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歐洲之聲】他的生命之光,讓我們看到了光明!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07/16
【歐洲之聲】他的生命之光,讓我們看到了光明!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9年7月13日,兩年前的這天,劉曉波在刑期逝世,舉世悲痛。

兩年後的傍晚七點整,位於科隆多羅特-索倫廣場(Dorothee-Sölle-Platz)的基督教堂(Christuskirche)鐘聲,噹…噹…噹…響徹雲天,悠遠而縹緲,莊嚴而肅穆,猶似來自於蒼穹,來自於天堂,是那裏的朋友帶來的問候聲……。王維洛提醒我:「還不錄下來!」我趕緊錄下了這段來自遠方的鐘聲,我心裏在想,其中一定也蘊涵著劉曉波的心聲。

由牧師羅蘭德•庫訥(Rohland Kuehne)和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組織與主持,「『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祭奠與追憶劉曉波逝世2周年禮拜」,在這座教堂裏舉行,國際大赦組織和科隆基督教會也積極支持和參與。

聖奧古斯丁、朋霍費爾與曉波

在這座教堂舉辦紀念劉曉波的禮拜活動,有著特殊意義。這座古老的教堂於2015年3月重建,教堂前的多羅特-索倫廣場,是為了紀念當代德國新教神學家和詩人多羅特•索倫(Dorothee Steffensky-Sölle)女士而命名的,她的墓碑上寫著:「在你的生命之光中,我們看到了光明」(In Deinem Licht sehen wir das Licht)。

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林培瑞教授(Perry Link),為紀念劉曉波逝世二周年的活動擬了書面文稿,由漢學家嘉貝爾•薩特樂夫人(Gabriele von Sievers-Sattler中文名施嘉碧)譯成德文,並在禮拜活動上誦讀了這篇文稿。

林培瑞教授指出:劉曉波認為,人類文明的進步要靠一些道德偉人的出現。他在2000年時談道:「歷史沒有必然。一個殉難者的出現就會徹底改變一個民族的靈魂,提昇人的精神品質。甘地是偶然,哈維爾是偶然,二千年前那個生育在馬槽的農家孩子更是偶然。人類的提昇就是靠這些偶然誕生的個人完成的。」


薩特樂夫人誦讀林培瑞的發言。圖/作者提供

曉波還說:「耶穌成為殉難的榜樣:面對權力、財產和美色的誘惑,耶穌說『不』;面對被釘十字架的威脅,耶穌仍然說『不』。更重要的是,耶穌說『不』時,沒有以牙還牙的仇恨和報復,反而滿懷無邊的愛意和寬容;沒有煽動以暴易暴,反而堅守非暴力的消極反抗,一邊馴順地背起十字架,一邊平靜地說『不』!不論世界變得多麼世俗化與實用化,有神子耶穌在,世界就有激情、奇跡和美。」其實,曉波離開人世時,雖有遺憾,但是他也是帶著對敵人的「寬恕」和對妻子、親友、社會和國家的「愛」離開塵世的。

曉波認為毛澤東教導人們仇恨,尋找敵人(地主、帝國主義、日本人),總有理由該受苦和犧牲,他認為中國的青年人具有這種「敵人意識」,容易變成政府權力之下的工具。劉曉波喜歡閱讀中西文的哲學著作,他引述聖奧古斯丁因為偷梨而懺悔,而他自己也偷過葡萄。他說這種行為並非是饑餓,而是本性裡的一種好奇冒險和作惡的快感。這是一種原罪。

曉波1996〜99在大連教養院時,劉霞給他帶去迪特裏希•朋霍費爾(Dietrich Bonhoeffer)的《獄中書簡》,在閱讀時,他體會到「即使犧牲生命,也要為人們分擔,這樣才能重建人類的精神和信心」。他給劉霞的信裡說,重要的是不要落入自怨自艾的心態。

嘉貝爾•薩特樂夫人提醒道: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說法,似乎借鑑於朋霍費爾的《獄中書簡》,不管這樣對比是否正確,但是他倆在理念上是可以相提並論的。

其實,在我們的心目中也閃爍著一個領悟:曉波的生命之光,讓我們看到了光明!

曉波代表一種基督精神

聯邦德國議員赫裏貝特·赫爾特(Heribert Hirte)教授出席了紀念活動,他是議會裡基民盟和基社盟於2010年組建的「史蒂芬圈」(Stephanuskreis)的核心人物,並且於2014年擔任主席。這個「史蒂芬圈」是議會裡跨教派、專門保護世界各地基督徒權益的組織,不過範圍不限於基督教,維護宗教自由是他們的宗旨。赫爾特教授讚揚劉曉波是中國的傑出人士,為推動中國的民主憲政制度,奉獻了自由與生命,劉曉波的精神也代表一個真正基督徒的精神。

中國的宗教受難者和群體

庫訥牧師提出,我們將聯署上書德國總理府、外交部救援王怡,並要求廖天琪會長介紹王怡的情況。廖會長說道:王怡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曾任理事會理事,是劉曉波的好朋友,也是一位出色的作家,法學學者。2005年他成為虔誠的基督徒,三年後他創立加爾文派中國家庭教會成都秋雨之福教會,擔任教會長老和牧師。2018年12月9日,王怡在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的活動中,被中國警方逮捕。在他被抓的那一天,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還在中國訪問,可見中共一點面子也不給德國。2016年以來新的宗教規定,對於教會再加上幾套桎梏,牧師的佈道稿須接受審查,神職人員要由黨任命,被限制和海外機構聯絡,教會不能「危害國家安全」。全國數千家教堂被拆毀,宗教場所屋頂的十字架被移除。王怡勇敢地站出來,大聲批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走向威權主義,反抗這樣的限制,同時他公開在六四這天,為國家祈禱。他成為政府嚴厲打擊基督教運動的焦點人物。一個人可以有許多不同的美德,但是在一個專制體系下,最大的美德可以說是「勇敢」,因為這是要付出個人自由甚至生命的代價的。王怡就是這樣的勇者,他現在被加諸於莫須有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待著「判刑」,我們要聲援他。

廖會長還指出:中國有九千萬基督徒和天主教徒,有近五千萬教徒在以往的年代受到政府的打壓、騷擾和威脅。其中全能神教會是中國基督教新興教會,成立於1991年,目前已擁有四百萬信眾。長期以來就遭受中共政府的鎮壓和嚴重迫害,是中國家庭教會中受迫害最嚴重的群體。調查數據顯示:僅2018年,當局的抓捕行動有幾千次,被抓捕人數至少1.1萬余人。截止2019年6月,有據可查被迫害致死的有105人,且人數還在不斷增加。我們會關注王怡與他的教會,也會密切留意全能神教會的情況。


庫納牧師和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背景是王怡和廖天琪2013年攝於香港。圖/作者提供

港人的「護法運動」和維吾爾族的遭難

廖天琪引述劉曉波2007年關於香港的文章,裡面他早已預見了北京對「一國兩制」的承諾,已經蕩然無存了。廖女士評述香港近一個月以來,數十萬、乃至一百萬市民上街抗議港府要引進所謂「逃犯條例」,也就是「反送中」的「護法運動」。抗議有了初步的成果,雖然港首做了讓步,但不徹底,港人還繼續要爭取到該條例的全部撤消。她說這樣大規模的群眾示威運動,卻秩序良好,理性而平和,沒有打砸行為,沒有暴力,施暴的反而是警察。港人的文明守法令世人刮目相看,難怪長平的文章提出香港民眾應當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種榮譽港人當之無愧,這也是對世界所有專制權力敲響警鐘。

廖會長說,關於所謂新疆教育營,國外都稱其為集中營,將一千一百萬的維吾爾族人中的十分之一,一百萬人關押在營區,接受「再教育」,據說逼他們學習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讓回族人吃豬肉,喝酒,向中共領袖肖像鞠躬。這種對少數民族的宗教和習俗進行壓制扭曲,只能製造仇恨。劉曉波說過,西藏問題的解決之道是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故鄉,並擔任中國的「國家主席」,這樣民族問題可以迎刃而解。新疆問題、蒙古、西藏以及香港、台灣問題不都應當以這種寬容,保護,互利互信的態度和方式來處理嗎?

大赦國際組織負責人Sebastian Bartsch,也為中國異議人士董光平(譯音)呼籲。

各地朋友關注紀念劉曉波禮拜活動

居住法國的中國民運前輩任畹町,看到了「祭奠與追憶劉曉波逝世2周年禮拜文告」後,本擬趕來參加,但臨時身體不適,不能成行,就來信關注指出:「『我沒有敵人』可以理解為劉曉波面對冰冷鐵窗為堅強膽魄的柔性處理。為了讓步,為了壯膽。一個人謙卑往往因為驕傲,不屑於跟人較勁。一個人低調可能因為耀眼,深怕光芒太盛。一個人和善,往往因為強悍,自然不需要處處強勢。盡管我二次坐獄從無假釋尚無煉獄之士應換位思考。」

居住柏林的畫家孟煌來電說:曉波也是我的朋友,是個非常有思想有才華的英才,曉波一直活在我的心裏。曉波離去後,我創作了「再見」與「消失的過程」兩幅作品,這也是我用我的方式紀念劉曉波。


孟煌關於劉曉波的畫作「再見」。圖/作者提供


孟煌畫作「消失的過程」。圖/作者提供

參加祭典活動的主要是德國的社會人士和大赦國際組織科隆地區的負責人和成員,也有好些華人,其中有: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獨立中文筆會會員芮虎、全能神教會肖恒等信徒、張濤等。

兩個小時的活動,穿插了鋼琴伴奏,祈禱,聖經誦讀,還有兩首劉霞的詩「無題」、「從未結束的夜晚」由潘永忠朗讀中文,Homaira女士朗誦經赫塔.穆勒 (Herta Mueller)譯成的德文。整個過程,氣氛莊嚴,生動感人。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朗讀詩歌的潘永忠和Homaira。圖/作者提供

胡平寫文章說:聖人,就是不斷努力的罪人。劉曉波一直堅持,堅持到底,他就是聖人了,不是也是了……聖人就是這樣煉成的!不論劉曉波是聖、非聖,他是一位智、仁、勇三者兼備的當代人,我們會永遠祭典與懷念他!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