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洪秀柱何止該為父提告?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6/29
洪秀柱何止該為父提告?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過去幾週以來,洪秀柱成為鎂光燈的焦點,不只其個人的一言一行正接受全國選民的密集檢視,其父洪子瑜在「白色恐怖」時期遭受國民黨政府迫害的慘事,也難以倖免的,成為政論名嘴的談資,甚至遭疑在「台糖沈鎮南叛亂案」中待遇特殊,不無扮演「抓耙子」角色的嫌疑。洪秀柱為此悲痛興訟,不捨其父親「所受之凌辱,已經超越任何民主與人性該容忍的界線」。

為人子女,洪秀柱為亡父提告的舉動,吾人自然能夠體諒;其在鏡頭前為亡父辯護清白的懇切之情,吾人也能感同身受。但據此,我們更不能不疑問到:若洪秀柱果然牢記其父親在「白色恐怖」時期的慘痛遭遇,為何洪秀柱以一受難者家屬的身分,至今未向締造「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等迫台慘史的國民黨,有過任何積極的討罪舉動?對追求台灣轉型正義的呼聲,也從未採取正面的言論奧援或行動支持?尤有甚者,當馬政府率領旗下一竿「大中華膠」中毒的學者,必欲通過黑箱課綱的頑固實施,淡化台灣人民對「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等國民黨迫台慘史的集體記憶,重新為國民黨包裝清廉、正義、愛民之虛假外衣的當下,洪秀柱竟還能發出課綱「根本調得不夠」這樣的囈語?

對於洪秀柱作為「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的身分,吾人深表同情;對於洪父在慘案過程中曾親受的非人待遇,任何人若重新尋索當年事件的蛛絲馬跡,也當同感悲切並義憤填膺,因為套句洪秀柱本人的話,國民黨曾加諸給廣大「二二八」或「白色恐怖」受難者及其家屬的傷害,「的的確確」是「超越任何民主與人性該容忍的界線」。以是吾人要誠懇向洪秀柱提出兩點建議:

第一,請別單純針對質疑洪父的名嘴興訟,而應直面迫害洪父的國民黨。也就是:由洪秀柱本人以國民黨總統參選人的身分,向國民黨提告,爭取國民黨的公開謝罪與賠償。如此一來,既可表徵國民黨誠心願為締造迫台慘史的過往謝罪、負責;一方面也是以身作則、身先士卒,鼓舞「二二八」暨「白色恐怖」的受難者家屬,勇於向始作俑者的國民黨提告、求償。如此,當更能幫助受難者家屬確實為家人平冤,早日從創傷的記憶中突圍。

第二,洪秀柱應公開譴責黑箱課綱的訂定與強行推動,最好附帶承諾:無論其日後當選總統與否,都將積極促成台灣歷史教育的翻轉暨轉型正義的推動。一個可行的積極做法是:在台灣的歷史教育這一環,明確別列「台灣外來政權壓迫史」一科,讓台灣人民毋忘如日本殖民及國民黨劫收台灣的歷史階段中,外來政權對台灣人民的殘虐、迫害。如洪秀柱的父親也陷身其間的「台糖沈鎮南叛亂案」自然便是一個血跡斑斑的史例。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