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從郭正亮遞補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說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8/20
從郭正亮遞補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說起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立法院日前通過「政黨及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行政院也快馬加鞭成立處理委員會,發表主任委員由立法委員顧立雄出任,而顧立雄所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缺,則依序由排名第21名的前立委郭正亮禠補。消息經披露,引起不少嘩然,所嘩的不是顧立雄,而是今年二月曽酒駕呼氣值高達0.64毫克的郭正亮。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郭正亮何許人也?1980年代著名的評論家「江迅」是也。後來任兩屆立委(6年),擁有大學教師的頭銜,也偶爾在電視節目露臉,算得上是個名嘴。但比起蔡其昌丶鄭麗君丶黃偉哲丶段宜康丶陳其邁丶邱議瑩丶蕭美琴等,其實民眾對郭正亮曾任兩屆立委的表現,記憶不多。倒是數年前他爭取出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未果後,多所砲轟民進黨情事,在民進黨鐵粉心中留下深刻印象。除此,他駡李登輝「皇民」之不堪,簡直和郝柏村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較鮮為人知的一件事,被統媒捧為「上國」的中國對台辦公室第一把手,曾經來台邀約統媒或傾中媒體主要幹部,譬如總編輯丶總主筆餐宴,其中原預定名單一人,臨會前一日因故無法參加,形成一大圓桌缺一角的尶尬,又不能隨便找個人頂替。眾𥚃尋尋覓覓,找到了郭正亮欣然赴替。郭非媒體人,也不是用文化大學教席身分與會,而是統媒最喜歡註記他身分的「民進黨前立委」!由這件事,大家應會體會最近他發表要遞補顧立雄不分區立委缺時,在周玉蔻廣播節目中,提及部分基層民眾對他有「綠皮藍骨」之疑慮的由來。

對於「綠皮藍骨」之質疑,郭正亮的回應是「我的兩岸立場和蔡英文總統幾乎是一樣的」。哇!好厲害的轉圜,怪不得小英總統最近在台灣指標民調滿意度陡滑了6.6%。蔡英文總統派顧立雄出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並依序由郭正亮禠補不分區立委乙事,也有不少綠營選民幹在心理口難開,有人因而牽拖小英黨主席當初不分區提名時,在一片激烈反對聲中,將郭正亮列入名單;又在520之後,連續把不分區的鄭麗君丶李應元找去當閣員,現又加上「保送郭正亮」的臨門一腳--由顧立雄出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主委,那小英總統不是始作俑者嗎?

關於顧立雄出任主委,媒體少有什麼探討評論,倒是對郭正亮禠補,議論紛紛,質疑連連。這真是怪事,520之時,鄭麗君和李應元入閣,由排名第19名的周春米和20名的李麗芬遞補,倒也不見媒體有任何報導,當然也談不上什麼探討。豈料排名21名的郭正亮一遞補,就像捅了馬蜂窩,支持小英的689萬選民當中,唉聲嘆氣者有之,不屑者有之,怒駡者有之。「綠皮藍骨」的形容詞,還有綠粉嫌不夠貼切,有的還給加上一個「紅心」,也有人形容他既非綠非藍,而是「粉紅」。民進黨創黨近30年來,能夠以「綠皮藍骨」丶「紅心」丶「粉紅色」引基層黨員訾議如此者,幾稀!

郭正亮遞補不分區,固然遂他本人長久以來之心願,然對民進黨丶蔡英文主席丶民進黨立院黨團,究竟是負面還是正面?不無疑問。除了「立場」問題以外,他今年二月酒駕呼氣值高達0.64毫克(幾近茫酥酥),是司馬文武0.27毫克的2.4倍,剛發布遞補立委就博得「酒駕立委」之名。問題是江春男已宣誓即將赴任、而且其0.27其實是在0.25「公共危險」罪嫌分界的潛規則之灰色地帶(基層警界有一潛規則,因應酒測器可能誤差值的必然存在,執行時參考行車速限放寛時速9公里之作法,酒測則放寛0.3毫克,即0.18開罰單,0.28移送偵辦,但江春男為何0.27被移送地檢署,且記者馬上風聞報導,有點玄妙)。而郭正亮茫醉酒駕,似無悔意,還「交待」警檢不可讓外界知曉,敢做不敢當,人師風範何存?被起底後也不道歉,還説「我已經戒酒了」,此話經得起檢驗?又説「再酒駕,就辭職(立委)」,説得臉不紅,氣不喘,難怪民進黨許多黨員臉都「綠」了!

值得正視的,郭正亮之所以能遞補立委,因他排名民進黨第21名順位,是誰將他列入不分區32人名單的?蔡英文主席也。但小英主席也有點寃枉,因為郭正亮雖然常「打著綠旗反綠旗」,但在本屆立委選舉聲勢大好下,郭正亮力爭不分區立委甚力,原本大有希望列入「安全名單」15名之內,但黨中央對他的「社會風評」不無顧慮,硬是將他往後拉到21名之遙,「以策安全」。沒想到民進黨運用哀兵之策,讓不分區當選18人之多。520之後,至今又有3人入閣,造成排名21的郭正亮也進立法院了!郭正亮遞補事件,已成事實,九牛拔不動,教他「自動辭職」,門都沒有。但與其譴責他個人,不如來檢討整個不分區提名制度。

以前民進黨不分區提名,是有淪為派系分贜的明顯缺失,本屆已經大幅降低,但難免也有例外。更嚴重的是,現行不分區採「包裹制」,在黨內中常會丶中執會的審查時如此,選民投票時亦如此,政黨票只能擇一而投,不能對其中內容名單或排序表示任何意見,這樣的制度設計,不盡人性及理性化。以綠色選民而言,明知不分區名單有夾雜自己認為「不良」或自己極為「不喜」之份子,但究竟要不要「含厭投票」,煞費思量煎熬。比較理想的制度是黨內審核或選民投票時,在投某黨政黨票,可以對其中一丶二人表示負面意見,當負面意見達到該政黨票得票數某程度比率時,該人就「失格」,由後面人依序遞補。在統計學的大數法則下,這種規則是合乎民主邏輯的,避免目前「挾帶式」的缺失,也給「有權者」警惕勿濫用提名權之制衡。

果能如此,我國的不分區立委選制或許可進步一大步,且獨步全球創「選舉+罷免」之新制,給支持該黨的選民一些表示意見的空間,而不是絶對要「照單全收」。另外,不分區的設計,選民投該政黨票,是同意該些人任「立委」而非其他職務,政黨若以不分區立委他調,原則上是違背對選民的許諾,更遑論黨以權謀在不分區進退中當「籌碼」運用,例如馬英九以開除王金平黨籍,欲達到把王從立法院長拉下馬的私心,則是違法亂紀之昭彰。

立委不分區代表制自1992年新國會即始實施,至今已24年卻尚處「半生不熟」階段,也少人注意於此,本報特以「見微知著」提醒關心民主制度及進程先進,容或能思考探討不分區選制之良窳,善莫大焉。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