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影音】台灣第二位醫學博士施江南的故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1/03/03
【影音】台灣第二位醫學博士施江南的故事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是杜聰明。第二位醫學博士是施江南。陳永興說:施江東、施江西、施江南、施江北「東西南北」其中有三個醫生攏很優秀。

施江南,台灣彰化鹿港人,家中有四兄弟,分別以「江東」、「江西」、「江南」、「江北」命名,前三位都是醫生,老四江北,則是法學專家。(施江北:年少即赴京都同志社中學讀書,後來畢業於東京帝大法科。)

《台灣醫界人物百人傳》發掘108位影響台灣深遠但已不在人間的醫界傑出人物。陳永興日前在發表會專題演講介紹書中醫界前輩典範人物。該書為陳永興醫師多年來蒐集醫界人物的故事,透過講學、專欄,向社會傳達這些重要的人物事蹟。

民報2017年2月26日陳永興在專欄為文:「為台籍兵找生路、在法庭上講真話 施江南醫師卻因此命喪228」。施家四名兄弟中,以老三施江南最負盛名。1924年台北醫學專門學校畢業,轉赴京都帝國大學醫學部專攻內科。

施江南1930年獲得京都大學的醫學博士,是日治時代第二位獲得醫學博士的臺灣人,在京都帝大附屬醫院任職。在京都帝大附屬醫院任職。1931年返台於母校任講師,1935年4月升任該校教授,1935年7月於台北市建成町開「四方醫院」,專治內兒科。

為了台籍日本兵的生計 向陳儀、柯遠芬陳情

施江南在醫界的聲望甚高,多有參與社會政治活動,1940年當選日治時代的臺北州議員、「皇民奉公會」中央本部參事、「台灣奉公醫師團」本部理事。戰後曾任「臺北市醫師公會」副會長、「台灣省科學振興會」主席。也致力為台籍日本兵回台而奔走,與兄長和當地士紳組成鹿港街海外同胞救濟會,向行政長官陳儀陳情,希望政府能協助因戰爭流落海外的台灣人返鄉。

施江南很關心在二戰時被徵召的海外台灣兵,這些人回來之後,很多沒工作、沒飯吃,為此施江南去找柯遠芬(警總參謀長),柯竟說:『你們台灣人吃日本人剩的就夠了』。聽說施江南當面回斥柯遠芬,甚至返家後還氣呼呼。

後來,228之前發生了一件『迎婦產科』事件。這醫院曾替國軍七十軍的一位軍官妻子(罹癌)開刀,這女病患因注射盤尼西林、反應不良而不治死亡。軍官不放過醫院,就打起官司。

醫師公會委託李瑞漢律師為被告辯護,審判結果是醫院勝訴,法院判決病患之死為『不可抗拒』、醫院不須賠償。

施江南也是出庭作證的醫生之一,他說錯不在醫生(加黃朝生、徐春卿和李仁貴聯保迎教授),在這次作證之後,施江南可說是嚴重得罪軍方,讓軍方自此懷恨在心。

另外,也有資料指出,據其老友李道南口述,施江南之所以遇害,乃因為曾經得罪過一位前來求診的軍人所致。

臥病在床 事件中亦無激烈言行 仍難逃國家殺戮命運

不管如何,施江南幾度基於義憤而與軍方結下樑子,或許就埋下了日後被報復的殺機。事情到了1947年二二八事件,施江南在3月初被推為「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但他其實並非處委會要角,也沒有激烈的言行,他個人當時甚至因患瘧疾臥病在床,卻在3月11日晚上八點左右,有人來敲醫院門說要看病,撞壞兩扇門闖入醫院,抓走施江南,迄今屍骨下落不明,如何遇害始終未白。施江南失蹤,生死不明,令家族心灰意冷,轉而選擇離開鹿港或低調淡出。

施江南熱愛台灣,為台灣社會盡心盡力,為公義公理犧牲奉獻的精神,值得台灣人學習敬仰。在行醫之餘參與社會運動,救援台籍日兵並培養其謀生能力,秉持醫師的人道精神,乃行醫者典範。

10多年前,施家在整建祖墳過程中,經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及相關人士的遊說之下,施江南遺孀及後代同意在鹿港施家墓園,設置「第七代江南公二二八罹難紀念碑」,這或許是唯一私人設置的紀念碑,也稍稍彌補彰化縣沒有設立二二八紀念碑的遺憾。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