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新增一篇文章,將能打開個人文章頁服務!

【專文】什麼叫做大學自治?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2018/05/06
【專文】什麼叫做大學自治?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最近幾個月來,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發言人森林系袁孝維教授,頻頻以大學自治為理由,宣稱遴選委員會握有任命校長「最終決策權」,以此來反擊任何質疑遴選委員會決策過程的聲浪。暫且不論選舉過程紛紛擾擾的違法問題,及放話策略現象,本文直接以「組織經濟理論」分析什麼樣的大學自治組織機制設計,可以帶給台灣納稅人最大的利益。

最終決策權屬誰

誰應該掌握任命校長最終決策權?這個「誰」的問題,由小到大,包括受校長任命決策影響的六個群體: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委員、台大校務會議代表、台大全體師生、教育部官員、台灣高等教育學界師生及台灣納稅人。最大的兩個群體,表面看起來和台大校長選舉無關,當台大校長及其管理階層,不斷發生學術論文造假事件,首當其衝的,就是台灣高等教育學界的教授投稿文章,在世界期刊論文的審查者眼中,是一個學術論文造假王國來的投稿者。

最近學界朋友傳來一則訊息,提到有國外學者出版文章,指出學術造假頻傳國家的學者,投稿困難度有上升趨勢,正是俗話所說「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上樑不正下樑歪,台大學術正直風氣不逐漸墮落也難。影響所及,不只其學術研究的可信賴度低落,其訓練出來的人才知識及品德水準,也難逃台大學術歪風的影響。

高等教育人才,是台灣最重要的創新力來源,影響台灣未來政治、經濟及各領域的運作效率,台灣全體納稅人,早晚都會受到台灣高等教育成敗的影響,台大校長選舉風波,絕非台大校內風暴而已。

在營利組織的市場經濟制度之下,企業決策最終會影響消費者的利益,因此經濟學家謂:消費者的購買決策是「一隻看不見的手」決定了企業內部的決策。同理,大學校長任命決策的最終決策權,是屬於權益受影響者的全體台大師生、台灣納稅人、以及台灣高等教育的師生們,絕不會是袁孝維等的管派教授,所堅持的那些少數23人組成的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委員。這些委員握有校長選舉的絕對獨佔權,將原本是校務會議投票排序第四名的管中閔,變成遴選委員會推舉的校長。

教育部代理人監督角色

集體決策(Team decision)有兩大難題:搭便車與資訊不對稱的難題。首先,相對於消費者購買決策的個人直接損益,集體決策的人數如果過大,因為從個人決策所能夠得到的個人損益太小,決策者就沒有誘因去做好決策,集體決策的搭便車現象,就會出現。由台灣高等教育的全體師生,與台灣人民,來擔任台大校長任命的最終決策權,因為搭便車及資訊不對稱兩大難題,就變得窒礙難行。因此,教育部官員的代理人監督角色,乃取代前兩者的最終決策權,監督台大校長選舉,是否符合台灣高等教育學界以及台灣納稅人的最終利益。

台大管派教授袁孝維與獸醫系周崇熙教授等人,不斷在媒體上叫囂教育部不得推翻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的決策,同時污蔑教育部是「政治黑手」,管派教授無視於大學內部最高權力機構校務會議的投票結果,這些教授無理性的效忠行為,其實才是「政治黑手」的典型行為。

這些無理性的效忠者,除了效忠管中閔之外,心中不可說的秘密是什麼?不論他們心中的算計是什麼,他們唯一應該效忠的是台灣所有納稅人的利益!他們不應該在校長遴選委員會,將被校務會議反對票數多於贊成票數的管中閔,運作成為校長首選。在校長推選的決策上,校長遴選委員會,並非校務會議的上級機關。

結論:大學自治與授權原理

大學自治的概念其實就是授權(assignments of decision rights)的概念,以下用台灣大學校長任命權為例來說明。首先,進一步說明授權原理,權力的種類可粗分為四大類:提案權、批准權、執行權、以及考核權。提案權與執行權是屬於管理權的範疇;批准權與考核權是屬於控制權的範疇。在組織架構裡面,通常由上級機關掌握控制權,下級機關擁有管理權。

在民主政治制度之下,所謂大學自治的組織機制,是大學擁有管理權,包括校長推荐的提案權,與校長選舉過程等的執行權;教育部握有上級機關的控制權,包括校長任命的批准權,以及校長選舉過程中,是否有瑕疵的考核權。台大管派教授不懂大學自治的授權原理,強詞奪理要將管理權與控制權一把抓,台大管派教授乃成為一群非理性的失控教授。如果連上級機關都制衡不了,台大內部的師生,又有誰有能力可以駕馭這匹野馬,台灣人民誰又有義務繳稅去提供國立大學的經費?即使大學經費完全自籌,也不能自己完全「獨立」於法律之外啊!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comment