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台灣看天下】世界正在等待一場戰爭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04/10
【台灣看天下】世界正在等待一場戰爭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武漢瘟疫之中,或者瘟疫之後,世界會來一場戰爭,作為收尾嗎?

因為歷史通常如此上演,1894年,東北爆發黑死病,隔年,甲午戰爭爆發,1910年,雲南爆發鼠疫,流傳全國,隔年民國革命爆發,如今,武漢瘟疫的發展越來越不樂觀,全球確診飆破150萬,死亡數字更是不停更新,中共隱瞞疫情,瘟疫波及全世界,如今隱然已經成為全球公敵。

4月8日,武漢宣布解封,6萬多人搶著離開武漢,曾經支援武漢的上海醫生說;「至少還有2萬無症狀具有傳染能力的人,在陌生人群當中,武漢的危機尚未解除」,更有專家爆料;無症狀帶原者超過2萬人,更令人擔心的是;廣州已經展開封鎖行動,黑人成為中國社會排斥對象,上海也加蓋「方艙醫院」,另外東北方面,俄羅斯瘟疫擴散,一個月來,飆到7000多個確診,致使排華行動更加如火如荼,4月5日,莫斯科市展開大規模強制遣送中國人行動,因為擔心確診病人在莫斯科引爆大傳染,所以,俄羅斯下令抓捕華人,一律遣送到牡丹江口岸綏芬河,入境的中國人估計有150萬人,這些人很可能變成東北疫情失控主因,中共目前採取全面蓋牌,全球的緊張局勢,並沒有因為中共宣布的零確診而消除。

4月6日,川普總統指責WHO已經是中國傳聲筒,是全球災難的幫兇,宣布凍結對「世衛組織」的資金援助,而柏曼律師團對中國的問責索賠20兆美金,印度以及英國也加入行列,甚至連中國好友伊朗,砲口轉向,對中國隱瞞疫情,表達不滿,可以看到;一個全球反中的氛圍環境,正在形成。

英國索賠3510英鎊,印度索賠20億美金,若加上美國的金額,總數來到800兆台幣,歐盟發表譴責,未來是否加入索賠團隊,動向不明,整個世界針對中國展開問責索賠,好像回到晚清的八國聯軍時代。

中共肯定不會乖乖賠錢,尤其是中國疫情面臨第二次爆發,國內復工困難,失業人口來到2億,這還不包含隱形的農民工,不在統計數字之內,中共可以靠著槍桿子維穩,問題是場面可以拖多久,仍然是未知數,如果說;美國目前瘟疫局勢危險,影響川普連任,習近平恐怕日子更不好過。

人口和中國不相上下的印度,全民憤怒,當然有原因,相對於中國而言,印度的貧富差距,比中國更大,但是醫療資源比中國更匱乏,印度的過半財富被1%人口掌握,而過半的人口卻必須爭奪4%的財富,低教育,低收入,生活在貧窮線下的人口超過一半,中國這樣的獨裁政府不重視人命,但是,印度雖然是民主制度,千年的種姓制度和多神信仰,成為社會進步的阻礙,貧困者人命依然低賤,人權不彰的問題不亞於中國,尤其是女性人權常被國際社會所詬病,以肺結核病來說,30年前,中國和印度傳染率不相上下,三十年後,中國的肺結核傳染率來到0.6%,但是,印度還高達27%,證明印度在公共衛生上沒有進步,這樣的印度當然擔心瘟疫變成災難。

印度政府宣布大家出門要戴口罩,但是,印度神廟的代言人卻鼓吹大家只要信仰真神,就無需戴口罩,也不須害怕瘟疫,其次,醫療公衛推展遭到阻擋,前不久,印度電影《廁所的愛情》,反映出印度農村家庭沒有廁所,女性必須在天未亮之前,摸黑到野外大便,另一部電影《貧民百萬富翁》更顯示加爾各答貧民區衛生條件的惡劣。

3月24日,印度宣布封國,當時確診只有500多例,過了兩周,目前確診來到5000多,一口氣增加10倍,印度政府很顯然嚇壞了,但是,硬性封國並沒有改善狀況,反而造成更大的人道災難,根據英國電台報導;政府突然無預警宣布封城封國,將近兩億的農民工失去打工機會,突然被逼著離開城市,回到家中,印度農民工和中國一樣,戶口所在地才有社會福利補助,警察在街上驅趕民眾的暴力手段,不輸於共產中國的公安,許多農民工必須行走5百公里甚至一千公里的路途,有人中途就死亡,不知是飢餓死亡或者是「武漢瘟疫」死亡,英國廣播電台形容「印度正走著回家」,BBC說:如果印度瘟疫爆發,死傷肯定更加慘烈。

台灣須整軍備戰 防中共侵台

有觀察家擔心中共會趁著疫情期間,對台灣動武,因為中共已經意識到瘟疫降溫之後,隨之而來的各國聲討,無法逃避,中共也勢必發動民族主義大旗,抗拒到底,這時候,將會是戰爭衝突最可能發生的時候,美國或英國還可以透過國際法或人權法案,查扣中國政要的美金資產,印度就比較可能訴諸戰爭,這也是觀察家所擔心的。

美英等西方國家,目前看來受創嚴重,醫療資源崩盤,但是,比起印度還是好上一大段,印度如果管控出問題,根據專家估計:13億人會有1.3億的確診人口,以目前印度醫療資源來看;死亡至少上看1300萬,如果印度的瘟疫結果是這樣的下場,一但莫迪無法成功向中共求償,為了安撫民心,中印走向戰爭,絕對有很高機率。

當然,台灣也無法掉以輕心,必須整軍備戰,防止中共政權在崩倒之前的最後反撲。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