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巡田水遊記】頭城搶孤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12/07
【巡田水遊記】頭城搶孤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前言:

本系列遊記,以「巡田水」的心情遊宜蘭。

農夫阿伯晨昏身穿蓑衣,頭戴斗笠,肩掛鋤頭,在田畦間走來走去,有時挖開泥堆,讓田裡水流出;有時堆積泥土,堵死流水,讓田園充滿灌水。這種呵護田園的用心,期望作物旺盛的努力,日復一日,並視為慣常,這就是「巡田水」的精神。(系列26)​

宜蘭頭城的「搶孤」活動流傳至今已有兩百年的時間,具有多重的意義象徵,可說是最驚險刺激的民俗活動。

開蘭第一城:頭城

頭城在漢人移墾蘭陽平原的歷史地位,如同台南在台灣發展史的重要據點,各世代的先住民和移墾者,將他們的風俗民情同時帶來,重新交集融合,一再演變為令人動容的文化風貌。

頭城搶孤即是漢人移墾蘭陽平原以來,所傳承的特殊民俗祭典之一。

透過這一活動,可以看見移墾先民的勇毅和血汗,可以察見人、鬼、神相互敬畏的意涵,可以發現團結、互助、爭搶和分享的移民性格,在搶孤活動的各環節上,淋漓盡致的呈現。

搶孤簡介

頭城搶孤,慣例安排在農曆七月最後一夜舉行,也就是「關鬼門」之夜,各家備食施鬼,祭拜後將安置在高棚竹棧上的供品,讓勇漢攀登搶奪,除留下部分供品及順風旗以討吉利,並將其餘供品施放給各善男信女。搶孤習俗原非頭城所專有,但方式之驚險奇特、意涵之明顯深遠以及狀況之熱烈,則非頭城莫屬。

頭城搶孤兼具宗教民俗、體能競賽的崇敬、詭異和激烈,不僅在台灣僅見,放眼世界各地民族亦是少見的活動。

頭城搶孤的由來

「頭城搶孤」和蘭陽平原的開發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早期漢人離鄉背井渡海來台開墾蘭陽,頭城即是開蘭的第一據點,在開拓過程中歷經天災、疾疫及戰爭而往生者魂無所歸,為了祈求普渡孤魂、消災解厄,於是在每年俗稱「鬼月」的農曆七月,由附近八大庄的居民,集資舉辦普渡法會來超渡孤魂,並在農曆七月的最後一天,也就是「關鬼門」之夜,舉行盛大的搶孤儀式,以表對先民的追念普渡之忱。

頭城搶孤的特色

一般中元普渡是以超渡施食鬼界亡靈,而「搶孤」之所以會成為最受矚目的民俗活動在於其兩大特性,其一是兼具布施陽間人眾的博愛襟懷,祭拜完鬼魂的祭品由貧苦的人來搶食以濟饑困。而另一特性則為搶孤極具激烈的挑戰性及危險性,活動的過程驚心動魄,為世界少見的宗教民俗之最。

頭城搶孤的過程

發佈榜文

道士發佈《植福金章》榜文,以頭城中元祭典搶孤大典各斗燈首之名?各方眾信,向無祀之男女孤魂召請共享甘露法食,並向仙佛祈求吉祥,同時警告天魔外道、魍魎鬼神勿侵犯壇界,以保法會順利,眾人平安。

化食普施

法師誦唸《瑜珈燄口施食要集》,振鈴召請孤魂來臨,接受甘露法食。法師運通神力,灑滴甘露,引使苦楚的孤魂開口,即所謂《放燄口》,法師同時示現手印變食,以一化十,十化百,施食十類、六道孤魂,在莊嚴的梵唱聲中,讓前來的孤魂都能有所開悟,解脫在地獄所受的痛苦。

編紮棧殼

束綁孤棧,需要動用較多的人力,自願前來工作的村民,為所屬鄰里的孤棧奉獻力量,也藉此機會聯絡感情。高度在四十三台尺左右(十三公尺)的孤棧,將繫掛雞、鴨、豬肉、肉粽、魷魚、米粉、蝦、紅蟳等各種祭品,因此格外講究牢固。

製作過程中,除藤索外,連尼龍繩、塑膠繩和鐵絲也派上用場。

安置祭品

孤棧上繫綁的供品,由各孤棧所屬的村里提供,為防氣候酷熱,供品腐敗,大抵選用魷魚乾貨,以及真空包裝的臘肉、鴨賞,這項繫綁工夫,鬆緊度得恰到好處,既不自動鬆脫,也不必過於為難搶孤人士才是上乘。

幽冥彼岸

一間間給水鬼孤魂暫棲安身的水燈厝,隨波而去,乍然旺燒的水燈頭,瞬間化為灰燼,燃燒的水燈,在夾岸的鞭炮聲中,漸行漸遠,照耀水府冥路,將普渡的消息遞送到幽冥的彼岸,以便將孤魂引進棲身,等待明日的普施超度,在這火煙沖天,人聲細碎的儀式中,人的慈悲之心,往往也油然而生。

孤柱塗油

孤駐塗抹黏滑的牛油和羅粘香,增加了搶孤者的困難。因孤柱高聳,塗抹牛油需借重昇高機工作,塗抹十二支孤柱的牛油,大約在一百二十加侖左右。高聳的孤柱塗抹黏滑的牛油,搶孤者可在此體會救孤魂、普渡野鬼之艱辛。

搶孤序幕(Prelude Of Chiang-Ku Activities)

飯棚上放置一籮籮米飯,經由法師施展化食法術後,可變出數倍,以免餓鬼吃不飽,而危害人間。飯棚孤棧繫掛魷魚,依例仍是攀爬獲勝者可得,至於棚下撒落的米飯,據傳如果及時拾取這些米飯食用可闔家平安,以殘羹餵豬,可以長得又快又大。飯棚搶孤一般都在隔鄰的孤棚之前舉行,是搶孤大典的序幕。

頭城搶孤的舞台

根據史料的記載,「頭城搶孤」最主要的棚架可分為「飯棚」和「孤棚」各一座,所謂的「飯棚」又俗稱「乞丐棚」,此孤棚的規模小,高度約18尺,棚上會放置一籮籮的白米飯,經由法師施展「化食法術」後,也就是現手印變食,以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以免餓鬼吃不飽而危害人間;法師也會唸誦「諭珈燄口施食要集」,振鈴引使苦楚的孤魂開口,即所謂「放燄口」來接受甘露法食,開悟前來的孤魂,讓其解脫在地獄所受的痛苦。


左邊比較小的一棧是所謂「飯棚」,上面供奉白米,由法師「放焰口」-搖鈴誦經作法,請孤魂野鬼前來領受。​

「孤棚」是正式比賽用的棚架,比飯棚的規模大很多,由下往上可分為三部份,下段先由十二根合抱粗大,高約十丈的杉木為支柱,柱頂在築個名為「倒塌棚」的平台,其平台是為了增加搶孤者上棚之難度而建,倒塌棚上再豎立十三座狀如金字塔的竹編孤棧,高約四十三台尺左右,孤棧週圍將繫綁雞、鴨、豬肉、肉粽、魷魚、米粉、蝦、紅蟳等祭品,最後孤棧頂端有其大小各式的金牌和一面「順風旗」,據說此旗若豎立於船頭,將可庇祐漁船一帆風順,滿載盈艙。這座巍峨矗立空中的莊嚴巨棚,為了增加搶孤者的困難度,會於十二支高聳的孤柱上塗抹約一百二十加侖左右的黏滑牛油,讓搶孤者在此體會救孤魂、普渡野鬼之艱辛。


孤棚。​

競賽搶順風旗

頭城的搶孤活動都在子時舉行,活動由道士將束香插在包子上朝地面擲下,這個儀式稱之為「進包仔香」或是「射包仔香」,而後步下法壇圍繞著七星燈,唸誦真言撒下一撮鹽米,並且吹動法角完成祭典,緊張刺激的搶孤於是隨之登場。參加的隊伍以5人為一組,每隊各守一根棚柱,且只能以一根麻繩為輔具,等待大鑼響起時,即立刻上前抱住塗滿層層牛油的棚柱,以疊羅漢的方式配合麻繩的運用開始奮力向上攀爬,當搶孤者要爬上孤棚頂端的「倒塌棚」時,要以上單槓的姿勢倒掛金鉤翻上孤棚,許多參賽者常會於此失手墜落,為搶孤最困難且最容昜發生意外的階段。待首名搶孤者翻上孤棚後會將繫於孤棧的祭品傾落地面由棚下的民眾來搶拾,接著繼續爬上孤棧頂,來爭奪棧頂豎立的「順風旗」,以鐮刀割斷取下順風旗的搶孤者才算贏得最後的優勝,也將並贏得棚下觀眾的喝采,並為這項結合團隊精神的民俗慶典打下序幕。

早期抵達蘭陽平原開拓的先民,有的因戰爭、天災及疾病等多種原因喪生,搶孤活動也是對先民的崇敬。在搶孤活動結束後將祭品分給生活困苦的人,另一方面則是隊伍在攀爬佈滿厚厚牛油且高於十層樓的孤棚上,以五人團體合作的方式來往上攀爬,每一步都得要小心謹慎,就像是早期先民拓墾時的艱辛,不僅是傳統民俗也是一項精采的表演,藉此來表達對天地鬼神的敬畏。


參賽隊伍只有五人,只使用一條麻繩,各憑本事、攀上又高又黏滑的木柱。​


翻倒棚。​


孤棧各有名目,大多是由頭城地方廟宇、協會敬獻。​


選手在開始攀爬孤棧之前會把祭品丟下孤棚任人搶拾,所以上面的人搶孤,下面的人也在搶孤。​


爬到頂端。​


這是最後一支順風旗,鋸下之後搶孤活動就宣告大功告成。

鬼月嘉年華會

頭城搶孤,將是一場融合了「人鬼一家親」的人道精神,是一場驚險刺激的體能競技和「冥陽同歡」的「鬼月嘉年華會」。

清道光五、六年(一八二五年)間,噶瑪蘭通判烏竹芳,在題為《蘭城

中元》詩中,對祭拜、放水燈、搶孤諸活動,有很生動的描述:

    殽果層層列此筵,紙錢焚處起雲煙;
    滿城香燭人依戶,一路歌聲月在天。
    明滅燈光隨水轉,輝煌火炬燒街旋;
    鬼餘爭食齊環向,跳躍高台欲奪先。

現在頭城搶孤己成為民俗和觀光的活動。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