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二戰高千穗丸 船難生還記(上)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20/10/01
【專文】二戰高千穗丸 船難生還記(上)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編按: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已經70幾年,曾經過戰爭的人紛紛凋零。9月21日是國際和平日,郭維租醫師帶我們回顧他如何在高千穗丸船難死裡逃生。過去的慘痛教訓應該傳承給子子孫孫,避免歷史重演。

突陷滅頂絕境

1943年3月中旬,我修完東京帝國大學醫科第一年課程,趁著春假,搭乘高千穗丸回台灣。

16日自神戶港出航,經瀨戶內海在九州門司停一晚,補給石炭和水, 翌日起航後一路往南,預定19日中午到達基隆港。我在船上讀了兩本書,是史懷哲博士的《原始森林的邊緣》(The Primeval Forest ), 以及英國宣教師克利斯蒂(D u g a l d Christie)醫師著、矢內原忠雄先生譯的《奉天三十年》(Thirty Years in Moukden )(註)。兩位醫界前輩愛民奉獻,讓我很感動,期望將來效法他們,為病苦的民眾尤其是弱勢無助的人盡心救助。

然而,就在到達基隆幾個小時前,在彭佳嶼近海,我們遭到潛水艦魚雷攻擊!三發擊中右舷,8000噸巨輪迅速右傾,從船尾開始沉下去,乘客、船員近1100多人瞬間被拋出海上。

大家在海裡載浮載沉,臉都被浮在海面的重油染黑了。基隆已經不遠, 我們以為當局接到SOS就會來救援,但時間一刻刻過去,3月的海水還相當冷,再這樣下去會凍死。於是開始四面張望,此時除了乘救生艇沒有生存可能了,幸而發現遠遠的海上有一艘,為了活命,我們拚命游過去,不知游了多久,四肢都已乏力,終於到達,還好艇上勉強可以坐上去。

不久,大家認為這樣一直增加人員不是辦法,超載太多會沉沒,全部喪命,必須趕快划離現場。我心想好險,只差一刻我就趕不上,感謝主!

就這樣,我們臨時學了划艇的方法。共有12支槳,48人分班輪流。稍時日傾西邊,緊接著黑夜來臨,天空一片暗雲,風浪也不小。戰時因糧食不足,人們多處於半飢餓狀態,划艇又是重度勞動,但為了活命,大家拚命地划,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一路向南。

長夜終於過去,東邊的天空開始亮了起來,20日早晨來臨。此時我們看見遙遠南方海面出現陸地──是彭佳嶼!我們希望日落以前能到達那裡, 有了具體目標,大家重新鼓起勇氣, 划了又划,然而,一直奮鬥到傍晚, 小島雖然近了,但看來還有一海里左右,黑潮造成逆流,拖慢了小艇速度。12支槳已折斷了四支,小艇因為老舊,底板接縫處開始漏水了。

四周又開始陷入黑暗,我忽然想到,可能就這樣離開人世了。但眼看著小島已經不遠,破舊小艇無法抵達,就在這裡結束一切,真是不甘心!眼前浮現在故鄉等待的父母慈愛的容顏,心想無論如何必須突破這難關,於是重新向天父祈求,願祂憐憫我們這群弱小無助的人!

險象環生存活

我一抬頭,突然看到小島邊出現好幾點亮光,是漁船嗎?大家拚命張口大聲呼救!他們聽到了,立刻靠近來,竟是十幾艘沖繩漁船!我們大約十人乘一艘漁船,駛往基隆港。船員很親切,還煮了稀飯給我們吃。感謝上帝,也感謝漁夫,我們終於得救,能活著回老家!

21日清晨,我們到達基隆港。向漁夫們深深感謝後,登上陸地,奮鬥兩天的身體已經疲累不堪,走起路來搖搖晃晃,警察見到還以為我們是酒鬼,就開口大罵:「喂!你們這些人真可惡!國家正奮戰力拚的時候,竟然敢通宵喝酒宴樂,醉成這麼狼狽的樣子!」我們抗辯,太冤枉啦,是遇到海難啊!警察看港邊靠了好幾艘漁船, 還陸續有人登陸,終於信了。

大家先被帶到派出所,經相當長時間的聯絡,結果我們一同被送到一間大邸宅,是某富豪的日式宴會場。

為了稍微緩和衝擊,我們被收留了一個禮拜,然後才回家。回到台北近郊的老家, 父母、公嬤、兄弟、親戚一同迎接,無不高興我奇蹟般生還。真感謝上帝慈愛大恩,我是死而復活, 重生了!

高千穗丸沉沒是內台航線首次發生的船難,又剛好有許多留學生回鄉度假,對社會的衝擊相當大。最後獲救的是兩艘救生艇及漁船載回的245人,844人沉屍海底,我台北高等學校的同學也有好幾個回不到家。

人生導師指引

在船難稍前,我無意中與矢內原忠雄先生相遇。1月10日左右,有一天下午,臨時和另一位同學去千葉市拜訪地方裁判官陳茂源前輩(戰後回台, 在台灣大學當教授)。還好,當天陳前輩公務閒散,歡迎我們來訪,讓我意外的是,他說:「剛好,今天傍晚我的老師矢內原先生要來,預定到市郊森林散步。你們一起來!」


作者在船難之前曾與東大名教授矢內原忠雄(右)有一次相遇的深刻記憶。圖/台灣教會公報社提供,民報合成

陳前輩為我們說明矢內原先生的為人事略。他是著名的基督徒學者,本來是東帝大經濟學部教授,又是著名的獨立傳道者內村鑑三的門徒。矢內原先生專門研究殖民政策,到台灣、朝鮮、滿州(中國東北,當時日本侵占)實地調查研究,批評日本帝國主義式的剝削。他的名著《日本帝國主義下之台灣》,發行後不久就在台灣遭禁,可知當局的心虛和畏懼。而留學日本的台灣學生讀了,卻得到關於故鄉的寶貴知識。我後來也在東帝大圖書館讀此書,大受啟發。

1937年7月,日本大舉進攻中國, 矢內原先生因基督徒的良心和社會學學者的良知反對這項國策,發表〈國家的理想〉等文章,在大學內外強調正義及和平,批評帝國主義侵略。然而當時大學內外驕傲和貪婪的偽愛國氣勢旺盛,他被痛罵為「反對國策, 咒詛國家的叛徒」,終於被迫離開大學。戰後,他回歸已改名為東京大學的東帝大當總長。

我們一起到車站迎接矢內原老師,他按時來了,就一起去郊外林間散步大約一小時。老師身材高高瘦瘦,看起來有些消沉。他先和陳前輩談話,我們跟在後頭走,聽不到內容,走了一段路以後,陳前輩回頭說:「有什麼問題請教老師?不要客氣。」

我就鼓起勇氣問:「老師,看來時局很嚴峻,這到底是什麼狀況,我們又該怎麼辦?」

老師以嚴肅的語調說:「那就是問題!日本侵略中國,遇到頑強的抵抗而陷入泥沼無法脫身。如今更敵對美國為首的世界主要國家,陷入苦戰。戰爭是很大的罪惡,同時也是刑罰, 要脫離也無能為力。其實,解決的方法只有一途,也不難──就是在上帝面前謙卑悔改,放棄貪婪和驕傲!然而他們一直頑固不改,不回頭!」

聽到這話,我覺得從眼睛掉下一片鱗,對!就是這樣!長久藏在我心中的想法是對的,東大名教授證實了, 他真是日本的良心。頭一次遇到這樣正直的日本人,真感謝!

其實我的家境小康,來東京留學相當勉強,留學日本的台灣學生大多家境相當好,像我這樣小學教師孩子出身的好像不多。如今能聽到這句話, 我真是心滿意足,覺得一切辛苦都值得了。能遇到良師,而且是這樣誠實有良心的老師,我衷心感謝上帝!

這樣純正的老師信靠的上帝,一定是真實而卓越的神。我認為應該跟從老師信靠這位上帝,就拜託老師指導。老師同意我的懇求,並具體指示我勤讀聖經,及他寫的《耶穌傳》《我所尊敬的人物》,又讀月刊《嘉信》,並參加老師的聖經聚會,這就是我一生的轉機。

註:郭維租後譯為中文版。

作者簡介

郭維租 生於1922年,為醫生、翻譯家,也是矢內原忠雄的台灣學生。台北社子人,台北第二中學校畢業,台北高等學校得業士,東京帝國大學醫學士。經學長陳茂源介紹,跟矢內原忠雄學習聖經。矢內原忠雄《創世記講義》《撒母耳記講義》《詩篇講義》《以賽亞書講義》《以西結書講義》《約翰福音講義》《內村鑑三先生與我》諸講義、著作《我所尊敬的人物》、譯作《奉天三十年》(Dugald Christie英文原著)都出自他的手筆。另以漢文翻譯高橋三郎的講義及諸多著作。(資料引自維基百科)

※本文原載於《台灣教會公報》第3577期,承蒙《台灣教會公報》授權轉載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