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觀賞淡水陳澄波畫展有感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04/09
觀賞淡水陳澄波畫展有感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7年的2月2日是台灣日治時代著名畫家陳澄波122歲冥誕。最近淡水教會前面廣場兩側豎立十二幅陳澄波在1935-1936年的畫作。身為老淡水人,當然不能錯過欣賞的機會,畢竟八十二年的街景與人文,對我而言是既熟悉又陌生,因為我母親以前就住在淡水,曾經經歷二戰時美國軍機的空襲與逃難。

陳澄波出生於1895年的嘉義市,當時台灣正是日治時期的開始。家境清寒的他,從小就以畫家作為理想,認為是台灣人可以揚眉吐氣的最好方式。富有熱忱的他很快的進入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現今台北教育大學)就讀,也曾在求學期間受到日本畫家影響。1927年,陳澄波的畫作《嘉義街外》入選日本帝展,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人,從此聲名大噪。1935-1936年曾經在淡水住過一段時間,留下數十幅畫作,如今價值連城,最著名的就是那幅〈淡水夕照〉。兩年前,Google首頁曾換上陳澄波的《淡水夕照》以紀念他120歲冥誕。

國府據台後的1946年,陳澄波當選嘉義市第一屆參議會議員。但是不久,台灣歷史的傷痛「二二八」事件爆發,全台都被這股風波襲擾。當時嘉義市長孫志俊要求駐守嘉義的軍隊開入鎮壓,陳澄波代表民眾擔任「和平談判」,在嘉義水上機場和軍方談判時,一到現場就立即遭捕,雙手被鐵絲反繞在背後,遭到拘禁與刑求。

在刑求近二週後,1947年3月24日,陳澄波被移轉至嘉義市警察局,這一天他寫下了遺書,上頭寫著他願意替12萬市民犧牲,絕對不會後悔。此外,他也在裡頭表示自己對藝術的熱愛,就算死了也不會減少。隔天3月25日,也正是中華民國「美術節」時,他被以「叛亂暴動」罪名遊街示眾,當時他跪在車上雙手被綁,身上插著死囚牌子,從嘉義市警察局沿著中山路遊街至火車站前,在沒有經過任何審判的情況下遭到「公開槍決」。她的女兒陳碧君當時也在現場,親眼看著自己父親活活被槍斃。當時國府官員與軍人未免太沒有人性,可說比禽獸還不如,蔣介石與陳儀等腐敗官員當然都是罪魁禍首,台灣人世世代代怎能忘記此一不共戴天之仇?

當年這樣殘忍的事件,每天在全台各地不斷上演,死亡人數難以估計,但透過口述史料,可以感受當時氣氛的恐怖。那時筆者尚未出生。事後好幾年,筆者上大學後有一天,筆者母親私下跟我說,當年她與家人曾經好幾天躲在彰化鄉下一間豬寮裡不敢外出。她告訴我千萬不可跟任何人談論此事,否則難免惹禍上身。國民黨的殘忍與可惡,由此可見,不下於當年德國恐怖的納粹黨。如今,邪惡的納粹黨已經成為德國與其他歐洲國家禁忌的話題,凡是公開表示同情、支持或使用其圖騰者都要被判刑,希特勒銅像更早已被搗毀無影無蹤。然而台灣的「納粹」,卻還在為患台灣社會,還有不少無知民眾支持,只因為國民黨給他們別人所沒有的好處。

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隔四十年的1987年2月28日,才有鄭南榕先生勇敢為二二八平反,卻也因此遭受國民黨的政治迫害,進而以自焚明志,是林義雄家屬與陳文成事件後的第三次悲劇,台灣人會永遠記得你們的犧牲與恩情。也因為國府長期漠視這段歷史,以致有電視台女主播居然不知陳澄波是何許人也,相信許多台灣年輕人也不知道。國民黨存心淹滅台灣歷史的邪惡居心,由此可見。

陳文成博士在美國求學時,曾不只一次對友人說:「只有台灣的山才是山,只有台灣的水才是水。」他與陳澄波和鄭南榕ㄧ樣,都是熱愛台灣的人,遺憾都直接或間接冤死在國民黨手中。陳文成與鄭南榕以行動,陳澄波以畫作,分別展示他們對台灣的愛,將永遠活在世世代代的台灣人心中。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