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舒式生活】青春作伴好遊賞 來去京都、義大利走一趟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5/03/25
【舒式生活】青春作伴好遊賞 來去京都、義大利走一趟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編按】春天真的到了。四月,京都城的櫻花就要盛開;四月,為了迎接春天,義大利會有一段時間博物館都不收費。畢竟,在這兩個為人類文明藝術寫下美好篇章的千年古地,是如此地婀娜多姿,如此地值得一賞再賞。彷彿真個是馬拉桑的「千年傳統,全新感受」了。

舒國治老師這篇「比較」京都和義大利的文章(與其說「比較」倒不如說是歌頌),其實是透過非常流暢而紮實地,窮究其肌理的寫景寫生方式,將這兩個地方流露散發出的美麗與氣質層層描繪出來,確實把這兩地寫得絕代風華般了。

「這二地皆好,卻又好得不一樣」舒國治如是說。是各自好得怎麼一回事?青春作伴好遊賞,直接來去京都、義大利走一趟吧……。

做為台灣人,出國旅遊,看到別人的城鎮恁地古舊,一石一柱俱留著歲月的摩娑痕跡,真教人讚嘆不已。其中更以兩處地方,一是亞洲的日本京都,一是歐洲的義大利諸古城(如翡冷翠、西耶那、波羅涅亞、Verona、威尼斯、帕爾瑪、Lucca等),不僅古蹟眾多、古意盎然、景觀優美,更因生活享受極臻高峰,食物精美、工藝典雅,故此二處往往最受舉世旅人深愛。

這二地皆好,卻又好得不一樣;不禁興起將它們比較一番的念頭。

京都第一印象是,木造之物多。全市皆布滿了木框木格的東西,房子自是最主要者,即器物亦圍繞、搭配著這一大片木結構的場域,如布簾、竹籬、繩索圍欄、牆邊倚靠的掃帚、紙門與紙門後的棉被等。義大利的古城(且簡稱「義城」)則給人的印象是,石頭多。處處是高牆厚壁,處處是大片的石板平面,還未必只說的是大教堂前的廣場而已。人在各處巷道行走,左右是高聳的陰冷厚壁,腳下又是堅硬的石頭地面,有一股森然肅嚴的氣氛。偶而有聲響傳來,往往放大成不堪的音量,有時是人的高談闊論,有時是摩托車的呼嘯而過。

故京都常予人柔軟之感,而義城則不免堅硬。又京都廣植樹草,甚而又在其旁配上茸毛,如青苔,再加上樹下不是土壤便是小砂石,寺院的空曠處亦廣舖細砂小石,故其柔軟的面積十分廣大。義城不但相對上樹木不夠濃密,亦不在石牆邊栽植草莖,更因廣場式的石板平面太遼闊,流露出它的堅硬。

這也形成義城色彩光亮,或說金黃,甚而耀目。而京都綠意過鬱,草與草的夾縫甚緊,有時整個城陰氣略顯重了些。

不知道這空間之乾硬與樹草之遮掩等因素,是否和京都街頭甚少賣藝者、彈吉他賣唱的有關。義城則廣場上奏樂者、賣唱者極多極高昂。且音樂聲經由石板、硬牆產生共鳴,更增嘹亮奔盪。便因如此,義城的演奏者與聆聽者共同造就出某種所謂「義大利式」的熱情。京都的土牆綿延與無處不樹花反烘托出某種「日本式」的清寂與淒美。

義城裏的人眾,頗像百分之百的城市之民,全身上下看不出一絲剛才挖過土、跪過地泥、剪過枝條的樣子。而京都的百姓,則頗富鄉村農居感,幾乎大多皆像不久前還穿著農事裝扮、彎了很久的腰,不管是拔過草抑是清過水池。

於是京都到處見得著相貌滑稽,背微躬、腿羅圈的各行各業百工百匠之人,而義城則多見身穿剪裁合度(如緊身皮夾克),手插口袋,頸腰打直,昂首展步,竟像是只消在都市中遊觀(常對著櫥窗)便是生活全部內容的純粹世故都市人。

故而在義大利,常看到廣場或街角隨時有閒閒佇立、自管自觀望別人的自由自在使用公共空間者。在京都或在全日本,絕無人自管自站那廂無所事事慢條斯理觀看別人之舉。無人敢於如此縱情的行使此種所謂自由。

這或許也形成,在京都,人行於路上,甚少飛揚佻達之左顧右盼者。這竟也頗與土牆,幽延的沉靜場景相合。在義城,人走路上,步伐施展,扭肩擺腰者甚多。甚至登高靴、大跨步、旁若無人重踩石板令之出大聲亦多有,即穿危顫顫高跟鞋的妙齡美女亦如是,自與其厚牆硬地甚相合。

京都或日本各地的火車站,常有種類豐繁的便當,教人食指大動,卻未必易於選擇。義城的火車站一出來,商店常列著一疊壓著一疊的各式三明治,疊堆得甚有美感,肉的薄片猶自麵包的邊上露出些許,蕃茄與生菜亦微露,也教人食指大動。兩地的食物雖不同,卻同樣強烈的勾引著旅人。

京都的古典市集,要不售古董、舊器物碗碟、舊和服,要不售些煮物、烤物的食品,至若農家自栽的作物、或作坊自製的日用品(如衣、帽、帕、襪),老實說,並不太多。

義大利廣場市集販售的自家農產品(如果醬、蜂蜜、火腿、香腸、橄欖油、起司)則非常普遍。衣、帽、襪子、亦由小織造坊自製自擺攤自售。

 

京都有售漬物的老舖,令人流連不捨,幾乎每件皆引人心動。義城的老火腿店亦是奇觀,一條條的火腿吊起,一落落的起司堆高。此種老店,兩地皆極多,古意盎然,古風存焉,教我等觀光客哪怕不懂吃或無意選買,即觀賞已受用極矣。

兩地皆多咖啡館,京都多採虹吸式,端上時附奶油,客人皆據桌慢酌享用。義城則採蒸汽強壓式,往往出一小杯,兩三口可盡,如飲藥湯,亦未必需安坐桌前,即站飲亦宜。然兩者皆重質地,味皆佳美,市民品賞咖啡,一如品賞他們的美麗城市,深可無憾。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