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中國國民黨泡沫化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6/06/25
中國國民黨泡沫化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近日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和她親近幕僚展現雄心壯志,大談2018打贏台北、新北和台中市長選戰起死回生的大話、空話和假話,恍如癡人說夢。

國民黨雖然經過2014九合一選舉和2016總統立法院大選的慘敗,失掉中央及絕大部分縣市政權,其核心領導人不能和不願虛心檢討和反省敗選的原因,仍然我行我素,一意孤行,盲目推動兩岸和平協議及「終極統一」等背離民意的政策,這種政黨還有將來嗎?

二次大戰結束,遠東盟軍統帥麥克阿瑟命令蔣介石派員到台灣接受日本投降,委任國府暫時託管台灣。但國民黨把台灣當成戰利品,一開始就實行殖民統治,前總統李登輝曾定位為「外來政權」,毫無民意基礎。

國民黨在國共內戰大敗,被中共逐出大陸,乃撤退到台灣,蔣介石並以台灣為反攻復國的跳板,實施戒嚴,一黨專制和白色恐怖統治。蔣為了繼續掌握在台政權,乃編出「反攻大陸」謊言,留任「萬年」國代和「萬年」立委為國民黨統治的合法性和正當性找藉口。

蔣介石死後國民黨為了延續在台殖民地統治,乃大力收編、拉攏和提拔所謂「吹台青」台籍菁英,支持他們參與公共事務和地方選舉。統治階層還使用分而治之分化策略,在各地製造派系,拉一派打一派,操縱各地區派系互鬥,以鞏固國民黨統治。

蔣經國比他老爸更厲害更懂得收買台灣民心──宣稱他是台灣人,解除黨禁和報禁。小蔣的改革只到自由化(企圖延續國民黨統治),但並無進行民主化(還政於民)的意圖。台灣的民主化是由李登輝執政以後開始規劃和進行;其過程包括廢除「萬年」國代和「萬年」立委,1992年的立委普選,1994年台灣省省長,北高兩市市長的選舉,和1996年台灣總統的首次直選。

民主化過程並不是一條直線;法國1789年大革命推翻波旁王朝後,曾歷經多次反革命和復辟。台灣2000-2008年第一次政權輪替,由民進黨執政。國民黨在統治台灣55年雖失去行政權,但仍繼續掌控立法院和大多數地方政府與議會,並與中共互相聯手,圖謀反撲,東山再起。

李登輝2000年離開國民黨後,連戰接掌黨務,積極與中共勢力勾結。他是首位訪問中國的國民黨主席,在2005年與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胡錦濤成立「國共論壇」,支持北京「九二共識」和「一中原則」主張,推動兩岸的終極統一。他並亟力拉攏台灣企業西進投資,是北京在台的首席買辦和代理人。民進黨因為「朝小野大」,統治權受到主張統一的泛藍黨派(國民黨和親民黨)及中共的嚴重挑戰,未能妥善保護和鞏固台灣的民主,因而馬英九乃能率領國民黨復辟,贏得2008和2012年兩次總統和立法院大選。

馬英九執政一面倒親中,大力吹捧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主張一國兩區,兩岸關係不是國際關係,企圖把台灣推入「一中框架」的陷阱。在他任內,台灣與中國所簽定的 ECFA 20多個協定肥了一些國民黨財經大老和中共的買辦,但嚴重破壞台灣庶民經濟。這些協定背後,馬向中國門戶開放,欲透過「經濟統合」邁向政治統一。2014年3月的「太陽花運動」是台灣人民的自救運動,尤其年輕的世代,看透馬政權賣台陰謀。他們登高一呼,提醒台灣民眾用選票打敗國民黨聯共的政策和候選人。

迄今國民黨仍受統派勢力,如黃復興黨部,所操控,並不代表台灣主流民意。檯面上人物,如馬英九、朱立倫和洪秀柱之流,心中只有中國,只想終極統一,毫不關心台灣人民的民主、自由和人權。他們不但爭權奪利,與黨內元老如連戰、吳伯雄和王金平也是貌合神離。國民黨內部有不少優秀台籍人士,如蕭萬長、詹啟賢,但受到排擠投閒散置,在黨中央不能發揮作用。有些在政界企業界的台籍人士是投機分子,他們為自利的動機加入國民黨,同流合汙,也成為中共在台的買辦,受到國人的鄙視。

國民黨還有可能救亡圖存嗎?由於國民黨內部腐化,其主張與台灣人民背道而馳,又受中共操控,已不受人民信任與支持。很少富有理想的人,尤其是年輕的一代,願意參與國民黨的改革和重建工作,大學生更不屑加入國民黨。

國民黨在台灣政壇消失不足惜,但台灣和其他民主國家一樣,必須政黨相互競爭、監督和輪流執政,才能防腐和促進改革。觀察家擔心權力將腐化民進黨,有人甚至預測民進黨可能「國民黨化」。

幾個月來,小黨「時代力量」在立法院表現亮眼,已成為一股新的政治勢力。「時代力量」最大挑戰是在各縣市生根,深入基層穩定發展,在2018和2020的地方和全國性選舉大幅增加席次;各方深切期待「時代力量」應扮演一忠誠反對黨的角色。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