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台灣京大校友會回饋母校京大病院—「遠水救近火」第六波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06/12
【專文】台灣京大校友會回饋母校京大病院—「遠水救近火」第六波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有122年歷史的京都大學附屬病院,學風鼎盛,臨床及研究兼優,自從2012年山中伸彌教授及2018年本庶佑教授連續榮獲諾貝爾獎後,聲譽倍增,與曾任京大校長的井村裕夫教授(現任日本學士院院長)並稱為芝蘭會三傑,芝蘭會是京大醫學部的同窗會,會員遍居全球,在日本國內的會員們更是各居要津,在日本醫界舉足輕重。

21世紀以來,日本人榮獲諾貝爾獎的人數激增,平均每年一位,19年間有19人獲此殊榮,而京都大學始終名列前茅,2012年後日本有4位諾貝爾醫學獎得主,京大病院居半,難得的是京大病院這二位諾貝獎醫學獎得主都是謙冲自牧的恂恂君子,贏得政府及民間的廣泛支持及信賴,2012年山中伸彌教授得獎後,日本政府就決定在10年內挹注1100億円經費幫助山中教授從事ips細胞的研究。

2018年的本庶佑教授更是在得獎後,隔天就將1億1千500萬円的獎金全額捐給母校京大,支援年青學者的研究工作。

這二位高風亮節的日本醫界泰斗,在諾貝爾獎光環的加持下,不但是莘莘學子的表率楷模,儼然也成為了日本醫界的標竿人物。當源自武漢的新冠肺炎在日本氾濫成災時,為了安撫人心,身為京大ips細胞研究所的山中伸彌所長,更是責無旁貸地挺身而出,屢屢應邀參加政府舉辦的專家會議,拍攝「不要感染人!  不要被感染! 」的公益電視短片,山中教授權充代言人,呼籲全民粘着團結,共同抗疫,為醫護人員打氣而發聲 :「如今的醫療現場,尤其是救急救命的治療室,醫護人員都犧牲其睡眠時間,為了幫助病患而奮鬥不休,現在新冠病毒來勢洶洶,事態嚴峻,醫護人員有如骨牌效應般,一個接一個,不是病倒就是累倒,長此以往的話,除了肺炎病人以外,其他病患的治療也將成為不可能的狀態,我們國民務必團結一致,拿出賢明的行動、發揮粘着的靭力,以防止醫療體系的崩壞」。

由於日本民族性內斂自肅,不會輕意地對外流露出自己的苦衷窮境,所以,高山仰止的山中伸彌教授語帶保留的公開呼籲,只是冰山一角,難窺全貌,直到5月3日《京都新聞》以斗大標題「「不能開刀了」京大病院醫師吐露懸命節約手術衣的心聲」上報,才將京大病院醫療防護物資嚴重短缺,但,礙於顔面而難以啓齒的窮境,公諸於世。

身為京大病院OB的我,不免大吃一驚,連忙向同門學弟産婦人科万代昌紀教授及京大病院感染制御部的長尾教授求證,才知道堂堂京大病院醫護人員的窘態已經超乎想像之外,口罩、防護面罩、防護服、醫用手套及手術衣都嚴重不足到左支右絀,而市面上卻是有錢無貨,在日本已經買不到上述醫療物資,救人在於救急,所以,我於5月4日,緊急投稿台灣媒體,尋求支援,宜蘭善心人士,反核健將的陳錫南先生及高雄市醫師公會率先響應,惠贈滅菌手術衣1千件及醫用手套4萬枚,於5月15日在台灣駐大阪辦事處李世丙處長的見證下,親自面交京大病院宮本享院長以稍解其燃眉之急。

台灣留學京都大學的學生雖然不多,但,回台後大都在各行各業中出類拔萃而頭角崢嶸,舉其犖犖大者如李登輝前總統、謝長廷駐日大使及台灣首位醫學博士杜聰明教授(前台大醫學院院長)等等。而年青後進們也不惶多讓,在台灣京大校友會的群組中,有人姑隱其名地見義勇為,戮力回饋母校,慨捐大量手術衣,託我轉贈京大病院,此種施恩不望報的善行義舉,頗有京大之風,令我折服,所以,昨天我特地再度前往京大病院,當面呈贈宮本院長,而遠在大阪的李世丙處長及蔡季穎秘書也於百忙之中,又再度風塵僕僕地撥冗趕來京大病院見證,我心裏實在覺得過意不去。

面對此次瘟疫的流行,台灣防疫人士由於洞燭機先而未雨綢繆,有幸成為防疫有成的典範國家絕非偶然。而當全世界多數國家仍然在愁雲慘霧籠罩的苦海中載浮載沈時,台灣丸已經成功靠岸,而且行有餘力,可以敦親睦鄰,「Taiwan can help 」這是台灣之光。

台灣駐大阪辦事處,由於蘇啓誠前處長的不幸犧牲,所以,繼任的李世丙新處長就任後,如履薄冰地戮力從公,日夜匪懈的服務僑民,使渙散零亂的僑心重新凝結集聚,此次僑居地日本有難,關西地區的僑界爭先恐後、自動自發地加入救災行列,「Taiwan is helping」 在日本的關西地區之所以獨佔鰲頭成為領頭羊,李世丙處長的以身作則,居功厥偉。

飃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成功的外交官往往高瞻遠矚,風雨中及時耕耘,餐風沐雨地廣植善因,當雨過天晴後,纍纍的善果,自然就水到渠成而可期可待。這是僑民之幸,僑界之福,更是台灣之榮。

附記:

日本由於疫情趨緩,安倍首相終於在5月25日宣布解除日本的緊急狀態宣言。而醫療物資的需求及供應也趨於平衡安穩。


左起:京大病院宮本享院長、台灣駐大阪辦事處李世丙處長、王輝生及産婦人科万代昌紀教授(捐贈滅菌手術衣)。圖/王輝生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