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我反叛所以我們存在──卡謬和彭教授、台灣和香港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07/28
我反叛所以我們存在──卡謬和彭教授、台灣和香港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人要活,而且活出生命的意義,一定要不停地打拼、掙扎、反抗、反叛,不然不是活著,只是行屍走肉,等同死亡。

人生病,要有活的意志、毅力,不能放棄,要和病魔鬥爭,不然一定死亡。人被欺負,被打,被殺,要反抗,不然就會被欺負、被打、被殺。人對不公不義的事情,要反抗,不然就會被欺凌,對獨裁的政權要反叛,不然就當奴隸,對帝國主義的國家要抗拒,不然就當亡國奴。

人是這樣,族群、社會、國家也是這樣。

50年前去美國念研究所,第一堂課、政治理論,讀的就是卡謬(Albert Camus)存在主義的大作( The Myth of SisyphusThe Rebel),讀得霧煞煞,有讀沒懂,差一點不及格。

這些年來,常常想到他。雖然對他的荒謬理論,「荒謬世界」(absurdity of the world),還是半懂不懂,但對他「人活在這個荒謬世界,非反叛不可, 不反叛就是自殺,就是死亡」、「我反叛所以我們存在」(I rebel therefore we exist),越來越有同感,心有戚戚焉。

不反叛就是自殺 就是死亡

他說,活在這個荒謬世界,反叛(revolt)、熱情(passion)、自由(freedom)是活得有意義的3要素。一個人不僅要為自己,也要為正義和人類的團結(justice and human solidarity)反叛。掙扎(struggle)地往上提升,令人心滿意足。反叛你的宿命,讓你生命有意義。反叛讓我們自由決定生命的方向,掌握自己的命運。

6年來馬英九統治台灣,有2大問題,一是內政,一是外交。對內,他不認同台灣主權獨立,認定台灣是中國的地區,讓台灣人國家認同混亂,主權危機浮現。他一意孤行,向專制中國傾斜,黑箱作業簽訂兩岸協議,把台灣經濟陷入「一中」經濟死巷,前途黑暗。他更要歷史定位,「馬習會」,和中國政治談判,讓台灣陷入大一統的「一中」政治陷阱。台灣亡國危機若隱若現。

對內他反民主、反主權獨立。對外,他不再抗拒專制中國。不再「反共抗俄」、「殺朱拔毛」、「消滅共匪」、「反攻大陸」。視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飛彈威脅若無物,不購賣先進武器,國防休兵。不爭取國際認同,不申請進入UN,不發展外交關係,外交休克。他的「台海60年來最和平」,是假和平,是亡國前迴光反照的假和平。

馬英九半死不活 台灣也半死不活

馬英九是一個不反抗、不反叛的人。他領導的台灣是不反抗、不反叛的國家。他半死不活,台灣也半死不活,都走向死亡。

還好,很多台灣人不是馬英九。終於爆發了太陽花學生的抗議運動。學生只是民主的示威抗議,還不是反叛,更不是革命。

太陽花暫時遏阻了馬英九的急速傾中,卻沒有震醒他的「中國夢」。他還是自我感覺良好,自己對,別人錯,學生錯。還是要橫柴入灶通過服貿協議,夢想去上海「馬習會」,開啟他的終極統一民族大業。

為了台灣的獨立存在,太陽花變成反叛,變成革命、甚至暴力革命,雖未必必然,但仍是埋在台灣土地下的不定時炸彈,隨時可能引爆,應是卡謬存在主義可以預料的人間事。

2014.5.10,中國國務院突然發表香港一國兩制實施狀況白皮書,表明北京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香港僅有地方事務管理權,香港的高度自治享有多少權力,「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

香港人馬上反彈,批評北京在恫嚇、打壓6月22即將舉行的公投和佔領中環運動,但港人不吃這一套,北京越打壓,只會激發港人更堅決爭取民主。

民主人士分析,北京已不介意破壞一國兩制,以白皮書凌駕基本法,甚至「變相撕毀基本法」,「香港人如果還不爆發,香港就只有在沉默中滅亡」。

很多港人支持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今年六四更有空前的18萬港人參加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

為了自由民主人權,香港人覺醒了,風起雲湧,正在反抗專制中國的鴨霸統治。他們反抗,但還未反叛。

在這個卡謬存在主義的最高層面上,台灣和香港的命運相同,不反抗、不反叛,都會滅亡。反叛才存在,是他們的宿命。

彭敏明文章火氣大 一定是身體健康

不久前,問候彭明敏教授,說最近讀他的文章,感覺他火氣很大,一定身體健康。他的助理說,我讀到他的心裡了。

彭教授溫文爾雅,50年前就是世界聞名的國際法學者,台大最年輕的政治學教授,ROC的UN代表團顧問,卻為了台灣的主權獨立發表《台灣自救運動宣言》,反叛蔣介石的專制政權,被打入黑牢。50年後,因為馬英九出賣台灣,90歲的老人家大動肝火,要我們反叛馬政府。

戰後快70年了,台灣還是「亞細亞的孤兒」,孤苦伶仃,真是情何以堪!真是台灣人的悲哀!彭教授痛心知道,我們反叛台灣才存在。

 

comment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