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員警的勇氣不是開槍,而是抗命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4/10/03
員警的勇氣不是開槍,而是抗命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英治時代在香港留下的最寶貴遺產,就是法治精神。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成為東方之珠的重要支柱。

長久以來,港人逐漸形成了一個錯誤的共識:員警是法治的化身,員警是市民的保護者。在香港最成熟、最精彩的類型電影警匪片中,常常由正氣凜然、英俊瀟灑的劉德華、任達華、郭富城等人扮演員警,員警的形象焉能不「高、大、全」?

然而,在這一次佔中運動中,員警悍然向手無寸鐵的市民發射催淚彈,甚至作出開槍的威脅,終於使得香港員警奉公守法的神話瞬間破滅。昔日的皇家員警已然淪為無惡不作的中共公安——中共公安是腐敗、貪瀆、濫權的代名詞,是獨裁政黨的看家狗,在民間沒有什麽好名聲。過去十年掌管中國公安隊伍的周永康是個殺妻、淫亂、貪腐的流氓頭子,他統帥的百萬公安又能好到哪裡去呢?

香港員警對市民和學生過度使用暴力,讓香港這座國際金融中心蒙羞,也讓香港的未來陷入動盪不安之中。無條件地執行上級的命令,不是員警的最高行為準則。如果上級叫殺人就殺人,那就不是捍衛法治的員警,而是愚昧、殘忍的屠夫,是明朝的錦衣衛,是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是蘇俄的克格勃。德國哲學家康得說過,「世間最讓人敬畏的是天上的星空和人心中的道德律令」,那些荷槍實彈、殺氣騰騰的員警,有這樣的敬畏之心嗎?

公民有權抗命,員警也有權抗命。1989年秋天,東德民眾的反抗運動風起雲湧。在德累斯頓,治安部隊的指揮官福克斯波利德賽上校,有權決定是否開槍射擊,但他決定不開槍。他的這一舉措讓他直到今天,仍是德累斯頓的英雄。

緊接著,十萬萊比錫人湧上街頭,他們高喊自由的口號,並舉行和平祈禱會。秘密員警頭子米爾克發出「紅色代碼」警戒,內容令人毛骨悚然:武裝部隊成員隨身攜帶武器,「進行干預甚至採取攻擊性措施,以鎮壓和破壞非法示威活動」。在此關鍵時刻,員警和軍隊的指揮官都拒絕了來自共產黨總書記昂納克使用武力鎮壓的命令。萊比錫警察局長斯托森伯格對他的部下說,除非自衛,無論發生什麽事,都不能使用武器。陸軍參謀長斯崔裡茲則抗命說:「我們的士兵不能對付人民。」

於是,昂納克垮臺了,柏林牆倒塌了,整個東歐和蘇聯的共產黨統治都瓦解了。推倒專制政權的力量,不僅來自於那些勇敢地走上街頭尋求自由和民主的民眾,也來自於那些拒絕鎮壓民眾的員警和軍隊。

對比當年東德的員警和軍隊,拿著納稅人的錢鎮壓納稅人的香港員警,能不感到羞愧嗎?回到家中,你們將何以面對自己的孩子與父母?員警的勇氣,不是奉命殺人,而是斷然拒絕殺人的命令。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