)才能參加政治,這是黨員獨裁、一黨獨裁,而在中華革命黨之下,孫文要確立其絕對的統治權,因此這個中華革命黨正是孫文個人的獨裁體制。這是把宋教仁所追求的民主政體全面否定。

中華革命黨在1919年改組為中國國民黨,在此之前,該黨始終強調一黨獨裁,後來就使用新的用語=「以黨治國」來說明一黨獨裁,其意義就是「革命黨代替人民,來統治國家之意。」

(三)孫文的「以黨治國」就為近代中國的政治體制奠下了基礎

事實上,中華革命黨的「以黨治國」,其實就是貫徹孫文個人獨裁的「以人治國」論。今日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其實就是「以黨治國」論的現代版。習近平修改憲法,拿掉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配合共產黨的「以黨治國」的方針,不外就是要實現習近平的「以人治國」。不管蔣介石或毛澤東,在其治下的政權,都是採取「以黨治國」論,也就是透過「以黨治國」論建立實質皇帝制的「人治主義」。這種透過「以黨治國」論建立實質的「人治主義」,如果我們追溯其起源,其實就會找到孫文的頭上。

當孫文被目前兩岸的政權異口同聲讚揚時,其實就顯示出兩岸在共產黨與國民黨統治的時期,都是被一黨獨裁與人治主義所支配的專制國家,而當孫文重新被加以檢視,而被挖出其真相時,那就表示被專制所覆蓋的民主已展露頭角。高雄的中山大學透過校內的公民投票要保持中山大學之校名,其實就顯示出孫文的真面目,尚被掩蓋住,也表示學生的民主素養,有倒退的嫌疑。

六、獨裁的孫文一手促成國共第一次合作

1919年10月,孫文改組中華革命黨,擴大吸收黨員,成立中國國民黨,此已如前述。1923年,孫文與共產國際合作,將大本營遷回廣州,對抗北洋政府。當時列強多不支持孫文,認為孫文實力不夠,他只有獲得蘇聯的支持。於是孫文在改組中國國民黨同時,就實行「聯俄容共」。蘇俄給予孫文大量的武器和財政援助,並派出軍事及政治顧問鮑羅廷幫助孫文建軍北伐。隔年,黃埔軍校成立。在蘇聯的影響下,孫文力排眾議,允許共產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中國國民黨,史稱「聯俄容共」。

對於中國共產黨黨員,孫所以願意容納於中國國民黨內,主要是為了爭取蘇聯援助,並為了集中力量,壯大國民革命的聲勢。1924年1月20日至1月30日,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但是國民黨上層從大會一開始的時候,就對孫文的聯共政策意見不一,爭論激烈。當時意見分為三派,一派主張聯共,一派主張溶共,還有一派主張分共。在國民黨改組過程中及改組以後,不斷有人表示反對,有當面發難者、有聯名上書者、有集會抗議者、有會場上抗議者等等。馮自由、劉成禹、胡毅生、李石曾、戴季陶等公開表示反對國民黨改組。孫中山於是表示:「你們怕共產黨,不贊成改組,可以退出國民黨呀!你們不贊成改組,那就解散國民黨,我個人可以加入共產黨。」甚至孫中山的兒子孫科因為發表了反蘇、反共的言論,不支持改組,被孫中山親自把名字,從第一屆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名單中劃掉。

孫文專制獨裁的性格,就在聯俄容共時徹底暴露。

七、共產黨與國民黨的神主牌-孫文

隨著歷史文獻的揭露,孫文的真相已越來越清楚,曾經喝過洋墨水的孫文,常常被國民黨戴上民主的假面具,用來掩蓋他們獨裁的真面目。然而國民黨與共產黨所以常常會吹捧孫文,其實是孫文的主張,與他們的獨裁統治,有太多吻合之處,而能夠給予他們的統治獲得大義名分。或許我們說孫文是造成近代中國不幸的主要人物之一,並不為過,而台灣人也因為蔣介石的國民黨來台,而無端被捲入到一個裡外相反的神話裡頭。

轉載自台灣守護周刊338期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