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立憲主義的大學自治與台大管中閔事件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4/15
【專文】立憲主義的大學自治與台大管中閔事件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立憲主義的大學自治,是要保障學問研究的自由、研究成果發表與講授的自由,特別是在大學以研究學問為專業的的大學教授、教育者與研究者的制度保障,《大學法》不過是要保障上開立憲主義的法律制度,不可取代與侵犯上開的立憲主義的學問自由原理與大學自治制度保障。貫徹立憲主義的大學自治的團體自治核心,就是教授會自治。

中華民國《憲法》雖在第11條明文規定保障講學自由,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的大法官解釋亦作出有保障大學自治,針對《大學法》規定不得違反屬於《憲法》保障層次的大學自治的380號解釋案。然而,至今在台灣仍未出現真正符合大學自治原理的「教授會自治」。此處的中華民國《憲法》已喪失在台灣存在的立憲正當性,已不符合制定中華民國《憲法》的13億人的制憲意志,已被13億人的制憲權力者廢除,台灣2,357萬人,至今卻從未行使過《憲法》制定權力,仍未制定屬於台灣2,357萬人的《憲法》。儘管如此,台灣各大學的教授皆應每天努力地形成符合立憲主義大學自治原理的教授會自治。

儘管中華民國《憲法》不具任何的《憲法》正當性,以及是一部不符合立憲主義的《憲法》,必須忽視與廢棄,但台灣2,357萬人,仍然必須努力每天過著符合人類社會發展出具有普遍性的立憲主義價值的《憲法》生活,即台灣2,357萬人每個人皆有研究學問的自由,台灣的每個大學,皆有立憲主義《憲法》保障的大學自治,且所有具備教授資格者,皆應自主形成教授會自治。

將來的台灣共和國成文《憲法》,理所當然必須保障全人類發展出的立憲主義下的學問自由與大學自治的制度保障。

台大管中閔事件中的校長選舉,仍是由違反立憲主義大學自治原理的《大學法》第9條規定,未能讓台灣大學所有的教授投票決定其自己的校長,卻由173位校務會議代表組成18位的校長遴選委員會,內中有爭議的富邦金控獨立董事的業界代表,為何無教授資格與身份的業者得以進行校長遴選?此明顯地違反立憲主義的大學自治原理,且其中還外加由教育部指定3人委員共21人遴選,此3人非台灣大學的教授,為何教育部得以指定渠等擔任遴選委員,共同選出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此皆違反立憲主義下的大學自治原理下的教授會自治。更嚴重的是,遴選後,完全不讓台大的教授投票,是否同意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上述的遴選方式在在皆否認立憲主義下的大學自治的教授會自治原理。

此外,台北地檢署以管中閔於2005年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下的廈門大學等多所大學違法兼課,調查管中閔是否違反《兩岸關係人民條例》、《公務人員服務法》、《國家機密保護法》等。

在此要特別指出的是,第一,關於台灣目前實施的國立大學遴選的《大學法》規定,違反立憲主義下的大學自治保障下的大學選舉方式。立憲主義下的國立大學校長選任實際方式為,會先選出針對國立大學校長候選人,進行該大學教職員等的預備選舉投票,廣徵校內的意向,在日本的國立大學實施上開預備選舉投票的大學有95%,僅有5%的國立大學未實施(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提供的資料)。相對於此,台灣各大學在目前實施的《大學法》下,從未實施過立憲主義下的大學校長選舉的國立大學校長候選人的教職員等「預備選舉投票」。第二,立憲主義下的大學自治制度保障,並非擁有治外法權,仍須受到一般性法律的拘束,非關學問自由與大學自治制度保障的違反法律責任,仍須予以追究。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